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刻十四行本史記

出版時間:2011-3  出版社:鳳凰出版社  作者:司馬遷  頁數:全4冊  
Tag標簽:無  

前言

這里影印出版的底本是國家圖書館藏南宋紹興初杭州刻本《史記》。《史記》,初名《太史公書》,據陳直先生《太史公書名考》,大約到東漢桓、靈之際,《史記》作為專指書名,才在民間通行起來。從《太史公書》到《史記》的書名轉換,不僅體現了史學作為一門學科在中國古典時代的成長歷程,同時也說明了《史記》撰述的創始性地位。《史記》的作者司馬遷,字子長,西漢左馮翊夏陽(今陜西韓城)人。出身史官世家,其父司馬談曾于漢武帝建元(公元前140--前135年)初年擔任太史令。司馬談一直以《春秋》以來“史記放絕”,沒有反映從“諸侯相兼”到“漢興海內一統”完整歷史的著作而耿耿于懷。司馬談卒于漢武帝元封元年(前110年),臨死,執著司馬遷之手,殷殷囑咐司馬遷要承己業,撰述一部完整的歷史著作。父親的臨終遺囑,司馬遷一直縈系于懷。漢武帝元封三年,司馬遷繼任太史令,遂正式開始著手準備《史記》的撰述。經過一段時間的準備,至漢武帝太初元年(前104年),當參加修訂的《太初歷》頒布實施,司馬遷便開始《史記》的撰述。此后,雖曾蒙冤遭受腐刑,司馬遷還是以極大的毅力,完成了這部記載了上自中國上古傳說中的黃帝時代,下至漢武帝太初四年(公元前100年),三千多年歷史,共計五十余萬字的煌煌巨著。《史記》是中國史學上第一部紀傳體通史。為了克服歷史敘事中,歷史事實的無限豐富性與史書文字記述的有限性之間的矛盾,為了克服歷史事實在空間發生的多元性與歷史文字記述的歷時單線性之間的矛盾,司馬遷在總結前人史學撰述形式的基礎上,富有創造性地開創了包括本紀、表、書、世家和列傳五種形式綜合表述歷史的敘事體裁,提出“成一家之言”的撰述宗旨,對我國史學的發展,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據《史記?太史公自序》稱,《史記》完成后曾抄錄有二:一“藏之名山”,一“副在京師”,其旨在“俟后人君子”。至漢宣帝時,其外孫楊惲開始對外宣布。這是《史記》從完成到初現社會的大致情況。從此至一直到北宋淳化五年(994年),《史記》都是以寫本的形式自然流播,并在自然流播的過程中衍生出眾多的異本。雕版印刷技術的成熟,使得《史記》在北宋淳化五年與寫本告別,《史記》的版本逐漸趨于定型。北宋淳化五年以后,宋朝廷曾多次雕版印刷《史記》,但是,包括最早監刻的淳化本,今已大多亡佚。計迄今仍存于世、屬于北宋監刊本系列的早期版本,除刊于北宋仁宗景祐年間的十行本,即所謂的“景祐本”外,就當屬十四行的“杏雨藏本”了。此本據《史記》版本研究專家張玉春先生考證,其初刊于宋真宗景德年間,是在淳化本的基礎上,經過刊校而重新開雕的一個刊本,因此與景祐本屬于同源的關系。此本流傳下來的原本今已殘缺,僅存六十九卷,現藏日本大阪杏雨書屋,故稱“杏雨藏本”。此外,同屬于十四行刊本系列的,尚有北宋仁宗嘉祐六年(1061年)的刊本,遺憾的是,這個版本僅剩下了十七卷存于世間,其中十四卷藏于國家圖書館,三卷藏于北京大學圖書館。