湘軍史料四種

出版時間:2008-4  出版社:岳麓書社  作者:王闿運 郭振墉 朱德裳 王定安  頁數:696  
Tag標簽:無  

前言

  1851年1月11日,時為清代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十日,洪秀全率眾在廣西桂平金田村宣布起義,建號太平天國,開始了席卷半個中國、震撼世界的太平天國農民起義。隨后突破清軍圍剿,出廣西,人湖南,攻克道州、郴州,疾行北進,直逼湖南省會長沙。1852年(咸豐二年)八月,禮部侍郎曾國藩因丁母憂回湖南湘鄉老家,不久,湖南巡撫張亮基傳咸豐諭旨,命曾國藩協助湖南地方辦理本省團練。于是,曾國藩組建湘軍,與太平軍激戰十余年,最后曾國荃所部湘軍攻陷天京。幾個月后,到1864年(同治三年)十月二十日,幼天王洪福又在南昌被殺,至此歷時十四年、縱橫十六省的太平天國起義終告失敗。湘軍也由此而名聲大震,但不久即被大量裁撤,留下的又參與鎮壓捻軍等活動。  以古文名家的曾國藩,早就屬意湘潭人王閶運撰寫湘軍史事,其后曾紀澤便把這事“一以屬之”。王閩運字壬秋,嘗自題所居日“湘綺樓”,學者稱湘綺先生。早年以文學知名,又期于通經致用,是晚清和民國初年著名的經學家和文學家。曾國藩辦團練,組湘軍,他曾數次請從軍,終未成行,獻策亦未被采用,曾禮遇他卻不用他。因接觸較多,他熟悉湘軍將帥及其內部情況,于光緒三年五月開始撰寫《湘軍志》,至光緒七年閏七月在成都寫成。王氏自負史才,《湘軍志》寫成后,自己頗為得意,他在致時人陳深之的信中說:“比作《湘軍志》,庶乎軼承祚(《三國志》作者陳壽)、睨蔚宗(循漢書》作者范嘩)矣。”近人李肖聃在評《湘軍志》時說:“此志之作,始意欲追班書(班固著《漢書》),及其成功。多類范史(范嘩《后漢書》)。然《籌餉篇》實師《平準書》,《營制》諸篇,多師太史《漢志》,才力所至,可抗古人。”這也是很高的評價。  然而當王閨運從成都攜版返湘時,卻遭到了曾國荃、郭嵩燾等人的圍攻,曾國荃甚至要置他于死地,郭嵩燾兄弟則對書中某些細節敘述的疏略和失考之處,眉批評議達百數十條。原因是王氏在寫作中秉承史家的“直筆”傳統,引起了湘軍將領們的不滿。雖他也是站在維護清朝封建統治的立場上,視太平軍為寇,洪秀全為“僭號天王”,對湘軍將帥曾國藩、胡林翼等人多有溢美之辭,但對湘軍在與太平軍作戰過程中的挫折、失誤,湘軍將帥內部的矛盾、恩怨,特別是對曾國荃在攻陷天京后縱軍劫掠與干沒財物等事,都秉筆直書,無所隱諱。如在《籌餉篇》中敘曾國藩與沈葆楨的交惡,以至“二人騰章相詆,俱自劾求罷”。書中說湘軍擅殺李秀成,“爭指目曾國荃”;諸宿將欲告去,“人輒言與國荃不和,且言江寧鐓貨盡人軍中”;“左宗棠、沈葆楨每上奏,多鐫譏江南軍”。在《籌餉篇》中還說:“湖南布政使李榕倡言米捐當先大戶,是時曾國荃號有百頃田,于法當上戶,榕不能問也。”簡直就是將曾氏指目為一個蔑視國家法令的地方豪強。曾國荃向來為人強梁驕悍,打下天京后,認為賞不酬勞。于朝野對他和吉字營的指責積憤難消,又被開缺回籍,一腔怨氣,滿腹牢騷,誠如《湘軍志》所說,“大功雖成,然軍氣憤郁慘沮矣”。而在這種時候,王氏所撰書竟然如此直書其短,真如火上加油,如何容得。湘綺懾于權勢,不得不將雕版送郭嵩燾銷毀。但不料四川很快又翻刻出版,曾國荃無可奈何,命其幕客王定安重撰《湘軍記》,想借以抵消湘綺書的影響。  王定安,號鼎丞,湖北東湖(今宜昌市)人,曾國荃在《湘軍記敘》中說:“鼎丞久從愚兄弟游,諳湘軍戰事,其所述者,非其所目睹,則其所習聞。”就是說書中所述皆真實可信。其文筆則是“敘事簡贍,論斷精嚴”、“伯仲于陳志(陳壽《三國志》)歐史(歐陽修《舊五代史》)之間”,這評價是夠高的了。  《湘軍記》文采不及《湘軍志》,且粉飾過甚,多見于篇末的評論中。如在《圍攻金陵下篇》中作者評論說:“曾公兄弟,以憂懼治軍,鰓鰓焉審全局,規遠勢,不急旦夕之效,不為群議所搖。”《援廣閩篇》說得更玄了,作者說:“昔民謠有日:‘長發惡,逢僧滅。’世或以蒙古親王僧格林沁當之;其后乃知僧者,曾人也。嗚呼!豈非天哉,豈非天哉!”把湘軍的成功說成是天意。這種文字適合曾國荃的口味,但如果讓乃兄見到,恐怕也不會同意,因為那樣太張狂了,將引起朝廷的猜忌。  雖然如此,因王定安久歷兵間,情況熟悉,敘事翔實,剪輯合理,仍不失為研究湘軍的重要史料。  前面提到,郭嵩燾、郭岜燾兄弟對《湘軍志》眉批評議甚多,后由郭岜燾之孫郭振墉加以箋補,匯為《湘軍志平議》。書中所稱“先侍郎公”即郭嵩燾,因他擔任過兵部左侍郎;“先京卿公”,即郭岜燾。郭振墉字涵齋,湖南湘陰人。《平議》于郭嵩燾、王閩運身后出版。  到民國年間,湘潭人朱德裳又補作了一部《續湘軍志》。朱氏字師晦,曾在留學日本時加入同盟會。他對《湘軍志》只記到湘軍“平捻”,而未記其后左宗棠用兵西陲,振旅而歸之功,感到不足,因而把湘軍后一段經歷補敘,名《續湘軍志》。  以上四書,上世紀80年代初岳麓書社均已出版。其點校所依據的版本為:《湘軍志》為光緒十一年長沙斟微齋本,并用成都尊經書院初刻本及滬上活字本《湘軍水陸戰紀》對校,由李沛誠點校。《湘軍志平議》的底本則是民國五年清聞山館郭氏家刻本,補上了民國十年本附錄的《節錄先侍郎公致陳俊臣中丞書》及作者加的一些說明,由喻岳衡點校。《續湘軍志》沒有印行過,采用的是原清稿,由易祖洛點校。《湘軍記》則用的是光緒十五年江南書局本,由朱純點校。  四種書關系密切,《湖湘文庫》現將其并為一冊,并改正了原來的一些錯誤,合稱《湘軍史料》四種。由于各書的版本不同,書中人物的稱呼并不一致,如太平軍名將石達開,《湘軍記》中作石達開,而《湘軍志》中作石大開;湘軍名將王鑫,《湘軍記》中作王鑫,而《湘軍志》中作王珍,為保持原貌,一仍其舊,不作統一處理。本書使用()、[]等校勘符號,()內表示訛、衍、倒的文字,[]內表示正、乙或補的文字。為了說明《湘軍志》、《湘軍志平議》和《湘軍記》產生的原因與經過,特在《湘軍志》之后附錄了沈一士的》《王闿運與湘軍志》一文,以供參考。  本書《續湘軍志》點校者易祖洛先生奉獻出本志清稿,并以高齡從事點校,不幸今已謝世;《湘軍記》點校者朱純女士也不幸以積勞兼重疾不治,謹借此致以深切的懷念。

