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人與人之間不平等的起因和基礎

出版時間:2007-3  出版社:商務印書館  作者:[法]盧梭  頁數:178  譯者:李平漚  
Tag標簽:無  

內容概要

  本書是1753年盧梭應法國第戎科學院的征文而寫的論文。在性質上,這是一部闡發政治思想的著作,其重要性僅次于1762年盧梭的《社會契約論》;而在思想體系上,本書可視為《社會契約論》的基礎和緒論。  盧梭是18世紀法國資產階級民主主義者,他比他同時代的、代表資產階級利益的百科全書派人物,更富有激進性。恩格斯曾在《反杜林論》中指出盧梭此書和狄德羅的《拉摩的侄兒》同是18世紀中辯證法的杰作。當盧梭同時代的一些哲學家把人類的進步設想為一個不斷上升的過程時,盧梭卻已經發現人類歷史發展本身所具有的兩面性(進步與落后)和所包含的內在矛盾。他認為貧困和奴役:,亦即人與人之間的不平等的產生是隨著私有制而來的,是建立在私有制確立的唯一基礎上的。人在未開化的自然狀態中,本來是平等的;可是當人們力求生活完善化,爭取科學技術和文化發展時,人類則既在進步,又在退步,因為文明向前進一步,不平等也就向前進一步。到了專制暴君統治之下,不平等就發展到極端,到達頂點;這個頂點同時就將成為轉向新的平等的起因和基礎。這種新的平等,按照盧梭的看法,是更高級的、基于社會公約的平等。這些思想是可貴的。但盧梭的這些可貴的民主思想和辯證思想始終是與他的唯心主義觀點和形而上學的思想方法結合在一起的。本書的寫作,就是他隱避森林深處沉思默想之所得。  本書1755年出版后,很快就有了兩種德文譯本。1756年和1761年又有了兩種英文譯本。1770年有了俄文譯本。在我國,直到解放以后才有了兩種譯本。一是1957年吳緒譯,三聯書店出版,自1959年改由本館出版的本子。這個本子是根據1915年英國劍橋大學出版的《盧梭政治著作集》譯出。另一是1958年李常山譯,東林校,法律出版社出版的本子,譯名為《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這個本子是根據法國巴黎社會出版社1954年出版的勒賽克爾評注的版本譯出,其中除了評注以外,還收有勒賽克爾所撰《讓-雅克·盧梭》一文,對盧梭的生平、著作和思想有較詳細的介紹。1962年,我館商得法律出版社的同意,借用該社原紙型予以重印發行,并于1982年收入《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由于李常山譯本因故不再出版,我們特約請李平漚先生重譯此書。  李平漚譯本是根據巴黎伽里瑪出版社1985年本譯出,書名按照法文原名譯作“論人與人之間不平等的起因和基礎”,正文后面附有盧梭針對伏爾泰、費羅波里斯和一位博物學家對他這本書的批評所作的回答。

作者簡介

作者:(法)盧梭 譯者:李平漚盧梭是18世紀法國資產階級民主主義者,他比他同時代的、代表資產階級利益的百科全書派人物,更富有激進性。恩格斯曾在《反杜林論》中指出盧梭此書和狄德羅的《拉摩的侄兒》同是18世紀中辯證法的杰作。當盧梭同時代的一些哲學家把人類的進步設想為一個不斷上升的過程時,盧梭卻已經發現人類歷史發展本身所具有的兩面性(進步與落后)和所包含的內在矛盾。他認為貧困和奴役:,亦即人與人之間的不平等的產生是隨著私有制而來的,是建立在私有制確立的唯一基礎上的。人在未開化的自然狀態中,本來是平等的;可是當人們力求生活完善化,爭取科學技術和文化發展時,人類則既在進步,又在退步,因為文明向前進一步,不平等也就向前進一步。到了專制暴君統治之下,不平等就發展到極端,到達頂點;這個頂點同時就將成為轉向新的平等的起因和基礎。這種新的平等,按照盧梭的看法,是更高級的、基于社會公約的平等。這些思想是可貴的。但盧梭的這些可貴的民主思想和辯證思想始終是與他的唯心主義觀點和形而上學的思想方法結合在一起的。本書的寫作,就是他隱避森林深處沉思默想之所得。

