酉陽雜俎

出版時間:2012-8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作者:段成式  頁數:98  
Tag標簽:無  

內容概要

  《酉陽雜俎》唐段成式撰,曹中孚校點。前集二十卷,續集十卷,在唐人筆記中是一部別具特色的重要作品。此書分門別類輯事,魯迅先生稱其記錄秘書、敘述異事,仙佛人鬼,乃至動植物,無所不包,以類分別,猶如類書。千百年來,此書為世人所重,資料頗具研究價值。美國東方學者勞費爾和英國李約瑟博士分別在他們的科技著作《中國伊朗編·阿月渾子》和《中國科學技術史》中征引了本書。本書有《四部叢刊》本、《學津討原》本、《津逮秘書》本、《稗海》本等等,諸種版本中,以《四部叢刊》本為最早,影印明萬歷三十五年李云鵠本,而《學津討原》本最為完備。今以《學津討原》本為底本標校,參校他本。

作者簡介

作者:(唐朝)段成式

書籍目錄

酉陽雜俎序 前集卷一 忠志 禮異 天咫 前集卷二 玉格 壺史 前集卷三 貝編 前集卷四 境異 喜兆 禍兆 物革 前集卷五 詭習 怪術 前集卷六 藝絕 器奇 樂 前集卷七 酒食 醫 前集卷八 黥 雷 夢 前集卷九 事感 盜俠 前集卷十 物異 前集卷十一 廣知 前集卷十二 語資 前集卷十三 冥跡 尸穸 前集卷十四 諾皋記上 前集卷十五 諾皋記下 前集卷十六 廣動植之一 羽篇 毛篇 前集卷十七 廣動植之二 鱗介篇 蟲篇 前集卷十八 廣動植之三 木篇 前集卷十九 廣動植之四 草篇 前集卷二十 肉攫部 續集卷一 支諾皋上 續集卷二 支諾皋中 續集卷三 支諾皋下 續集卷四 貶誤 續集卷五 寺塔記上 續集卷六 寺塔記下 續集卷七 金剛經鳩異 續集卷八 支動 續集卷九 支植上 續集卷十 支植下

章節摘錄

版權頁:   梁宴魏使,魏肇師舉酒勸陳昭曰:“此席以后,便與卿少時阻闊,念此甚以凄眷。”昭曰:“我欽仰名賢,亦何已也。路中都不盡深心,便復乖隔,泫嘆如何!”俄而酒至鸚鵡杯,徐君房飲不盡,屬肇師,肇師日:“海蠡蜿蜒,尾翅皆張。非獨為玩好,亦所以為罰,卿今日真不得辭責。”信曰:“庶子好為術數。”遂命更滿酌。君房謂信曰:“相持何乃急?”肇師曰:“此謂直道而行,乃非豆萁之喻。”君房乃覆碗。信謂瑾、肇師曰:“適信家餉致濡酥酒數器,泥封全,但不知其味若為。必不敢先嘗,謹當奉薦。”肇師曰:“每有珍藏,多相費累,顧更以多慚。” 寧王嘗獵于鄠縣界,搜林,忽見草中一柜,扃鎖甚固。王命發視之,乃一少女也。問其所自,女言姓莫氏,父亦曾作仕,叔伯莊居。昨夜遇光火賊,賊中二人是僧,因劫某至此。含嚬上訴,冶態橫生。王驚悅之,乃載以后乘。時慕犖者方生獲一熊,置柜中,如舊鎖之。時上方求極色,王以莫氏衣冠子女,即日表上之,具其所由。上令充才人。經三日,京兆奏鄂縣食店有僧二人,以錢一萬,獨賃店一日一夜,言作法事,唯舁一柜人店中。夜久,膈膊有聲。店戶人怪日出不啟門,撤戶視之,有熊沖人走出,二僧已死,骸骨悉露。上知之,大笑,書報寧王:“寧哥大能處置此僧也。”莫才人能為秦聲,當時號“莫才人囀”焉。 一行公本不解弈,因會燕公宅,觀王積薪棋一局,遂與之敵,笑謂燕公曰:“此但爭先耳,若念貧道四句乘除語,則人人為國手。” 晉羅什與人棋,拾敵死子,空處如龍鳳形。或言王積薪對玄宗棋局畢,悉持一日時出。 黃□兒矮陋機惠,玄宗常憑之行,問外間事,動有錫賚,號曰肉杌。一日入遲,上怪之,對曰:“今日雨淖,向逢捕賊官與臣爭道,臣掀之墜馬。”因下階叩頭。上曰:“外無奏,汝無懼。”復憑之。有頃,京兆上表論,上即叱出,令杖殺焉。

編輯推薦

《酉陽雜俎》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圖書封面

圖書標簽Tags

評論、評分、閱讀與下載


    酉陽雜俎 PDF格式下載



用戶評論 (總計83條)

 
 