內容概要

《湘軍史料4種》是《湖湘文庫》的甲編,為湖湘文獻,系前人著述。主要為湘籍人士著作和湖南地區的出土文獻,同時酌收歷代寓湘人物在湘作品,以及晚清至民國時期的部分報刊。

書籍目錄

湘軍志 湖南防守篇第一 曾軍篇第二 湖北篇第三 江西篇第四 曾軍后篇第五 水師篇第六 浙江篇第七 江西后篇第八 臨淮篇第九 援江西篇第十 援廣西篇第十一 援貴州篇第十二 川陜篇第十三 平捻篇第十四 營制篇第十五 籌餉篇第十六 附錄 王閩運與《湘軍志》徐一士湘軍志平議 湘軍志平議敘 湖南防守篇第一 曾軍篇第二 江西篇第四 曾軍后篇第五 水師篇第六 浙江篇第七 臨淮篇第九 援廣西篇第十一 援貴州篇第十二 籌餉篇第十六 湘軍志平議后敘 節錄先侍郎公致陳俊臣中丞書續湘軍志 平回前篇 兵餉篇 平回后篇 還伊犁篇 大事表 人物表 將領表 殉難表 回酋表 夷酋表 降回表湘軍記 湘軍記敘 自敘 卷一 粵湘戰守篇 卷二 湖南防御篇 卷三 規復湖北篇 卷四 援守江西上篇 卷五 援守江西下篇 卷六 規復安徽篇 卷七 綏輯淮甸篇 卷八 圍攻金陵上篇 卷九 圍攻金陵下篇 卷十 謀蘇篇 卷十一 謀浙篇 卷十二 援廣閩篇 卷十三 援川陜篇 卷十四 平黔篇 卷十五 平滇篇 卷十六 平捻篇 卷十七 平回上篇 卷十八 平回下篇 卷十九 戡定西域篇 卷二十 水陸營制篇