書籍目錄

譯者前言  一、論文的由來  二、論文的寫法和全文的布局與要點  三、他為什么要改動第戎科學院的征文題目封頁題詞獻詞序言關于注釋的說明第戎科學院的征文題目小引第一部分第二部分注釋附錄  一、給伏爾泰的回信  二、讓-雅克·盧梭答費羅波里斯先生書  三、答一位博物學家的駁難后記

章節摘錄

前言  這一禍患的產生,首先起因于人與人之間的不平等。  盧梭《答斯坦尼斯拉斯·勒辛斯基的駁難》(1751年9月)  盧梭的《論人與人之間不平等的起因和基礎》簡稱為《論不平等》或第二篇論文。這篇論文所表述的論點,是盧梭政治思想體系中的重要一環。1762年1月12日,他在致法國國家圖書總監馬爾澤爾布的信中說,他的“三部主要著作,即第一篇論文和關于不平等現象的論文及關于教育的論著……是不可分開的”。這篇與《論科學與藝術》及《愛彌兒》“應合起來成為一部完整的著作”的論文,是因何而作的?它包含有哪些重要內容和值得深入探討的問題?譯者謹就管見所及,略陳幾點如下:  一、論文的由來  1750年,盧梭的獲獎應征論文《論科學與藝術》一發表,便引發了一場持續一年多的大論戰。1752年4月,他在為回答一個名叫夏爾·波爾德對他的批評而寫的文章的結尾說他對論戰已“感到厭倦,決定從此擱筆,不再為這場曠日持久的爭論執筆撰文”。然而,使盧梭感到驚異的是,正當圍繞著《論科學與藝術》的論戰開始平息之際,這個夏爾·波爾德于1753年9月又發表了一本題為《再論科學與藝術帶來的好處》的小冊子,猛烈攻擊盧梭。這一次,盧梭決定改變戰術,不與論敵一個一個地打筆仗,而要把他的論點加以整理,做一個全面的陳述和總的答復,因為他發現,在與論敵筆戰的過程中,他的思路愈來愈開闊,觸及的問題遠遠超過了科學與藝術的范圍。于是,他寫信告訴他的朋友克雷基夫人說:他將不再理睬波爾德,而要“另尋機會”詳細闡發他的思想。  真是天遂人愿,這個機會不久就到來了。1753年11月,第戎科學院在《法蘭西信使報》上刊登了一則有獎征文啟事。啟事的全文如下:  1753年的精神獎是一枚價值三十皮斯托爾的金質獎章。征文的題目是:人與人之間不平等的起因是什么;這一現象是否為自然法所容許?  誰能最好地解答這個問題,誰就將獲得這枚獎章。文章可以用法文寫,也可以用拉丁文寫;文章的長度,以宣讀起來不超過三刻鐘為限。文章可免費郵寄,在4月1日征文截止日期前寄交第戎老市街科學院秘書佩蒂先生收。  盧梭看到這則征文啟事提出的題目,又驚又喜。他當時的心情,在他的《懺悔錄》中記述甚詳:  我記得,第戎科學院公布了一則以“論人與人之間不平等的起因”為題的征文啟事。這個大題目使我深感震驚。我沒有料到這個科學院竟敢提出這么一個題目;好嘛,它既然有膽量提,我就有膽量寫;于是我就著手寫了。  為了能靜下心來從容思考這個重大的題目,我到圣熱爾曼去小住了七八天。……我每天走進樹林深處;我在林中尋找,而且終于找到了遠古時候的情景。我奮筆疾書,描述當初真正的史實。我要駁斥人們胡言亂語的謊言;我要如實展現人原本的天性,充分揭露使人的天性大變其樣的時代和事物演變的過程……以便使人們看到在所謂人的完善化的過程中所遭受的苦難的真正原因。我的靈魂被這種高潔的沉思所振奮,竟至上升到了神明的境界。……這樣沉思的結果,遂產生了《論不平等》這篇論文。  關于這篇論文評選的結果,盧梭在《懺悔錄》中是這樣寫的:  我早就料到它不會贏得獎品,因為我知道各個科學院的獎品不是為按照我這樣的文筆和內容寫的論文設置的。  事情果然不出盧梭的預料。第戎科學院對參賽論文評選的結果,把獎章發給了一個名叫塔貝爾的神甫。塔貝爾神甫用圣保羅說的“世上的一切都出自上帝的安排”這句話作為他的論文的篇首題詞。從這個題詞出發,他認為“不平等”這個現象是出自上天的意志,是對人的罪惡和欲念的一種懲罰。盧梭的論文落選的原因,表面上是說他的文章寫得太長,“宣讀起來超過了規定的三刻鐘的時間限制,”但真正的原因,是那些認為私有財產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院士們覺得他的文章具有很大的顛覆性,所以沒有投他的票。  ……