在上述僅存的三種北宋《史記》刊本中,張玉春先生認為,“杏雨藏本”與“景祐本”皆祖于最早的“淳化本”,屬于同源而分流的關系,二者雖間有差異,但差異并不很大。這是存世的北宋刊本的大致情況。現在說到這部影印的南宋紹興初刻本《史記》的價值。與其它南宋官、私《史記》刻本不同,這部影印的南宋紹興初年刊刻的《史記》,完全是北宋十四行國家刻本的覆刻。所謂“覆刻”也可說“影刻”,多少有些類似于今天的影印,只是它是把一部古籍直接貼到書板上直接進行覆刻的方法。因此,這個刻本要屬于杏雨藏本的嫡系,是對杏雨藏本的全部繼承。既繼承了該刊本的學術價值,繼承了該刊本的文物價值,也繼承了該刊本的藝術美學價值。先說學術價值。我們說,《史記》問世不久,隨著在社會間的流布,研究注釋的著述也不斷出現,但其初皆與《史記》原本各自單行。至六朝晚期時起,開始出現將劉宋裴骃的《史記集解》與《史記》原文合抄于一的抄本。而這種將裴骃《集解》與《史記》原文整合為一的做法,亦為北宋所刻《史記》諸監本,包括十四行本所繼承。值得提出的是,《史記》十四行小字《集解》本,僅見于宋代,后世則未見有此種行款的《史記》版本。而后世的刊本,又均對杏雨藏和嘉祐刊這兩種北宋十四行本分別有所繼承,故而在《史記》版本系統中,這兩個原文與《集解》合刊,或直接稱《史記集解》的版本,其地位相當重要,對勘正后世本的訛誤具有極高的價值。但杏雨藏本與嘉祐本雖皆為北宋原刻,但前者只存世六十九卷,后者更是僅存世十七卷并分藏兩處,這樣一來,這部直接覆刻于杏雨藏本,且流傳有序、基本完整(中有少量為后世所補)、存世一百三十卷的南宋紹興初年監刻本《史記》的學術價值,便很自然地凸顯了出來。張之洞《書目答問》曾定義所謂“善本”云:“善本之義有三:一曰足本(無闕卷、無刪削),二曰精本(精校注),三曰舊本(舊刻舊抄)。”以此衡量南宋紹興初覆刻的《史記》,足以當“善本”之謂矣!再說藝術性。現代依據前人的論述總結的善本標準有“三性”、“九條”之說。其中所謂“三性”,除歷史文物性、學術資料性之外,就是藝術代表性了。宋代的刊本向以高品位的藝術欣賞價值而為世人推崇。明昆山張應文《清秘藏》有云:“藏書者貴宋刻,大都書寫肥瘦有則,佳者絕有歐柳筆法,紙質瑩潔,墨色青純,為可愛耳。”明人高濂《遵生八牋》云:“宋人之書,紙堅刻軟,字畫如寫。……用墨稀薄,雖著水濕,燥無湮跡。開卷一種書香,自生異味。”又清人孫從添《藏書記要》云:“南北宋刻本,紙質羅紋不同,字畫刻手古勁而雅,墨氣香淡,紙色蒼潤,展卷便有驚人之處。所謂墨香紙潤,秀雅古勁,宋刻之妙盡之矣。”此皆極云宋刊之妙。而此影印南宋紹興初刻本《史記》,恰可體現這些感觀的美感。一般來說,北宋所刊,字體多類歐、柳,而南宋刊本,字體多類顏體。此本雖刻于南宋,但因是北宋本的覆刻,雖字體稍肥,總體上還是屬于歐柳一系,其秀雅古勁,于白紙漆墨之間,別有一番視覺之美。現代緊張生活之余,于燈下摩挲把玩,恍然生有與古人面對相晤之感。出版者命不佞草數言以弁,有感此乃文化盛事,遂不揣淺陋妄言數語于上。南岳向氏燕南于王府溫馨燕巢。西暦二○一一年二月