  •     找了很久找不到,終于等到了!《酉陽雜俎》前集20卷共30篇,續集10卷共6篇。撰者段成式(803~863)。唐代小說家、駢文家。字柯古。臨淄(今山東淄博東北)人。所記有仙佛鬼怪、人事以至動物、植物、酒食、寺廟等等,分類編錄,一部分內容屬志怪傳奇類,另一些記載各地與異域珍異之物。其所記述,或采緝舊聞,或出自己撰,“多詭怪不經之談,荒渺無稽之物,而遺文秘籍,亦往往錯出其中,故論者雖病其浮夸,而不能不相徵引”(《四庫全書總目》)。其中不少篇目頗為隱僻詭異,如記道術的叫《壺史》,鈔佛書的叫《貝編》,述喪葬的叫《尸穸》,志怪異的叫《諾皋記》等等。續集中有《寺塔記》2卷,詳述長安諸佛寺的建筑、壁畫等情況,保存了許多珍貴史料,每為后代編長安史志者所取資。
  •     書是大開本的,印刷也不錯,不過只有原文,無注釋,出這樣的書出版社貌似還是比較省力的,只要從故紙堆中翻出老書,原文錄入即可。
  •     現在這本書本來就已經很難找到了……這本還是沒有翻譯版的(帶翻譯版的總覺得很惡心啊……)很好……不過要是有注的話會更好……不過還是很高興啦
  •     我經常覺得一個人讀書不能讀迂,精且應該雜,術業固然有專攻,但是只專的話人生就沒了樂趣。所以讀這種書,寫這種書,人生才有意思。
  •     紙張和內容是無可置疑的。排版實在是太密了,讀起來累。雖說遵從原本不妄加小標題,但某一相似之若干段后,若能空出一行,閱讀就輕松了。最糟糕的是每頁紙的邊角都有一朵大大的清晰的3cm*3cm水印花,影響4行字的閱讀,也破壞留白的美感。害得寫些尾注都顯得更加壓抑。
  •     書是塑封的很不錯 但是我請求卓越你們包書的時候能不能把手洗干凈啊 這么白白凈凈的書上面一個臟爪印 俺小心翼翼地用橡皮擦了很久啊 本來拿著還以為是塑封上的印子 結果呢……
  •     總體還是不錯的,這部書一直想看了。只是本書皆為文言文,看起來雖然費勁,但還是原汁原味。
  •     卓越送貨挺快,態度好。肯定。卓越介紹里說書是16開,其實就是比32開本大一點點。這本書和“歷代筆記小說大觀”的套書,紙張潔白,稍厚,印刷清晰。比起同是上海古籍的《閱微草堂筆記》,感覺好一些。如果是繁體豎排的應該更有味道,只能聊勝于無了。
  •     唐代志怪小說的經典之作,書的頁面,字體大小,紙張都不錯看著很舒服
  •     紙張還算好,印刷清晰,簡體橫排,上下左右空得有那么點多
  •     很好的書,因為很多志怪
  •     找了很久,很棒,就是排版有點密集,看久了頭有點大。
  •     同時買了唐朝詭事錄,結合看,一本奇書。
  •     很好的東西來,下次再來
  •     從昆山發貨的,到無錫也就一天吧。但是就一層薄薄的塑料包裝,還好里面有書的封裝,不然就悲劇了。
  •     沒有注釋,看的很累。
  •     喜歡看些筆記體小說,這本還沒細讀,但是如果要是繁體豎版的就更好了
  •     還可以吧···寒假有時間了再看吧
  •     很有趣的書,送的很快!
  •     看評價也是都是好評才買,不過古文功力還不到不看注釋和翻譯就懂得的,所以還沒開始看。
  •     酉陽雜俎 蠻好的蠻好的
  •     《酉陽雜俎》
  •     奇書,愛好獵奇的人不可不讀
  •     好書,古本。。。
  •        很小的時候,有一天晚上我半夜醒來,看到一群快速跑動的老鼠,有一些甚至跳到我床上,我驚恐的開了燈,結果面前什么也沒有。據說小孩子分不清夢境和現實,甚至會看到一些不該看到的東西。
       接觸鬼故事是從大孩子那里開始。夏天的晚上,一群孩子在村子里瘋玩。完了大家聚在空地上開始講神怪故事。我的記憶有些模糊了,只記得有一只狐貍精色誘廟里的和尚,吃完后吐出骨頭,在和尚的頭上留下她美麗的紅色印記;還有一個野人,吃了奶奶,然后化裝成奶奶的樣子回家和孫子呆在一塊,夜晚他把吃剩下的手指咬的嘎嘎響。那幾天,我常常會仔細端詳自己的奶奶,看她是不是野人變的。
       十二三歲,在堂哥課本上看到一篇《宋定伯捉鬼》,出自列異傳。然后看到了神往已久的《聊齋志異》,里面的神怪鬼妖,法術故事讓我大飽口福。我覺得故事里的妖,鬼,動物都很單純,有些人反而很壞。那時候我開始看鬼片,覺得驚悚刺激。不過看《人蛇大戰》的時候,我很氣憤:那些人怎么可以那么殘忍的把蛇搬上餐桌?在我眼里,復仇的巨蟒是個大英雄。
       后來開始學唯物論,就在我開始覺得自己一定會變成一個無神論者的時候,我看到韓寒的一段話,突然間,過去的一切涌入我的腦海,我覺得除我們居住的世界外還有一個世界,還有一些我們看不到的事物在我們周圍,以自己的模式活在另一個神奇世界。這段話是韓寒《一座城池》里說的“我從小就固執的認為,空間是固定的,而時間是抽象的。就是說,在一個固定的空間里,有不同的事物和我們分享著不同的時間。我們是不能彼此看見的。”
       有些現象,科學無法做出解釋,于是我們會轉向宗教的解釋。冥冥中,有一些神秘力量的存在。
       在中國,一種奇譎詭異,充滿浪漫神秘色彩的文化一直傳承下來。從《周易》到《搜神記》到《淮南子》再到《酉陽雜俎》.《西游記》,從陰陽家.風水師到奇門遁甲之術再到道教.佛教,人的好奇心,想象力得到滿足與拓展,宗教信仰也逐步建立。鬼故事是孩子們的精神寶庫。
       這依然是一個人.物.鬼.神.妖并存的世界,請用萬物皆有靈性的眼光看世界,保持內心的一份敬畏。
  •       看這本書本身是抱著一種看志怪小說的輕松心情取來一閱的。
      誰知道,越看,越放不下了。
      如果說,這本是志怪小說,未免是小瞧了它。
      
      那發生在遙遠的唐朝,各種各樣的融合文化和奇聞異事,也許就曾真切的發生過。
      雖然簡短,有些篇章也有傳說的感覺……但是依然還是覺得真實。
      相比六朝,相比宋代至清的一些,
      酉陽 可信度還是非常之高。
      雖然有些還不能解釋,但隨著時間的流逝,總會有一個真相的吧。
  •       收到豆丁網的郵件:
      豆丁由于接到上級部門通知,對小說、宗教、政治類文檔將進行屏蔽,你上傳的文檔《段成式_酉陽雜俎》涉及此類,暫不予以發布。如果您是該文檔的著作權人或者出版機構,請與豆丁機構合作部門聯系發布(機構合作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感謝您對豆丁網的支持!
  •       早到忘了什么時候看過這本書了,很吃力啊,得不停地查字典,翻其他參考書,很沒面子,故事挺有趣,五迷三道的,本來是計劃近期要買要看的,可是一翻竟然看過了,真的暈倒。里面有個飲血三升
  •       但最感興趣的,是里面那個貌似月球人的故事。而且還直接道出了月球是個丸形,而且是反射太陽光。月影是低洼地型造成的。
      最令人震驚的是,還說月球上有成千上萬的修理者。好像還說月球是合成的。難道是今天人們傳說的,月球其實是智能生命制造的么?真有月球人么?
      這一點今天還無法證明,但如果有一天證明確實有月球智能生命,那么,這本唐人的書是很早的記載了。
      還有那個樹林里的金背蛤蟆,看起來很像今天的飛碟的模樣。難道唐朝就有了第三類接觸么?
      總之,在唐朝那個文化和社會開放的時期,才會有這樣的非主旋律非政治正確的博物博文的奇書出現啊。
      
  •       很早前就聽聞這本書的大名。不止一次在各類小說類評論中出現過。一直沒有耐性閱讀。從買書到昨天,已經有三四個月了,昨天晚上終于讀完。
      一方面,唐文言距離如今已久,閱讀起來稍顯吃力。一方面,每篇故事都極具浪漫色彩,閱讀時心神往往為之所動。
      奇異的巧合,在段成式著書的約公元九世紀,日本處于平安時代,而那時也是妖魔年代。而同期的歐洲正處于“黑暗世紀”,妖巫之說也極為盛行。
      這仿佛不能統一的歸于人類奇異的想像力。為什么在這同一時代,不同文件區域會出現極為相似的內容。
      很有趣。
      