編輯推薦

《論人與人之間不平等的起因和基礎》1755年出版后,很快就有了兩種德文譯本。1756年和1761年又有了兩種英文譯本。1770年有了俄文譯本。在我國,直到解放以后才有了兩種譯本。一是1957年吳緒譯,三聯書店出版,自1959年改由本館出版的本子。這個本子是根據1915年英國劍橋大學出版的《盧梭政治著作集》譯出。另一是1958年李常山譯,東林校,法律出版社出版的本子,譯名為《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這個本子是根據法國巴黎社會出版社1954年出版的勒賽克爾評注的版本譯出,其中除了評注以外,還收有勒賽克爾所撰《讓-雅克·盧梭》一文,對盧梭的生平、著作和思想有較詳細的介紹。1962年,我館商得法律出版社的同意,借用該社原紙型予以重印發行,并于1982年收入《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由于李常山譯本因故不再出版,我們特約請李平漚先生重譯此書。  李平漚譯本是根據巴黎伽里瑪出版社1985年本譯出,書名按照法文原名譯作“論人與人之間不平等的起因和基礎”,正文后面附有盧梭針對伏爾泰、費羅波里斯和一位博物學家對他這本書的批評所作的回答。

圖書封面

圖書標簽Tags

評論、評分、閱讀與下載



    論人與人之間不平等的起因和基礎 PDF格式下載



用戶評論 (總計49條)

 
 

  •     這本盧梭的書,振聾發聵,闡明了人與人之間的不平等性。筆鋒犀利,語言精練。只是這本書不是李常山的老譯本,而是你李平漚的新譯本。書的紙張不是很好,但是印刷質量不錯。卓越還是從廣州給我調的貨,這次購物還是挺愉快的。
  •     盜版書,真是傷心,逼人去當當買書看
  •     了解閱讀盧梭的經典作品
  •     印刷,裝訂都沒問題。
  •     很好,物流也很給力,商務印書館的書就是不一樣,很喜歡
  •     盧梭的另一代表作,翻譯還行。
  •     好書不錯,好好研究下
  •     我一直以為世界名著都是艱澀難懂的,尤其是涉及到社會、政治、人類這種重大命題的時候,總會有很多理論性的內容,但是這部作品簡直就是一位健談的老朋友在和你侃侃而談,發表他對人類社會的看法。很有意思。
  •     速度快,質量好。很好!
  •     商務印書館才能做出的好書
  •     印刷很好,內容很值得一看。
  •     一本小冊子,看看普及一下公民常識
  •     內容不錯,紙質不好,連續買的幾本商務印書館的書的紙質或印刷質量都出現了問題。
  •     很好的書,有啟發。
  •     大家著作
  •     內容經典,需要細讀。
  •     盧梭的書值得看
  •     論人與人之間
  •     書不錯,喜歡的同學趕緊下手啊!
  •     盧梭的重要理論著作啊
  •     還是喜歡商務印書館的這個版本
  •       和當時的很多啟蒙思想家一樣,盧梭也進行了關于人類社會起源的思考,并且,我確實覺得盧梭關于這方面的思維是我最認同的,比孟德斯鳩的畏懼論更加油說服力。并且,本書對人類文明的發源的討論,值得人們的深思。正因為文明的發展,才導致了差別,有了差別才有了比較,有了比較才有不平等。而現實生活中的不平等,大多數都只是我們內心和社會強加的,為何不讓內心開闊一點,讓自己變得快樂一點呢?
  •       Content-Type: text/x-zim-wiki
      Wiki-Format: zim 0.4
      Creation-Date: 2014-02-25T08:43:44+08:00
      