章節摘錄

  自古言軍勢者,多侈言形勝要害積強弱之故,然其實非也。項羽繆言郴為天下上游;湖南自郡縣以來,曾未嘗先天下。國朝移行省于長沙,復漢國制,控扼十六大城。以苗防故,鎮簞頗有精兵出征四方。至其財賦,全盛時才敵蘇、松一大縣。院司之選,在直省下等。咸豐初元,巨寇洪秀全自全州出永、郴,圍省城,掠舟洞庭,遂連破名省,天下莫能當。文宗憂之,詔湖南治團練善后,以鄉人副巡撫,湘軍始萌芽矣。方圍城時,官吏倉皇,治軍劣愈于武昌、安慶。其后湘軍日強,巡撫亦日發舒,體日益尊,至庭見提、鎮,易置兩司,兵餉皆自專。湘軍則南至交趾,北及承德,東循潮、汀,乃渡海開臺灣,西極天山、玉門、大理、永昌,遂度烏孫,水屬長江五千里,擊柝聞于海。自書契以來,湖南兵威之盛,未有過此者也。無他故,專滅洪寇之功耳。然而洪寇之盛,則亦由湖南始。始合圍而縱之,后起偏師追而殲之,豈天數耶?一二人謀力之所致也。  道光三十年五月庚戌,廣西亂始上聞。其時,慶遠、平樂、潯州在在劫掠,而名者陳亞貴。廣東英德盜掠洽(光)[洗],戕守備,走懷集,湖南始戒嚴。駱秉章為巡撫。九月,詔征鎮簞兵二千詣梧州,從兩廣總督進征;起李星沅于長沙,授欽差大臣,專赴廣西;又命秉章出境防剿。秉章奏: “省城居中,宜鎮定,且飭邊吏屯戍。”十二月,陳亞貴平,乃討金田。  金田村者,潯州倚郭桂平縣地,前史所稱大藤峽也,其西則武宣、貴縣。土、客民自來雜居相仇。奸民楊秀清利客豪資,說令求土民女為妾,又自至土家激撓之,因勸豪劫女,使相攻燒。眾無所歸,秀清則悉劫之以叛,有眾數千,惡自倡亂,乃投金田,合于洪秀全。自明末西夷人以數算新法詫中國,因得布其祆教,愚民傳奉,世代秘守,婦女尤惑之。秀全亦假以招誘,懼官吏訛索,遂拒險屯結。秀清至,自言通天語,秀全當為天兄。  咸豐元年,僭號“天王”,出掠旁縣。廣西巡撫周天爵、提督向榮將萬人,并前發諸軍四千余人,圍之大黃江。星沅、天爵不相下,奏請統帥。大學士塞尚阿帥二都統,將四千五百人駐湖南為聲援。四月,詔塞尚阿代星沅。星沅薨,寇自武宣潰圍,東北走象州。秉章奏言:“湖南防兵四千余,前詔提督余萬清出境會攻,力不足。”命總督程蟊采行邊。六月,寇還武宣。八月,潰圍,大破巴清德軍,東走藤,北犯永安,陷之。余萬清母喪,解官留營。九月,鮑起豹為提督,屯江華。  二年二月,永安寇潰圍,直北趨陽朔,四總兵敗死,遂圍廣西省城。余萬清將千人往援,屯北門。三月,郴盜劫餉銀,殺知州胡禮箴。四月,寇解廣西省城圍,東北陷興安、全州。撤七千人追之,以和春將。壬寅,寇入湖南境,將趨永州;阻水,退走道州。余萬清先還守道州城。總督駐衡州,聞寇,遽乘舟北走,萬清亦棄城不守。乙巳,道州陷。巡撫委事總督,總督聞永州寇退,復還衡州。六月庚辰朔,塞尚阿移駐永州;合兵二萬余人,圍寇道州,檄鮑起豹還長沙。丁亥,寇分陷江華,殺知縣劉興桓。壬辰,陷永明。丁未,陷嘉禾。戊申,陷藍山。七月己酉朔,陷桂陽州,知州李啟詔走死。庚戌,陷郴州,殺知州孫恩保。詔罷駱秉章,逮治余萬清,以羅繞典治軍,長沙料兵唯二千余人,練勇三千余人。巡撫張亮基未至,總督程蟊采托衡防不來,秉章、繞典方議筑土城,禁訛言,未能謀兵事也。寇既陷郴,疑所往。己未,走永興,殺知縣溫德宣,分黨踞之,大軍悉移永興。蕭朝貴者以膽譎自奮,謂群寇遲懦,獨率千余黨謀襲長沙,繞山道東北行百九十里,掠安仁。