      
  •       by 李敬澤
      
      
       我在謝弗的《撒馬爾罕的金桃》中隱約看到《酉陽雜俎》,這部研究唐代外來文明的書燦爛、淫靡,書讀完了,如夜宴散了,慘淡的白晝降臨。
      (誰能把一部學術的書寫得燦爛、淫靡?)
       《酉陽雜俎》散落在《撒馬爾罕的金桃》的引文和腳注中,像一根細而長的金絲,在錦緞上閃爍不定。那時,在我的想象中,《酉陽雜俎》是一本秘密的書,它有一種魔鬼的性質,它無所不知,它收藏了所有黑暗、偏僻的知識。
       (我斷定,王小波肯定讀過《酉陽雜俎》,我甚至看見,在博爾赫斯的圖書館里,在月光伸不到的角落, 也有一本《酉陽雜俎》。)
       后來我得到了這本書,但那是鉛字橫排本,一種大眾的、工業的氣息損傷了它的魔力,這不是魔鬼的書,而是公司職員或公務員的書。所以,我的夢想之一就是擁有一部明版的《酉陽雜俎》,借著昏黃的燭光讀,同時風雨敲窗。
       (矯情而且腐朽。)
       于是,你就感到世界多么廣大深微,風中有無數秘密的、神奇的消息在暗自流傳,在人與物與天之間,什么事是曾經發生的?什么事是我們知道的或不知道的?
       比如,鹽的知識:
       昆吾陸鹽周十余里,無水,自生末鹽,月滿則如積雪,味甘;月虧則如薄霜,味苦;月盡則全盡。
       (我們在品嘗月光嗎?)
       比如,關于一種遙遠的樹:
       大食西南二千里有國,山谷間樹枝上,化生人首,如花,不解語。人借問,笑而已,頻笑輒落。
      (大食為古阿拉伯,西南兩千里應是非洲,如花的臉掛滿樹梢,他們在銀子一般的笑聲中飄落。)
      比如,關于老虎的死亡:
       虎初死,記其頭所藉處,候月黑夜掘之。深二尺當得物如琥珀,蓋虎目光淪入地所為也。
       (老虎絕望的目光凝固為物質,金黃、透明。)
       ——所有諸如此類的知識都透露了世界的某種不為人知的本質,這種本質在此時已經消散。
       魯迅讀過《酉陽雜俎》,他在《中國小說史略》中寫道:此書"或錄秘書,或敘異事,仙佛人鬼,以至動植,彌不畢載,以類相聚,有如類書。雖源或出于張華《博物志》,而在唐時,則猶獨創之作?
       (《故事新編》中那顆令人驚駭的人頭在古中國的夜空中飛翔,《酉陽雜俎》載:"晉朱桓有一婢,其頭夜飛。"那女子一定有飄逸的長發。)
       “類書”,一般的解釋是古代中國的“百科全書”。但兩者形式上或有相似,基本精神卻判然有別,百科全書意在"啟蒙",用理性對世界進行澄清、整理,而類書則匯集所有的奇談怪論和奇思妙想,所有的猜測、幻覺、傳言和胡說。百科全書是"正確"的,它已經照耀全世界,但是,正確的生活是貧瘠的生活,正如正確的頭腦是無趣的頭腦,類書所保存的世界仍在理性的背面浮動,容納人類千變萬化、無窮無盡的錯誤。
       (兩部著名的類書:《太平廣記》和《太平御覽》是由宋太宗倡議編纂的,我因此對該皇帝懷有敬意,他 對人類生活的復雜性有著寬闊明智的理解。)
       本雅明曾夢想撰寫一部全由引文構成的書,而類書正是引文之書。但編纂類書通常是浩大的集體工程,在官方組織下,一群飽學之士從所有的書中搜撿只言片語、零磚剩瓦,然后構筑一個所指渙散的宏大文本。
       而《酉陽雜俎》卻由一人獨自完成,他是段成式,生當殘陽如血的晚唐,當過秘書省校書郎,官至太常少卿,得以瀏覽浩瀚的皇家藏書,又因為迭任刺史,行萬里路,想必聽了無數奇聞異事、流言蜚語。那時,類書的概念尚未形成,他只是懷有一種荒唐的激情,在他的想象中,許許多多的古時圣賢、后世大儒和史學家,他們在共同撰寫一部大書,在這部書中闡述和描繪人類在白天、在陽光下的清醒生活,但是,他將在這部書的背面全面記錄人的黑夜,黑夜的美妙、迷狂、恐怖和神秘,人在黑夜里放縱的怪癖……
       (中國散文的這一脈,現代以來早已丟失殆盡,如今居然有人告誡你散文不能虛構,他們沒讀過《莊子》嗎?)
       所以,《酉陽雜俎》是黑夜之書。
       作為類書,《酉陽雜俎》并不純正,其中有大量個人創作的成分,即使是引文也經過了段成式的重述。一千多年前的夜里,這個人臥于榻上,他似乎沉于幽藍的水底,他透過蕩漾的水凝望星空,每當一顆流星劃過,他就翻身而起,匆匆寫下幾行字,然后把字條納入一個五彩斑斕的錦囊……
       (段成式有點像現代的網民。)
       然后,在2002年的一個夜晚,我看到另一個唐朝,唐朝背面的唐朝。
       ——一個狂熱、剛猛的詩歌愛好者在身上刺滿了白居易的詩篇和插圖:
       荊州街子葛清,勇不膚撓,自頸以下,遍刺白居易舍人詩。成式嘗于荊客陳至呼觀之,令其自解,背上亦能暗記。反手指其札處,至"不是此花偏愛菊",則有一人持杯臨菊叢。又"黃夾纈林寒有葉",則指一樹,樹上掛纈,纈窠鎖勝絕細。凡刻三十余首,體無完膚。
       (啥是“cool”啊,這就是了。)
       ——據說,地里的瓜是忌香氣的,因此一場巨大的瓜災發生了:
       鄭注大和初赴職河中,姬妾百余盡騎,香氣數里,逆于人鼻。是歲自京至河中所過路,瓜盡死,一蒂不獲。
       (瘋狂的香,瓜因窒息而死。)
       ——黃昏,一個女人被怪物吞噬了頭顱:
      柳氏露坐逐涼,有胡蜂繞其首面,柳氏以扇擊墮地,乃胡桃也。柳氏遽取玩之掌中,遂長,初如拳、如碗,驚顧之際,已如盤矣。曝然分為兩扇,空中輪轉,聲如分蜂,忽合于柳氏首。柳氏碎首,齒著于樹。
       ("齒著于樹"!想想吧,想想吧。)
      
  •       成書年代是一個神秘大發現時代,也就是李敬澤所言“撒馬爾罕的金桃”遍地栽的年代。東方的,西方的,大食的甚至還有月球的鬼怪異事無所不包,許多具有“學術”參考價值。
      