      基于文本的閱讀,若嫌冗長,可以跳過引用部分(引用部分均標記明顯)。
      
      ====== 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 ======
      Created Tuesday 25 February 2014
      
      盧梭這篇論文是對第戎科學院征文的投稿。第戎科學院征文題目是“人類不平等的起源是什么?人類的不平等是否為自然法所認可?”
      
      === 盧梭對自然法的理解 ===
      在《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一文的序中(很抱歉,在網上找的電子版沒有譯本信息,但在Gutenberg EBook 里的英文版本里并沒有序),盧梭闡述了羅馬的法學家和現代的法學家對自然法的兩種理解:
       “羅馬的法學家們竟使人類和其他一切動物都毫無區別地服從于同一的自然法,因為,他們寧可把自然法則這一名詞,理解為自然加于其自身的法則,而不是自然所規定的法則。”
       “現代的法學家們則把法則這一名詞,只理解為對具有靈性的存在物,也就是說對具有智慧和自由意志,而且在他與其他存在物的關系中最被重視的那種存在物所制定的一種規則,因此他們認為自然法的適用范圍,只限于唯一賦有理性的動物,也就是說只限于人。”
      
      盧梭認為這兩種理解的區別在于,羅馬的法學家遵從的是真正的自然法則,適用于所有的生物,而現代法學家的自然法則只適用于人類自身,是人為構建的:
       “這些定義(指現代法學家的定義)是從許多并非人類天然具有的知識中引伸出來的,而是從人類只在脫離了自然狀態以后才能考慮到的實際利益中引伸出來的。人們往往先尋求一些為了公共利益,最適于人們彼此協議共同遵守的規則,然后把這些規則綜和起來,便稱之為自然法;他們的唯一根據就是那些規則通過普遍的實踐可能使人得到好處。”
      
      盧梭心中的自然法是從“自然的直接聲音”中表達出來的:
       “它不僅需要受它約束的人能夠自覺地服從它,才能成為法則,而且還必須是由自然的聲音中直接表達出來的,才能成為自然的法則。”
      也就是說,盧梭所認為的自然法是不摻雜人類本身的理解和建構的,是“先在的”,是“自然的本意”,是先于人類理性存在的。
      那么盧梭認為“自然法則”或者說“自然的本意”是怎樣的呢?
      
      
      === 盧梭的“自然的本意” ===
      盧梭認為在人類擁有理性思考能力之前的自然狀態下,自然賦予每個人應當遵守的法則有兩個:
       “我相信在這里可以看出兩個先于理性而存在的原理:一個原理使我們熱烈地關切我們的幸福和我們自己的保存;另一個原理使我們在看到任何有感覺的生物、主要是我們的同類遭受滅亡或痛苦的時候,會感到一種天然的憎惡。”
      