丙寅,陷之,北犯攸。丁卯,陷之,遂過醴陵。丙子,至省城南十里止。  城中料寇當從耒、衡正道來,民走報寇至,怒其無公文,執將斬之。石馬鋪屯將尹培立,以潼關副將率陜西軍千人倉卒拒戰。陜軍不慣稻食,所屯地無面,皆買之城中。軍未朝食,相持一時許,皆潰散,培立死之,于是潰軍或走城中。巡撫方巡城,乃遽還塞南門,然猶不知何軍潰敗,城外居民亦不知寇已至。蕭朝貴設幕城南,有楊生者,誤以為達官,上謁獻策,朝貴頷之。俄而寇將至,怪問:“何人?”朝貴日:“此楊先生,條程事者。”生覺j蒲伏幕后,逾山走。而寇望城東南隅高樓以為城樓,趨之則非門,返而南門塞,城中乘城分守矣。寇據郭外民居,不知所以攻,但發炮擊城,炮丸及城中,街有賣漿者方食而碎其碗,城中大震。或議發城上大炮擊之,或日無炮臺,必驚崩城垣,不可輕也。寇至之日,城中兵勇八千余,統將數百名,隸巡撫,巡撫不敢言節度。諸生及舉貢各自請領百人或二十人,佐巡垛口,多詣羅繞典言事。布政使恒福內召,潘鐸代之,未至署,司道周顎、張其仁等莫敢與兵餉大議,惟善化知縣王葆生頗好言兵,諸大吏、將帥亦莫之問也。鮑起豹居城南樓,迎城隍神大像與對坐。張亮基已至寧鄉界,聞警,還屯常德集兵。八月壬午,鄧紹良將楚雄兵九百人屯南城,始發炮擊外寇。潘鐸至,步巡城中,令居民、商賈各安業無恐,城中被圍七日,亦稍自定。詔奪塞尚阿、程荷采官,以徐廣縉并代之,促向榮赴援。向榮自四月初稱疾居桂林,塞尚阿深劾之,罪至遣戍,榮終不起,聞塞尚阿罷,乃疾行,癸巳至。丁酉,張亮基至。己亥,駱秉章解任,留居城中。庚子,郴寇悉趣長沙,益募礦夫穴城根。九月丙辰,塞尚阿至。諸援師大集,近五萬矣。向榮不樂居城中,以寇渡湘,亦率所部渡湘為屯,時獨搏戰,不利,諸軍相視莫往。城南戰事主于和春,屯白沙井,自以捍遏為功,而江忠源以偏師與合屯,或以為忠源之謀。然寇與官軍均跬伏屯內,屯外一里,行人來往自如。人城者唯避南門,其余六門皆可縋以出入。衢巷問婦女娛游,酒食過從盛于平時,忘其為圍城焉。丙子,南城地雷轟發,城崩四丈。鄧紹良部軍方集天妃祠攤錢博戲,紹良獨拔刀當城缺,斫先登一人者顛,部軍聞之,皆棄錢奔城缺,寇不敢上。練丁輦木石塞缺口,城守復定。十月己卯,地雷再發,不及城垣。甲午,地雷發,城崩八丈。瞿騰龍拒缺口,寇復退走。于是,徐廣縉方止湘潭,議者以為合兵腹背擊,寇可殲也,而巡撫群官以為塞尚阿在城中,廣縉不宜來逼之。其前軍將福興定來。乙未夜半,寇渡湘西走。丙申,城上調寇屯,疑空虛。有呼者日:“賊去矣。”將帥聞報,皆愕且懼,無敢言賀,而僚吏、士民相慶論功,不復問寇所往。張亮基奏請防湘潭,徐廣縉以為寇走寧鄉,遣兵南防湘鄉,故寇收罷眾從容以去。或日“和春軍士賣縱之”,或日“非也。寇不畏官軍,安肯賄之”?  戊戌,寇破益陽,掠船出資口。十一月己酉,破岳州。岳州之防,以土人領漁船五百柵土星港,遏諸商賈民船萬數。寇至,漁船散走,悉掠兩岸人、船,寇勢自此盛矣。諸將唯向榮遣兵尾追,陣亡副將紀冠軍。湖北提督博勒恭、武道員王東槐將八百人防岳州,寇至,與府縣官俱走。文宗悔用徐廣縉,嚴詔切責。廣縉知事必敗,遂益逗留,與人書,自言“屏息以待雷霆”。湖北巡撫常大淳奏留江南提督雙福助守,悉斂兵入城,寇以故水陸長驅。十二月己卯,湖北省城陷。辛丑,逮治徐廣縉,以張亮基署總督,潘鐸署巡撫,羅繞典以云貴總督防荊襄,曾國藩以在籍侍郎幫辦團練。