      建議大氣物理學家與研究“球狀閃電”的氣象武器專家關注這一條:
      柳氏露坐逐涼,有胡蜂繞其首面,柳氏以扇擊墮地,乃胡桃也。柳氏遽取玩之掌中,遂長,初如拳、如碗,驚顧之際,已如盤矣。曝然分為兩扇,空中輪轉,聲如分蜂,忽合于柳氏首。柳氏碎首,齒著于樹。
      
      刑偵專家應該開足馬力研究“狼筋”(郎巾)這一新型測謊議的具體構造與工作原理。
      
      考古學家與摸金校尉有福了,下面這一條訊息與你們的行業休戚相關:
      古冢西去莊十里,極高大,入松林二百步方至墓。墓側有碑,斷倒草中,字磨滅不可讀。初,旁掘數十丈,遇一石門,固以鐵汁,累日洋糞沃之方開。開時箭出如雨,射殺數人。眾懼欲出,某審無他,必機關耳,乃令投石其中。每投箭輒出,投十余石,箭不復發,因列炬而入。至開第二重門,有木人數十,張目運劍,又傷數人。眾以棒擊之,兵仗悉落。四壁各畫兵衛之像。南壁有大漆棺,懸以鐵索,其下金玉珠璣堆集。眾懼,未即掠之。棺兩角忽颯颯風起,有沙迸撲人面。須臾風甚,沙出如注,遂沒至膝,眾皆恐走。比出,門已塞。
      
      對“趕尸”與“神行太保”感興趣的朋友可能會喜歡“君受我料理,可倍行數百”的那則故事。
      
      大韓民國的國民可以狂歡了,貴國終于不再是虛無縹緲的傳說野史,這里為你們找到了言辭鑿鑿的記錄:
      大定初,有士人隨新羅使,風吹至一處,人皆長須,語與唐言通,號長須國。人物茂盛,棟宇衣冠,稍異中國,地曰扶桑洲。其署官品,有正長、戢波、目役,島邏等號。士人歷謁數處,其國皆敬之。忽一日,有車馬數十,言大王召客。行兩日方至三大城,甲士守門焉。使者導士人入伏謁,殿宇高敞,儀衛如王者。見士人拜伏,小起,乃拜士人為司風長,兼駙馬。其主甚美,有須數十根。
      蝦國是也。
      
      最寶貴的一個發現是,原來大唐也有灰姑娘,她叫葉限,比安徒生還早好幾百年呢。至今還活在廣西壯族朋友的口頭記憶里,叫《達倫和達架》。壯話中,達倫是最小的女兒,老閨女的意思,達架是孤女,特指死去的前妻的女兒。
      
  •       聽說最近有本書叫唐朝的黑夜, 不知道是否忽悠了一些人來看酉陽雜俎, 估計他們都會失望, 酉陽雜俎講故事的部分可能一半都不到, 段成式是一個雜家,酉陽雜俎是他的博物志, 真想看古代神秘事件的, 不如去看搜神記好咯.
  •       筆記小說看得多了,但是將筆記小說寫得這么神奇的還沒瞧見過幾個。
      我驚嘆他非人的想象力。
      
      老虎的眼珠可以凝成月光下的珍珠。
      
      枕邊的侍婢,她的頭顱可以在暗夜的長安自由飛翔。
      
      吳道子的地獄變,原來畫圣的救贖是如此的驚悚。
      
      我常常想象著段仙人的背影,背著錦繡行囊,走在唐末的官道上,看著帝國的落日,輕輕嘆息,然后沿途與樵夫,行客攀談,錄下一個個精彩的故事。
      
      從他的筆記小說中可以感受到盛唐的月光已經黯淡得只剩下煙云繚繞的回憶,余下沉沉暮氣,
      唐末的烽煙已經沖向了天空,
      他在靜謐地采折紫色睡蓮,遙望著世俗風景,
      遺下長長的書卷。
      
      美得最靜謐幽深的書——酉陽雜俎
  •        我要如何形容這寒冷,它就像是一枚疾病綁架了我的身體,我不得不在這個冬天里和它無恥的茍合在一起。
       我特別懼怕寒冷,因此一整個冬天都像是個病人一樣將自己裝進極厚的衣服里面。我非常的羨慕那些冬眠的動物啊,一覺醒來就是春天了,我每天睡覺前都要有這樣的幻想。遺憾的是每天早晨我仍然要從偉大的溫暖的被窩里面爬出來,去迎接那一個又一個卑鄙齷齪而又下賤的早晨。我痛恨冬天的早晨,很是痛恨,以至于我必須在這后面加一個表示程度的詞。
       就是在這樣的寒冷里,我讀完了《酉陽雜俎》,一部黑暗而奇特的筆記小說。唐朝的高干子弟段成式寫就了它,千年以后的我讀起來都能夠感覺到這個國家公務員的孤獨之處。段成式是名副其實的高干子弟,曾祖父段志玄是唐朝的開國功臣,在凌煙閣排名第十。而段成式的父親段文昌又歷任劍南、西川節度使,后升任宰相。母親也是唐憲宗時被刺殺的鐵腕宰相武元衡之女。這樣的世家背景讓段成式過得很滋潤,他對當官沒有什么興趣,是個徹頭徹尾的神秘主義者,喜歡搜集和編寫恐怖故事和八卦新聞之類的。如果生活在今天,絕對是大師級的網絡寫手。
       書里面呈現了一個你不曾熟悉的唐朝,那是獨獨屬于黑夜的唐朝。有人的腦袋在暗夜里飛翔,有人在傍晚的時候被一枚不斷膨脹的核桃給吞噬了。在一個叫昆吾的地方,月光是有味道的,月圓則甜,月缺則苦。有一棵樹上像花朵一樣開滿了人的腦袋,見到你就會哈哈大笑,然后全部掉到地上。還有可以測謊的狼巾,可以讓我們實現愿望的風貍杖。
       我躺在被窩里,窗外風雨交加。在千年以前的唐朝,也是在這樣的夜晚吧,百般無聊的段先生如何度過那沒有電視和電腦的漫漫長夜呢。我分明看到它就著昏暗的燈光在幾案上奮筆疾書,從屋子外面滲進來的風讓燈光飄搖,他的影子亦是動蕩不安。那時候的筆記小說還是上不了臺面的俗文學,因此我沒有辦法想到他和另外的鬼故事愛好者在寒夜里圍爐清談。因此他的孤獨總是會在我的閱讀過程中被漸漸放大,我以為這樣奇詭而豐富的想象行為只可能在孤獨的狀態下才能被完成。即使他本人并不是一個孤獨的人,就像我對飯飯的感覺一樣。“她想寫自己凍僵在雪地上,讀者卻看到一人好像舒服地躺在棉絮里(連岳)”。她為什么寫自己凍僵在雪地里呢?因為她冷啊。還有我喜歡的熱內導演,也是個想象力高手,奇特得很,像《黑店狂想曲》里面那些小發明,測試聲音那個,自殺裝置,還有分食人肉等等非常的詭異。給人黑色幽默的感覺,給人荒誕的感覺,完了之后我仍然覺得根源是孤獨。
       在孤獨里,我們度秒如年,然后我們發出哀嚎來。這哀嚎就是原始的想象力。
       有一天我聽蘇打綠的《小情歌》,我把歌詞聽成這樣了:
      