      也就是自我保護和普遍的同情心(普遍的,指對整個人類不加區別的同情,要與特殊的同情心相區別)。盧梭說:
       “在未使人成為人以前,決沒有必要使人成為哲學家。一個人并非僅僅由于他接受了后天的智慧的教訓,才對別人盡他應盡的義務;而是,只要他不抗拒憐憫心的自然沖動,他不但永遠不會加害于人,甚至也不會加害于其他任何有感覺的生物,除非在正當的情況下,當他自身的保存受到威脅時,才不得不先愛護自己。”
      
      盧梭認為現代法學家對自然法的定義都是形而上學的,必須要有一定的理性訓練才能獲知:
       “他們都認為若不是一個很大的推理家和一個思想深邃的形而上學家,就不可能理解自然法,因而也不可能遵守自然法。這正是說,人類為了建立社會一定是使用了智慧的,這種智慧,即使在社會狀態里,也是經過很多的艱難才能得到發展,而且只是極少數的人所能獲得的。”
      
      而他認為自己所給定的兩個自然法則,”自我保護和普遍的同情心“不需要所謂的理性,是像一般的動物一樣,憑借自然的本能就能夠獲知的。
       “這樣看來,在未使人成為人以前,決沒有必要使人成為哲學家。一個人并非僅僅由于他接受了后天的智慧的教訓,才對別人盡他應盡的義務;而是,只要他不抗拒憐憫心的自然沖動,他不但永遠不會加害于人,甚至也不會加害于其他任何有感覺的生物,除非在正當的情況下,當他自身的保存受到威脅時,才不得不先愛護自己。用這個方法,我們也可以結束關于禽獸是否也屬于自然法范圍這一久已存在的問題的爭論;因為很明顯,禽獸沒有智慧和自由意志,它們是不能認識這個法則的。但是,因為它們也具有天賦的感性,在某些方面,也和我們所具有的天性一樣,所以我們認為它們也應當受自然法支配,人類對于它們也應擔負某種義務。”
      
      
      === 自然狀態 ===
      在正文中,盧梭對許多社會科學家對自然狀態下人類的設想提出了非常精彩的批駁,認為他們“其實是把從社會里得來的一些觀念,搬到自然狀態上去了”。盧梭認為其他的設想根本就不必回應,除了霍布斯。在盧梭看來,霍布斯對原始社會的假想是唯一一個沒有摻雜現代社會觀念的。
       ”霍布斯認為人類天生是大膽的,只想進行攻擊和戰斗。“
      
      但是,他認為霍布斯的假想是錯誤的:
       ”霍布斯雖然很清楚地看出所有關于自然法的現代定義的缺點,但是他從自己的定義中所推出的那些結論適足以說明,他對這一定義的理解也同樣是錯誤的。這位作者,在根據他所建立的原則進行推理的時候,本應當這樣說:由于自然狀態是每一個人對于自我保存的關心最不妨害他人自我保存的一種狀態,所以這種狀態最能保持和平,對于人類也是最為適宜的。……霍布斯說:惡人是一個強壯的幼兒。我們還須進一步了解,野蠻人是不是一個強壯的幼兒。如果我們承認野蠻人是一個強壯的幼兒,就會得出什么結論呢?假如這個人,當他是強壯的時候,也象他軟弱的時候那樣,需要依賴于人,那末就沒有一件蠻橫的事情他作不出來的:他會因母親未及時哺乳而打她,會因弟弟討厭而虐待他,會因別人碰撞了他或攪擾了他而咬別人的腿。但是,一個人是強壯的而同時又須依賴于人,這乃是自然狀態中兩個相互矛盾的假設。“
      在批駁霍布斯的同時,盧梭也就論證了”普遍的同情心“這一自然法則。自然狀態下,并不是”一切人對一切人的戰爭“,而是”在不妨害他人自我保存的狀態下尋求自我保護“,在原始社會,人與人之間更多的是需要彼此幫助。
      
      盧梭認為同情心(憐憫心)是在人類擁有思考能力之前就存在的:
       ”尤其是因為憐憫心在人類能運用任何思考以前就存在著,又是那樣自然,即使禽獸有時也會顯露出一些跡象。
      