內容概要

  《史記》作者司馬遷,全書計130卷,詳細記載了上自傳說中的黃帝時代,下至漢武帝元狩元年,共3000余年的歷史。該書是我國第一部紀傳體通史,被列為二十四史之首,更被后人譽為“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史記》成書后,廣為流傳。但是史事錯綜,內容博雜,后世學者紛紛為之注疏。最有影響者為南朝劉宋裴骃《史記集解》、唐司馬貞《史記索隱》和唐張守節《史記正義》,俗稱“三家注”。其中,裴骃兼采當時所見到的前人研究《史記》的成果,將傳統的經史注釋方法與史注新法融合,完成《史記集解》,影響至為深遠。《史記》刊刻最早見于北宋太宗淳化五年(994年),但原刻本早已亡佚。其修補刻本流傳于后世,較為著名的就是十四行的杏雨藏本。該本刊刻于北宋真宗至仁宗年間,是在淳化本的基礎上,經勘校后重新開雕。今存十四行本《史記集解》即南宋紹興初年覆刻于杭州的杏雨藏本。在后世流傳中曾藏于毛氏汲古閣、傳是樓、瞿氏鐵琴銅劍樓等處,其中原版102卷,其余各卷為他本配補,具有極高的版本和收藏價值,是為不可多得之善本。