       你知道就算大雨讓這座城市顛倒
       我會給你懷抱
       受不了看見你背影來到
       寫下我度秒如年的哀嚎
      
  •        記不清誰說過王小波肯定讀過《酉陽雜俎》,有一天我翻開此書,發現自己只能附和這個斷言。并且,我相信在我所知道的當代作者里頭,至少四川那位似不寫詩不寫散文已久的鐘鳴,準也讀過。
       《酉陽雜俎》真是太好玩兒了。它寫討厭馥郁的瓜,被自京城到河中赴任的某人的百余姬妾的集體噴香熏得“盡死,一蒂不獲”;它寫一妒婦令人對家中妝容不錯的婢女“刻其眉,以青填之”,將“紋眉”此一現代身體產業項目的濫觴拉到了古中國;它寫“嶺南溪洞中,往往有飛頭者”,顯得《東成西就》里唯留首級在人間的那位段王爺流于粗鄙;它寫某地的鹽巴“月滿則如積雪,味甘;月虧則如薄霜,味苦”,“公然”挑戰了我們的味覺常識;它寫遠方長在深谷的樹“化生人首,如花,不解語。人借問,笑而已,頻笑輒落”,赫然一個“人面桃花”的詭異版;……“或錄秘書,或敘異事,仙佛人鬼,以至動植,彌不畢載,以類相聚,有如類書”,《中國小說史略》里,魯迅先生為《酉陽雜俎》辟了28篇內容中一篇的1/3強篇幅,而他的《鑄劍》中,不也有兩顆離了脖頸仍能活動自如,終于協力復仇、懲惡的神奇頭顱?
       臆想、猜測、幻覺、流言、傳說,《酉陽雜俎》是作者段成式樂此不疲的道聽途說和“胡”言“亂”語,它好玩,但好玩不是它的全部,它展開狂想之翮,筑起一個飛揚超踔、青春氣象之外的世界,一個因為兼雜了恐怖、奇詭和美妙倒也匹配于“大唐”的豐盛的世界,同時幽暗,斑斕,熠熠著。
       《酉陽雜俎》之風格特色,魯迅先生評得言簡意賅——“幽澀繁褥”。
       用書里那些小離奇、小偏僻、小荒唐、小駭人來消磨漫漫車途是個不錯的選擇,無需連貫閱讀盡可以信手翻之,“拈”到什么算什么,然后,借著某一則所導致的非理性及迷離眼神,難說就把窗外不遠處凌空越過的那架飛機化作了一只龐大的異獸,認定其有“尺木”,能升天。
      
       P.S.
       所謂“校點”,粗疏了。
  •       酉陽雜俎里的故事與其說詭秘,但是大部分,不如說是浪漫。譬如,名招潮蟹為寄劍,形象的表述非常確切,另一方面也很文雅,同時還有一分俠義之氣,聽來似乎平平淡淡,但是細思量還是非常有味道。
      
      寄劍同一篇,或者附近一篇,還寫了猷蠓,曰其大者能與虎相搏。雖明知其非,卻也不敢立即駁斥,焉知唐朝的螃蟹就只能如現在的一般大呢?
      
      這里所摘得,是里面最角落里最細微的片段,卻也被寫的如此有情趣,可見作者是非常浪漫的一個人。我想,浪漫,也是唐朝整個朝代的氣質之一吧。
  •       讀這本書,我第一次感覺到千年之前的古人跟自己的共鳴。要是段成式復生,我當引以為知己好友。
      
      段成式一生平淡安逸,是讀書人最理想最羨慕的生活狀態了吧;在這平淡安逸中,他津津有味地收集著各種詭秘的傳說,仿佛蠹魚悠然自得地暢游于書海,自得其樂。
      
      同時他又是認真的。有時候他記錄的是親身經歷,有時候是自己的觀察,有時候則是道聽途說,但凡是書中所記錄的故事,他并不以為虛妄。只是他懶得費那心思去一一考證,一一實驗。這正是書蟲的認真。
      
      作為書蟲,我們哪里有時間對書中的東西一一考證鑒定呢?頂多揀一兩樣有意思的來試試便罷,還是抓緊時間讀書要緊啊。
  •       參考天涯: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5/1/113489.shtml
      
      一、《酉陽雜俎》簡介
      
      唐代筆記小說集。撰者段成式(803~863)。唐代小說家、駢文家。字柯古。臨淄(今山東淄博東北)人。父文昌,官至宰相。段成式以蔭入官,為秘書省校書郎,累遷至吉州刺史,終太常少卿。所著以筆記小說集《酉陽雜俎》最著名。又與李商隱、溫庭筠均長于以四六體寫章奏等公文,因三人排行均為第十六,時號“三十六體”。也能詩,但無甚特色。《新唐書·藝文志》著錄段成式《廬陵官下記》2卷,已佚,《說郛》輯得佚文60余則。《全唐文》收其文16篇,《全唐詩》存其詩1卷及聯句多篇。
      《酉陽雜俎》,酉陽,即小酉山(在今湖南沅陵),相傳山下有石穴,中藏書千卷。秦時有人避亂隱居學習于此。梁元帝為湘東王時,鎮荊州,好聚書,賦有“訪酉陽之逸典”語。《新唐書·段成式傳》稱段成式“博學強記,多奇篇秘籍”,因而以家藏秘籍與酉陽逸典相比。其書內容又廣泛駁雜,故以《酉陽雜俎》為名。
      《酉陽雜俎》前集20卷共30篇,續集10卷共6篇。所記有仙佛鬼怪、人事以至動物、植物、酒食、寺廟等等,分類編錄,一部分內容屬志怪傳奇類,另一些記載各地與異域珍異之物,與晉張華《博物志》相類。其所記述,或采緝舊聞,或出自己撰,“多詭怪不經之談,荒渺無稽之物,而遺文秘籍,亦往往錯出其中,故論者雖病其浮夸,而不能不相征引”(《四庫全書總目》)。其中不少篇目頗為隱僻詭異,如記道術的叫《□史》,鈔佛書的叫《貝編》,述喪葬的叫《尸穸》,志怪異的叫《諾皋記》等等。續集中有《寺塔記》2卷,詳述長安諸佛寺的建筑、壁畫等情況,保存了許多珍貴史料,每為后代編長安史志者所取資。
      有《津逮秘書》、《學津討原》、《湖北先正遺書》、《四部叢刊》影印明刊本等,均為30卷。
      
      二、筆記:
      
      高祖少神勇。隋末,嘗以十二人破草賊號無端兒數萬,又龍門戰,盡一房[1]箭,中八十人。
      [1]一房,尤一函。[按此處可深入,即:一函箭究竟多少支?歷代有無變化?]
      