      盧梭認為人類的思考能力會極大地削弱這種同情心(憐憫心):
       ”那末,十分明顯,這種共鳴,在自然狀態中比在推理狀態中,當然是更深切得不止幾千萬倍。產生自尊心的是理性,而加強自尊心的則是思考。理性使人斂翼自保,遠離一切對他有妨礙和使他痛苦的東西。理性使人斂翼自保,遠離一切對他有妨礙和使他痛苦的東西。只有整個社會的危險,才能攪擾哲學家的清夢,把他從床上拖起。人們可以肆無忌憚地在他窗下殺害他的同類,他只把雙手掩住耳朵替自己稍微辯解一下,就可以阻止由于天性而在他內心激發起來的對被害者的同情。野蠻人絕沒有這種驚人的本領,由于缺乏智慧和理性,他總是絲毫不加思索地服從于人類的原始感情。“
       ”正是這種情感,使我們不加思索地去援救我們所見到的受苦的人。“
      
      
      === ”幸福的野蠻人“ ===
      盧梭認為原始狀態下的人類,生活十分幸福。他以男女之間的情欲來說明:
       ”因為在野蠻人的思想里,不會構成勻稱與調和等等抽象觀念,所以在他的心里也不會有什么贊賞和愛慕的情感;這些情感盡管人們不自覺察,總是從這些觀念的運用中產生出來的。野蠻人僅只聽從天然氣質的支配,而并不聽從他尚未能獲得的愛好的支配;任何女人,對他說來,都是同樣合適的。“
       ”這類爭斗在自然狀態中所造成的禍害,比在社會狀態中所造成的禍害要少得多,尤其是比在道德尚被重視的國家中要少得多。在這些國家里,情人的嫉妒和配偶的報仇,每天都會引起決斗、殺害或其他更為悲慘的事情。夫妻間永久忠實的義務,只會促成通奸行為,而那些關于貞操和榮譽的法律本身,則必然會助長淫亂之風,增加墮胎事件。“
      
      僅聽從自然氣質的原始人類,沒有所謂的審美,也就沒有比較,因此也就不存在紛爭,法律也就不必存在:
       ”我們可以作出這樣的結論:漂泊于森林中的野蠻人,沒有農工業、沒有語言、沒有住所、沒有戰爭、彼此間也沒有任何聯系,他對于同類既無所需求,也無加害意圖,甚至也許從來不能辨認他同類中的任何人。這樣的野蠻人不會有多少情欲,只過著無求于人的孤獨生活,所以他僅有適合于這種狀態的感情和知識。他所感覺到的只限于自己的真正需要,所注意的只限于他認為迫切需要注意的東西,而且他的智慧并不比他的幻想有更多的發展。即使他偶爾有所發明,也不能把這種發明傳授給別人,因為他連自己的子女都不認識。技術隨著發明者的死亡而消滅。在這種狀態中,既無所謂教育,也無所謂進步,一代一代毫無進益地繁衍下去,每一代都從同樣的起點開始。許多世紀都在原始時代的極其粗野的狀態中度了過去;人類已經古老了,但人始終還是幼稚的。“
      
      
      === 奴役的產生 ===
      盧梭認為私有制的產生是文明的開始:
       ”誰第一個把一塊土地圈起來并想到說:這是我的,而且找到一些頭腦十分簡單的人居然相信了他的話,誰就是文明社會的真正奠基者。“
      
      盧梭花費了大量的筆墨來推理人類私有制的誕生的過程,因為更多的是形而上學的推理而無現代社會科學的實地求證,在此不做贅述。
      盧梭認為私有制的誕生是不平等的開始:
       ”在這種狀態中,一切事物可能始終是平等的,如果人們的才能是相等的話……但有的人獲得很多的報酬;有的人維持生活都有困難。這樣,自然的不平等,不知不覺地隨著“關系”的不平等而展開了。因此,由于情況不同而發展起來的人與人之間的差異,在效果上就更加顯著,也更為持久,并且在同樣的比例上開始影響著人們的命運。
      