作者簡介

  司馬遷(前145或前135—前87?),字子長,西漢夏陽(今陜西韓城,一說山西河津)人,中國古代偉大的史學家、思想家、文學家,被后人尊稱為“史圣”。他最大的貢獻是創作了中國第一部紀傳體通史《史記》(原名《太史公書》)。該書記載了上自中國上古傳說中的黃帝時代,下至公元前101年(漢武帝太初四年),共3000多年的歷史,被認為是中國史書的典范。

書籍目錄

出版說明
序言
史記集解序 ○○一
卷一 五帝本紀第一 ○○二
卷二 夏本紀第二 ○一九
卷三 殷本紀第三 ○三五
卷四 周本紀第四 ○四五
卷五 秦本紀第五 ○七三
卷六 秦始皇本紀第六 ○九九
卷七 項羽本紀第七 一三九
卷八 高祖本紀第八 一六七
卷九 呂後本紀第九 一九七
卷十 孝文本紀第十 二一一
卷十一 孝景本紀第十一 二三一
卷十二 孝武本紀第十二 二三七
卷十三 三代世表第一 二五九
卷十四 十二諸侯年表第二 二七一
卷十五 六國表第三 三五一
卷十六 秦楚之際月表第四 三八九
卷十七 漢興以來諸侯年表第五 四○九
卷十八 高祖功臣侯年表第六 四三三
卷十九 惠景間侯者年表第七 五○七
卷二十 建元以來侯者年表第八 五三七
卷二十一 建元已來王子侯者年表第九 五七一
卷二十二 漢興以來將相名臣年表第十 六一三
卷二十三 禮書第一 六四五
卷二十四 樂書第二 六五三
卷二十五 律書第三 六七七
卷二十六 曆書第四 六八五
卷二十七 天官書第五 七○一
卷二十八 封禪書第六 七二五
卷二十九 河渠書第七 七五七
卷三十 平準書第八 七六三
卷三十一 吳太伯世家第一 七八一
卷三十二 齊太公世家第二 七九五
卷三十三 魯周公世家第三 八一七
卷三十四 燕召公世家第四 八三七
卷三十五 管蔡世家第五 八四五
卷三十六 陳杞世家第六 八五三
卷三十七 衛康叔世家第七 八六一
卷三十八 宋微子世家第八 八七三
卷三十九 晉世家第九 八八九
卷四十 楚世家第十 九二五
卷四十一 越王勾踐世家第十一 九五七
卷四十二 鄭世家第十二 九六九
卷四十三 趙世家第十三 九八三
卷四十四 魏世家第十四 一○一七
卷四十五 韓世家第十五 一○三五
卷四十六 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 一○四三
卷四十七 孔子世家第十七 一○六一
卷四十八 陳涉世家第十八 一○八七
卷四十九 外戚世家第十九 一○九七
卷五十 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一一○九
卷五十一 荊燕世家第二十一 一一一三
卷五十二 齊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一一一七
卷五十三 蕭相國世家第二十三 一一二七
卷五十四 曹參世家第二十四 一一三三
卷五十五 留侯世家第二十五 一一三九
卷五十六 陳丞相世家第二十六 一一五一
卷五十七 絳侯周勃世家第二十七 一一六三
卷五十八 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一一七三
卷五十九 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一一八三
卷六十 三王世家第三十 一一九一
卷六十一 伯夷列傳第一 一二○三
卷六十二 管晏列傳第二 一二○七
卷六十三 老子韓非列傳第三 一二一一
卷六十四 司馬穰苴列傳第四 一二一九
卷六十五 孫子吳起列傳第五 一二二三
卷六十六 伍子胥列傳第六 一二三一
卷六十七 仲尼弟子列傳第七 一二四一
卷六十八 商君列傳第八 一二六一
卷六十九 蘇秦列傳第九 一二七一
卷七十 張儀列傳第十 一二九三
卷七十一 樗裏子甘茂列傳第十一 一三一三
卷七十二 穰侯列傳第十二 一三二五
卷七十三 白起王翦列傳第十三 一三三一
卷七十四 孟子荀卿列傳第十四 一三四一
卷七十五 孟嘗君列傳第十五 一三四七
卷七十六 平原君虞卿列傳第十六 一三六一
卷七十七 魏公子列傳第十七 一三七三
卷七十八 春申君列傳第十八 一三八三
卷七十九 范睢蔡澤列傳第十九 一三九三
卷八十 樂毅列傳第二十 一四一九
卷八十一 廉頗藺相如列傳第二十一 一四二七
卷八十二 田單列傳第二十二 一四三九
卷八十三 魯仲連鄒陽列傳第二十三 一四四三
卷八十四 屈原賈生列傳第二十四 一四五五
卷八十五 呂不韋列傳第二十五 一四六七
卷八十六 刺客列傳第二十六 一四七三
卷八十七 李斯列傳第二十七 一四八九
卷八十八 蒙恬列傳第二十八 一五一一
卷八十九 張耳陳餘列傳第二十九 一五一七
卷九十 魏豹彭越列傳第三十 一五三一
卷九十一 黥布列傳第三十一 一五三七
卷九十二 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一五四五
卷九十三 韓王信盧綰列傳第三十三 一五六三
卷九十四 田儋列傳第三十四 一五七一
卷九十五 樊酈滕灌列傳第三十五 一五七七
卷九十六 張丞相列傳第三十六 一五九五
卷九十七 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 一六○九
卷九十八 傅靳蒯成列傳第三十八 一六二三
卷九十九 劉敬叔孫通列傳第三十九 一六二七
卷一百 季布欒布列傳第四十 一六三九
卷一百零一 袁盎晁錯列傳第四十一 一六四五
卷一百零二 張釋之馮唐列傳第四十二 一六五五
卷一百零三 萬石張叔列傳 第四十三 一六六三
卷一百零四 田叔列傳第四十四 一六七一
卷一百零五 扁鵲倉公列傳第四十五 一六七九
卷一百零六 吳王濞列傳第四十六 一七○一
卷一百零七 魏其武安侯列傳第四十七 一七一五
卷一百零八 韓長孺列傳第四十八 一七二七
卷一百零九 李將軍列傳第四十九 一七三五
卷一百一十 匈奴列傳第五十 一七四七
卷一百一十一 衛將軍驃騎列傳第五十一 一七七九
卷一百一十二 平津侯主父列傳第五十二 一八○一
卷一百一十三 南越尉佗列傳第五十三 一八一九
卷一百一十四 東越列傳第五十四 一八二九
卷一百一十五 朝鮮列傳第五十五 一八三五
卷一百一十六 西南夷列傳第五十六 一八四一
卷一百一十七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 一八四五
卷一百一十八 淮南衡山列傳第五十八 一八七九
卷一百一十九 循吏列傳第五十九 一九○一
卷一百二十 汲鄭列傳第六十 一九○五
卷一百二十一 儒林列傳第六十一 一九一三
卷一百二十二 酷吏列傳第六十二 一九二三
卷一百二十三 大宛列傳第六十三 一九四三
卷一百二十四 遊俠列傳第六十四 一九六一
卷一百二十五 佞幸列傳第六十五 一九六七
卷一百二十六 滑稽列傳第六十六 一九七一
卷一百二十七 日者列傳第六十七 一九八五
卷一百二十八 龜策列傳第六十八 一九九一
卷一百二十九 貨殖列傳第六十九 二○一九
卷一百三十 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二○三五