      太宗虬須,嘗戲張弓掛矢,好用四羽大笴[2],長常箭一膚[3],射洞門闔。
      [2]笴,音葛,箭。
      [3]膚,通扶,古代度量單位,并四指寬為一膚。[按此處可深入,以膚為單位源于何時?又如何起源?]
      此條似意為,唐太宗以胡須為弓弦射箭。
      
      
      骨利干國獻馬百疋,十疋尤駿。上為制名決波騟者,近后足有距[4],走歷門三限[5]不躓,上尤惜之。隋內庫有交臂玉猿,二臂相貫如連環。將表其轡。上后嘗騎與侍臣游,惡其飾,以鞭擊碎之(一曰文皇御制十駿名)。
      [4]距,雄雞爪子后面突出像腳趾的部分。此處借以指馬。
      [5]限即門檻。走歷三限,未知為門檻三倍于常,或是指連跨三道門檻。
      [按此處可深入,骨利干國為何國?]
      
      貞觀中,忽有白鵲構巢于寢殿前槐樹上。其巢合歡[6]如腰鼓,左右拜舞稱賀。上曰:“我嘗笑隋煬帝好祥瑞。瑞在得賢,此何足賀。”乃命毀其巢,鵲放于野外。
      [6]合歡指雙巢合一。
      
      則天初誕之夕,雌雉皆雊[7]。右手中指有黑毫,左旋如黑子,引之尺余。
      [7]雊,音購。雉雞叫。
      
      中宗景龍中,召學士賜獵,作吐陪行[8],前方后圓也。有二大雕,上仰望之。有放挫啼[9]曰:“臣能取之。”乃懸死鼠于鳶足,聯其目[10],放而釣焉。二雕果擊于鳶盤[11]。狡兔起前,上舉撾擊斃之。帝稱那庚[12],從臣皆呼萬歲。
      [按,此條難解。[8][9][10][11]可參此處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193614/ ]
      [12]那庚,唐代外來語,怎樣,如何。
      
      三月三日,賜侍臣細柳圈,言帶之免蠆毒[1]。
      [1]細柳圈:當代民俗學認定唐代風俗三月三日佩細柳圈謂可免蠆毒,依據主要即來自《酉陽雜俎》本條。《新唐書·文藝傳中·李適傳》說細柳圈避癘:“春幸棃園并渭水祓除,則賜細柳圈辟癘。”還有插柳之俗,乾隆山西《武鄉縣志》說,三月三日“士人取柳枝遍插墻壁間,謂之驅毒蝎”。俞平伯《與紹原論祓》亦論此風俗:“(五)以器具祓——這是想實實在在把不祥掃去,或者使它自然躲避。例如您所引《兢渡記》:“船底在水中,用白茅從首至尾,順拂一過。“”桃符能殺百鬼,乃禳災之具。”這都是實實在在用桃符白茅把不祥轟走。更有一種“厭勝”,乃是應用相生相克之理,使它自然不會作祟。其例證亦復繁多,茲隨便引一個:《酉陽雜俎》上說:‘三月三日賜侍臣細柳圈,云帶之免蠆毒。’細柳圈雖不能積極的把蠆毒驅走,而你如帶裹上,那它自然不會來找你了,這是一種消極的抵抗。”
      
      寒食日[1],賜侍臣帖彩球[2],繡草宣臺[3]。
      [1]寒食:寒食在清明前一日或二日。相傳春秋時晉文公負其功臣介之推。介憤而隱于綿山。文公悔悟,燒山逼令出仕,之推抱樹焚死。人民同情介之推的遭遇,相約于其忌日禁火冷食,以為悼念。以后相沿成俗,謂之寒食。按,《周禮·秋官·司烜氏》“中春以木鐸修火禁於國中”,則禁火為周的舊制。漢劉向《別錄》有“寒食蹋蹴”的記述,與介之推死事無關;晉陸翽《鄴中記》、《后漢書·周舉傳》等始附會為介之推事。寒食日有在春、在冬、在夏諸說,惟在春之說為后世所沿襲。南朝梁宗懔《荊楚歲時記》:“去冬節一百五日,即有疾風甚雨,謂之寒食。禁火三日,造餳大麥粥。”唐韓翃《寒食》詩:“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柳斜。”元仙村人《春日田園雜興》詩:“村村寒食近,插柳遍檐牙。”清吳蘭修《黃竹子傳》:“臨行,﹝竹子﹞執生手曰:‘此歸又罹虎口!若得了儂業債,則寒食梨花,求麥飯一盂、紙錢一束,上真孃墓一弔;薄命人死無恨耳!’”又,有的地區亦稱清明為寒食。明張煌言《舟次清明拈得青字》詩:“欲隱尚違慚介子,年年寒食臥江汀。”清富察敦崇《燕京歲時記·清明》:“清明即寒食,又曰禁煙節。古人最重之,今人不為節,但兒童戴柳祭掃墳塋而已。”郁達夫《釣臺的春晝》:“繞了一個大彎,趕到故鄉,卻正好還在清明寒食的節前。”參閱《太平御覽》卷三十、宋洪邁 《容齋三筆·介推寒食》、清袁枚《隨園隨筆·寒食不必清明》。
      [2]帖彩球:唐代蹴鞠所用的球多用牛皮縫成,內實絨綿之類,亦有用布絨為球皮者,寒食時,人們往往把球裝飾得更加五彩繽紛,或貼上形色,或繡上花案,并且相互贈送。在朝廷,由少府中尚署負責制作球,寒食節進上,《新唐書?百官志》就有“寒食、獻球”的記載;而皇家也每年保留著寒食日賜侍臣帖彩球的習俗。在民間,人們各持彩球、百花玩耍,形成一種節日標志。
      [3]繡草宣臺:??????????????????
      
      立春日,賜侍臣彩花樹[1]。
      [1]彩花樹:剪彩紙為花。紙花掛于真樹或假樹不詳。唐.劉憲《奉和立春日內出彩花樹應制》:“禁苑韶年此日歸,東郊道上轉青旂。柳色梅芳何處所,風前雪里覓芳菲。開冰池內魚新躍,剪彩花間燕始飛。欲識王游布陽氣,為觀天藻競春暉。”
      
      臘日,賜北門學士口脂[1],蠟脂[2],盛以碧鏤牙筒[3]。
      [1]
      [2]
      [3]
      
      玄宗,禁中嘗稱阿瞞,亦稱鴉。壽安公主,曹野那姬所生也。以其九月而誕,遂不出降[13]。常令衣道服,主香火。小字蟲娘,上呼為師娘。為太上皇時,代宗起居,上曰:“汝在東宮,甚有令名。”因指壽安,“蟲娘為鴉女,汝后與一名號。”及代宗在靈武,遂令蘇澄尚之,封壽安焉。
      [13]出降,皇帝女兒出嫁曰出降。《新唐書》卷八十三《諸帝公主傳·壽安公主》:“壽安公主,曹野那姬所生。孕九月而育,帝惡之,詔衣羽人服。代宗以廣平王入謁,帝字呼主曰:‘蟲娘,汝後可與名。’王在靈州,請封,下嫁蘇發。”《唐會要》卷六《公主》記玄宗三十女,“壽安,降蘇發。”《酉陽雜俎》作蘇澄,誤。(羅寧《<廬陵官下記>輯考》)
      