圖書封面

圖書標簽Tags

評論、評分、閱讀與下載


    湘軍史料四種 PDF格式下載



用戶評論 (總計19條)

 
 

  •     對湘軍的介紹詳細,很好,不錯
  •     了解湘軍的重要典籍,得到很高興。
  •     了解湘軍,不可少
  •     終于買到《湘軍志》的,是了解湘軍最好的原始資料了
  •     治湘軍史不可不看
  •     目前研究曾國藩的朋友很多,研究曾,必須了解湘軍,那么,這本書是可貴資料了。我發現,網上此書曾脫銷過。有一次,我下單遲了,沒有買到。現在,買到了,高興!寫幾個字,贊美一下。好書就是好書,多說無益。
  •     此套“瀟湘文庫”以價昂令人卻步。文章雖好,裝幀雖美,然價格何至如斯之高乎?
  •     一種已屬難得,何況四種乎?
  •     書很好,就是被拆封了,還有一腳印,這樣的好書,咋能有腳印能。好在書沒有大問題。
  •     買過很多書,一直很喜歡當當。不錯不錯,包裝很好,書都是正版,省的開車去書店了,還不打折
  •     了解曾國藩必看。
  •     hen hao d shu
  •     毋庸多言.好書.只是是簡體橫排的.書雖是精裝.但裝訂不是很好.不易翻開.還有價格貴了.
  •     沒有什么可說的,這本書超過了我的希望。
  •     經典。清晰明了。印刷好。
  •     保存了很有價值的史料
  •     書的確不錯:字跡清晰、排版講究,只是每頁空白地方太多——完全可將字再印大一號的。書價還是太貴——書再好,也至于這樣貴,且僅有一冊,也非字典一樣厚。
  •     詳實,,通全
  •     沒什毛吸引了
 

250萬本中文圖書簡介、評論、評分,PDF格式免費下載。 第一圖書網 手機版

第五圖書網

第一圖書網(tushu007.com) @ 2017

全年永久头数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