章節摘錄

插圖:

編輯推薦

《宋刻十四行本:史記(套裝共5冊)》編輯推薦:《史記》是我國重要的文學與史學名著,為人所共知。《史記集解》系南朝劉宋時所撰,我國第一部有關《史記》研究與評論的集大成的專門之作,歷來以其在《史記》研究發展史上占據“三家注”之首而備受關注,從而享有不可忽視的學術地位。而“宋刻本史記杏雨藏本”,正是附注裴骃《集解》的一個刊本,由于它刊刻與流傳年代之久遠,今為世所罕見之善本而彌足珍貴,其現存最早且比較完整的特點,亦更顯示出它所具有的極其重要的學術與文獻價值,如能將其影印出版,當可視為弘揚古代優秀文化的一次盛舉,實為當今學人之所企盼,并將對及于《史記》的中國古代文學、史學、文獻學等各學科的深入研究帶來無限裨益。

圖書封面

圖書標簽Tags

評論、評分、閱讀與下載


    宋刻十四行本史記 PDF格式下載



用戶評論 (總計33條)

 
 

  •     《史記》集解,劉宋裴骃攥,八十卷。以徐廣《史記音義》為本,兼采經、傳、諸史及孔安國、鄭玄、服虔、賈逵等人之說,增益而成。原書單行,至北宋始與司馬貞《史記索隱》、張守節《史記正義》散列于史記正文之下,合為一編。
    鳳凰出版社影印此書,質量很不錯。值得一睹!
  •     心儀已久,終于在一個心儀的價格買下了。我已在24年前買過史記,這次是珍藏版,用來收藏或送朋友的。
  •     繁體豎版,閱讀起來有難度,個人認為比較適合專業研究。
  •     較早版本的影印本,可閱讀,可收藏。收藏最佳。
  •     有價值也便宜,是在印得不好。記得一位網友說是出版社不行。那么高的價,不能選擇一家好的印刷廠?
  •     在下單之前,看到有關這件商品的評論,頗為躊躇,但還是訂了一套,書很好,印刷紙張都不錯,字體是原本的樣子,未經修飾,很真實,真的很好。
  •     值得潛心閱讀,仔細欣賞領悟收藏。
  •     版本好,質量好。
  •     本書雖然有模糊之處 到總體是沒問題的 很好的
  •     精裝很好
  •     貴了一點
  •     jing dian
  •     好書是好書,就是影印出了問題:很多地方字跡不清,甚至懷疑是不是正版出版社出版的書。雖然知道出版社為了使另外一套《宋刻十四行本史記》(宣紙版的)那套書更有價值,但也不能這樣出書啊,一套書一千多塊錢,你們的責任心到哪里去了(雖然我只買了兩百九十六塊),你們不能這樣糟蹋一套好書呀,不出版就不出版,沒人罵你們,但是好書出成這樣,前言部分說得再好聽,都是騙人的話,因此不想我們罵你們出版社也不行。好好的江蘇古籍出版社,改了個名字叫什么鳳凰出版社,就什么質量都不顧了,你們這些后來的不肖編輯是在拆江蘇古籍出版社的金字招牌呀!痛惜!痛心!
  •     考慮到版本的年代,內容影印已屬不錯。只是封面設計,實在是不敢恭維。簡直像地攤上叫賣的“名著”,缺乏厚重感。如果設計成中華或者上古風格的封面,就和內容相吻合鳥。
  •     總體說這書還不錯,所以還想在當當網買書。
  •     以前買過兩套,這次1拆搞活動,覺得物有所值,于是又下單.送來時包裝不錯,嚴嚴實實的
  •     一本很好的史籍
  •     宋刻十四行本史記(國家圖書館藏宋版孤本《史記》原貌面世。瞿鏞、徐乾學等清代大家先后珍藏。楊燕起教授推薦,向燕南教授作序)這套書不錯,是影印本。
  •     書是好書,收到書,但選擇拒收,鳳凰出版社定價簡直是天價!49折九百多元還是過高,紙張一般,裝幀不夠精美,薄薄5冊近千元,不值得購買。
  •     這明明是用北京55年影印北京圖書館藏鐵琴銅劍樓舊藏南宋覆刻北宋本 根本不是日本杏雨書屋藏北宋刻北宋印本。海報刻意誤人 鄙視鄙視再鄙視
  •     網上有鐵琴銅劍樓書影 其中有這本史記的書影,鳳凰版本與之相比判若云泥,此書字跡明顯能看到像素不足的鋸齒狀,翻印1955年文學古籍社的版本,當時技術差,翻印字跡有的地方很模糊,幾十年后鳳凰拿來翻印,而且還說是杏雨書屋版本,不知是何居心。望謹慎選擇。不過300元左右還可以買來讀讀。畢竟當前能找到的十四行本史記只有此本。1995年本網上有下載,即使自己打印也要200多元。
  •     很好,開本大;有的頁面印刷的不清楚;和中華綠皮本對著慢慢看.
  •     定價太高,印刷不好,好多看不清,如果用軟精裝效果會好一點吧
  •     定價過高,見過樣書,紙張普通,包裝一般,就是49折九百多元也是很貴,鳳凰出版集團這套書定價簡直是天價!
  •     該書系影印,印章等未套紅,還可以。但與定價相比,印的就不夠精美了。千元以上不建議購買。
  •     弄個一點也看不清的廣告純屬聾子的耳朵。
  •     印刷太差,差強人意
  •     1折左右還是值的
  •     裝幀非常好,對文史愛好者,非常值得擁有
  •     宋刻十四行本:史記
  •     一折都太貴了。
  •     價格正合適,收藏
  •     史記宋版影印
 

250萬本中文圖書簡介、評論、評分,PDF格式免費下載。 第一圖書網 手機版

第一圖書網(tushu007.com) @ 2017

全年永久头数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