      安祿山恩寵莫比,錫赍無數。其所賜品目有:桑落酒[14]闊尾羊[15]窟利[16],馬酪,音聲人兩部[17],音聲人兩部[18]、野豬鲊[19]、鯽魚并鱠手刀子[20]、清酒[21],大錦[22],蘇造真符寶輿[23],余甘煎[24],遼澤野雞[25],五術湯[26],金石凌湯一劑[27]及藥童昔賢子就宅煎[28],蒸梨[29],金平脫犀頭匙箸[30],金銀平脫隔餛飩盤[31],金花獅子瓶[32],平脫著足疊子[33],熟線綾接靴[33],金大腦盤[34],銀平脫破觚[35],八角花烏屏風[36],銀鑿鏤鐵鎖[37],帖白(一曰花)檀香床[38],綠白平細背席[39],繡鵝毛氈兼令瑤令光就宅張設[40],金鸞紫羅緋羅立馬寶[41],雞袍[42],龍須夾帖[43],八斗金渡銀酒甕銀瓶平脫掏魁織錦筐[44],銀笊籬[45],銀平脫食臺盤[46],油畫食藏[47],又貴妃賜祿山金平脫裝具玉合[48],金平脫鐵面碗[49]。
      [按,此條名物難考,該書斷句訛誤實多。上引為該書版本]
      [14]該書原文“桑落酒闊尾羊窟利”可能實為三物(或有羊窟利)。桑落酒,我國傳統的歷史名酒,產于永濟市。永濟古稱“河東”“阿中”“蒲州”。據文獻記載:“北魏,河東郡多流離,謂之徙民。民有姓劉名白墮者,宿擅工釀,采挹河流,釀成芳酎,懸食同枯枝之年,排干桑落之辰,故酒得其名,最佳酌矣。”距今已有1600年的歷史。但當時桑落酒還不是蒸餾酒。宋代曾列入御酒。南宋文學家朱弁在《曲洧舊聞》記述:“內中供御酒,蓋用蒲州酒法也。太祖微時至蒲,飲其酒而甘,喜之。即位后,令蒲州進釀酒方,至今不改。”明代,其酒廣為傳頌,隆慶年間(1570年),馮時化曾將此酒錄于《酒史》里:“桑落酒,河中桑落坊有井,每至桑落時,取其寒暄所得,以井水釀酒甚佳。庾信詩曰:‘蒲城桑落酒’是也。”在當時曾流傳“不晨張弓挾刀,唯晨白墮春醪”’的歌謠,其典故是,由于河中流白墮釀的美酒,朝貴們不遠千里相購,稱該酒為“鶴觴”。這種傳統名酒制法,到明末清初時就失傳了。(引自百度百科)
      [15]闊尾羊,產于東亞。中古時代作家曾謂埃第亞伯(Ethiopia)闊尾羊,亦見於阿剌伯,與波斯之Kerman,以及東非諸部。Aelian,de Animal.nat《動物之自然分布》卷四頁32,曾述及印度人之羊云:“其羊之尾,垂下至足……牧人割開牡羊之尾,取其流脂,然後縫之,絕無見出刀痕遺跡。”見McCiandle,Ancient India as Descrivbed by Ktesias.《Ktesias所記之古印度》)頁38.Heroduts之書(卷三頁113)曾述及阿剌伯之長尾羊。彼又述及另有闊尾羊者,其尾成四方形,[《東西洋考》卷十四(逸事考)引唐代之《方國志》云:“大食國,出胡羊(高三尺馀,其尾如扇,每歲春月割取臘,再縫合之,不取則脹死,見《方國志》。按大食有大尾羊,細毛薄皮,尾上旁廣重一二十斤,行則以車載之,《唐書》謂之靈羊。”]參照Marco Polo《馬可波羅游記》)卷一頁99;Yule's Marco Polo (玉耳注《馬可波羅游記》)卷一頁101;以及Leo Africanus,Historie of Africa(《非洲史》)卷三頁945(Hakl. Soc.輯版),并謂曾於埃及見一牡羊,其尾重八十磅!"(《諸蕃志注補》,第234頁)對於此羊,《職方外紀》卷之三"利末亞總說"有載:"又產一異羊,甚鉅,一尾便得數十斤,味最美."《酉陽雜俎》前集卷十六:"康居出大尾羊,尾上旁廣,重十斤."明嚴從簡《殊域周咨錄》,卷九忽魯謨斯:"靈羊,尾大者重二十馀斤,行則以車載尾."(以上說明引自網絡,我沒能看完)
      [16]窟利,不知何物。《朝野僉載》載:“唐天后中,尚食奉御張恩恭,進牛窟利上蚰蜒,大如箸。天后以玉合貯之,召思恭示曰:‘昨窟利上有此,極是毒物。近有雞食烏百足蟲忽死,開腹,中有蚰蜒一抄,諸蟲并盡,此物不化。朕昨日以來意惡不能食。’”則窟利似應為牛身上產生的某種東西,如果確實如此,那么產于羊則可稱“羊窟利”,產于闊尾羊則可稱為“闊尾羊窟利”。暫莫能知。按《朝野僉載》此條從網上找到,斷句亦錯,“尚食奉御張恩恭進牛窟利上蚰蜒大如箸”應斷為“尚食奉御張恩恭進牛窟利,上蚰蜒大如箸”,意為張恩恭獻的牛窟利上有筷子那么大的一條蚰蜒。
      (待續)
  •       能考驗校點者功力的,莫過箋注。但是這并不是說白文本就可以胡來,雖然看不懂可能是讀者水平問題,但是造成了歧義和誤解的錯誤太明顯,沒法看不出來。
      《酉陽雜俎》一書,叫好不叫座,歷來好評如潮,但偏偏看不見近人箋注校注本,連較好的白文本都難數數見。齊魯書社這個版本,裝幀排版印刷都還不錯,但是隨便翻翻,還是發現一些錯誤。
      1頁,“高祖少神勇。隋末,嘗以十二人破草賊號無端兒數萬,又龍門戰,盡一房箭,中八十人。”“太宗虬須,嘗戲張弓掛矢,好用四羽大笴,長常箭一膚,射洞門闔。”“上嘗觀漁于西宮,見魚躍焉。問其故,漁者曰:‘此當乳也。’于是中網而止。”本為三條,該書合三為一。
      1頁,“骨利干國獻馬百匹”與“隋內庫有交臂玉猿”實為一條,該書分為二,“隋內庫有交臂玉猿”句“將表其轡”因不知所云。
      85頁,“南陽縣民蘇調女”條,斷為“南陽縣民蘇調女,死三年,自開棺還家,言冥將吏畏。赤小豆、黃豆,死有持此二豆一石者,無復作苦。”應為“南陽縣民蘇調女,死三年,自開棺還家,言:冥將吏畏赤小豆、黃豆,死有持此二豆一石者,無復作苦。”隨后即有“又言”句,不知點校者為何犯如此明顯的錯誤。
      118頁,“擁劍一螯極小以大者斗小者食”斷為“擁劍,一螯,極小,以大者斗,小者食。”句意不可解。應為“擁劍,一螯極小,以大者斗,小者食。”真“夔一足”之誤也。
      (陸續)
  •       比如,關于鹽的知識:
      “昆吾陸鹽周十余里,無水,自生末鹽,月滿則如積雪,味甘;月虧則如薄霜,味苦;月盡則全盡。”
      (李敬澤按:我們在品嘗月光嗎?)
      
      比如,關于一種遙遠的樹:
      “大食西南二千里有國,山谷間樹枝上,化生人首,如花,不解語。人借問,笑而已,頻笑輒落。”
      (按:大食為古阿拉伯,西南兩千里應是非洲,如花的臉掛滿樹梢,他們在銀子一般的笑聲中飄落。)
      
      比如,關于老虎的死亡:
      “虎初死,記其頭所藉處,候月黑夜掘之。深二尺當得物如琥珀,蓋虎目光淪入地所為也。”
      (按:老虎絕望的目光凝固為物質,金黃、透明。)
      
      比如,唐朝背面的唐朝,也就是《酉陽雜俎》作者段成式的唐朝:
      ——一個狂熱的白居易詩歌愛好者:
      “荊州街子葛清,永不膚撓,自頸以下,遍刺白居易舍人詩。成式嘗與荊客陳至呼觀之,令其自解,背上亦能暗記。凡手指其札處,至‘不是此花偏愛菊’,則有一人持杯臨菊叢。又‘黃夾纈林寒有葉’,則指一樹,樹上掛纈,纈窠鎖勝絕細。凡刻三十余首,體無完膚。”
      
      ——一場突如其來的巨大瓜災,瘋狂的香,瓜因窒息而死:
      “鄭注大和初赴職河中,姬妾擺余盡騎,香氣數里,逆于人鼻。是歲自京至河中所過路,瓜盡死,一蒂不獲。”
      
      * 魯迅于《中國小說史略》評《酉陽雜俎》云:
      此書“或錄秘書,或敘異事,仙佛人鬼,以致動植,彌不畢載,以類相聚,有如類書。雖源或出于張華《博物志》,而在唐時,則猶獨創之作。”
      
      石墻/http://blog.sina.com.cn/u/1492534280
  •       我本人不是中文專業,但是愛看各種筆記雜記,且特愛看聊齋。半本鑄雪齋抄本聊齋基本上成就了我近體古文的功底(就因為那個版本沒任何注釋)。偶然翻到 這么一本可以說記載了中國古代小說源流集成的東西,當然是大喜過望。終于領悟到一個情節橋段的形成是多么的不容易,同時也為我們古人們的想象力擊節贊嘆。有空翻翻吧,特別是愛聊齋的人,看看有多少源流相同的,可真有意思。
  •     這個牛X,現如今禁唐朝小說~
  •     寫得不錯,方才看完此書。真乃奇才。古人真心碉堡
  •     酉陽雜俎 跟魔幻現實注意有聯系嗎
  •     這本書相當駁雜啊。我覺得講刺青文化的很有趣
  •     寫的真好,讓人想讀這本書。
  •     (兩部著名的類書:《太平廣記》和《太平御覽》是由宋太宗倡議編纂的,我因此對該皇帝懷有敬意,他 對人類生活的復雜性有著寬闊明智的理解。)
    這話有黃仁宇老師的味道。
  •     最后一個故事太可怕。。。。。
  •     開頭寫的什么亂玩意。。
  •     蝦國那個最有愛了
  •     那個是日本吧,扶桑州……蝦夷人。新羅使節倒是常有的事情
  •     很有趣。我看到里面還有講唐代刺青文化的。
  •     我完全同意,他是我們八卦幫的開山祖師爺,我到處尋找這本書,可哪都缺貨, 莫非全國人民都發現了他的好,開始搶他了?不要啊,我很早就知道他了,拜托,讓我買到酉陽雜俎吧。
  •     嘿嘿嘿 給你個鏈接
    我就買的這個: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5633944409
  •     已經開始箋注啦?
    尤其是古人那些名物考,很見功力哦。佩服佩服。
    恰巧此書剛剛買來,也在瞎翻。待發現問題,也來討教則個啦。
  •     太好了,一起讀吧,多交流討論。小學太難,一個人搞不起來。
    上面的筆記其實也敷衍了事,例如第一條,我還想搞清唐代的“一房”箭到底是多少支,但是無論如何找不到資料。
    再看玉格、貝編、境異等章,有大量名物、風土內容,更是不知所云、也不知從何下手!國內好像也沒有關于名物方面的辭典、百科,我只搜到揚之水有一本《古詩名物新證》,估計幫助也不會很大。
  •     老呂太強悍了!!!
  •     從網上找到的資料:
    這里的“一房”跟你住的房子沒嘛關系,指的是“一函”,也就是裝箭的匣子,按照唐時作戰用箭的裝法,一匣子箭為一百支。
    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5/1/113489.shtml
    以上是天涯的一個帖子,相當不錯,推薦給樓主。應該有所幫助。
  •     啊,非常感謝!!!
  •     現在市場上只有這個版本...
  •     太平廣記上也摘選了朝野僉載的那一條,認為窟利是肉干
  •     謝謝。后來在一本講中國傳統飲食的書上找到了解釋.
  •     這時還作讀書筆記啊
  •     自己做釋,是個大工程,慢慢來吧。
  •     來坐組友的沙發:)
  •     哈哈,我坐板凳對談!
  •     還是你讀的精,逐字逐句.我是好讀書不求甚解.
  •     看來你斷句和我差不多呀,贊一個。
  •     奇文共欣賞,疑義相與析.
  •     菠蘿你也在看這書?
  •     這里也有故人呵呵,贊一把!
  •     最近魏風華出了白話本,叫唐朝的黑夜,雖然不完美,但總算是有人開始嘗試了。
  •     要為呂老師呱唧呱唧,既然陸了就請續下去吧
  •     其實是續過一段的啊,Daneestone老師!!http://www.douban.com/note/150578877/
  •     是簡體字還是繁體字的?
  •     簡
  •     謝謝 本來想買的,可是樓上說是簡體 就算了~
  •     呃,窮逼下載的電子版。
  •     大食應該是波斯。今伊朗。
  •     在哪里下載
  •     ……比聊齋難多了
  •       從魏晉以來的小說,如搜神記就已經蔚為大觀了
 

250萬本中文圖書簡介、評論、評分,PDF格式免費下載。 第一圖書網 手機版

第一圖書網(tushu007.com) @ 2017

全年永久头数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