      不僅僅是物質上的不平等,隨之而來的是人的異化,人“實際是”與“看來是”變得迥然不同,人不再是自然狀態下的自己,人開始變得虛榮和虛偽:
       “一切天賦的性質都發揮了作用,每個人的等級和命運不僅是建立在財產的多寡以及每個人有利于人或有害于人的能力上,而且還建立在聰明、美麗、體力、技巧、功績或才能等種種性質上。只有這些性質才能引起人的重視,所以,每個人都必須很快地具有這些性質或常常利用這些性質。自己實際上是一種樣子,但為了本身的利益,不得不顯出另一種樣子。于是,‘實際是’和‘看來是’變成迥然不同的兩回事。由于有了這種區別便產生了浮夸的排場;欺人的詭計以及隨之而來的一切邪惡。另一方面,從前本是自由、自主的人,如今由于無數新的需要,可以說已不得不受整個自然界的支配,特別是不得不受他的同類的支配。”
      
      新的需要使人奴役,在《論科學和藝術》中,盧梭說“你無法將枷鎖縛在一個無所求于你的人身上”,而人類由于虛榮、浮夸和虛偽,產生了許許多多新的需求,這種需求逐漸變成一種必需品,人類因為這些原本不需要的東西陷入奴役狀態:
       “另一方面,從前本是自由、自主的人,如今由于無數新的需要,可以說已不得不受整個自然界的支配,特別是不得不受他的同類的支配。縱使他變成了他的同類的主人,在某種意義上說,卻同時也變成了他的同類的奴隸:富有,他就需要他們的服侍;貧窮,他就需要他們的援助;不窮不富也決不能不需要他們。”
      
      但隨著物質資源的逐漸被占有,一個人只有在損害他人利益的情形下才能獲得新的財富,由此導致了統治和奴役:
       “一個人只有損害他人才能擴大自己的財產。那些或因軟弱或因懶惰錯過了取得財產機會的人們,雖然沒有失掉任何東西,卻變成了窮人。因為他們周圍的一切都變了,只有他們自己沒有變,于是他們不得不從富人手里接受或搶奪生活必需品。從此,由于富人和窮人彼此間各種不同的性格,開始產生了統治和奴役或者暴力和掠奪。在富人方面,他們一認識了統治的快樂,便立即鄙棄一切其他的快樂。并且,因為他們可以利用舊奴隸來制服新奴隸,所以他們只想征服和奴役他們的鄰人。他們好象餓狼一樣,嘗過一次人肉以后,便厭棄一切別的食物,而只想吃人了。
      
      私有制發展到這個時候,原始狀態下的普遍的同情心(憐憫心)就被破壞殆盡:
       ”因為富人的豪奪、窮人的搶劫以及一切人毫無節制的情欲,扼殺了自然憐憫心和還很微弱的公正的聲音①,于是使人變得慳吝、貪婪和邪惡。在最強者的權利和先占者的權利之間發生了無窮盡的沖突,這種沖突只能以戰斗和殘殺而終結“
      
      而所謂的制度,在盧梭看來,則是富人為了保護自己的陰謀:
       ”為情勢所迫,富人終于想出了一種最深謀遠慮的計劃,這種計劃是前人從來沒有想到過的,那就是:利用那些攻擊自己的人們的力量來為自己服務,把自己原來的敵人變成自己的保衛者,并向他們灌輸一些新的格言,為他們建立一些新的制度,這些制度對富人之有利正如同自然法對富人之有害是一樣。“
      
      === 社會契約的誕生 ===
      盧梭后文的論述很顯然在講述社會契約論。
      他說富人拋出一個說法,假使所有人都武裝起來捍衛自己的財富,那么這將是一個沉重的負擔,富人說所有人應當聯合起來:
       ”在這種目的下,富人向他的鄰人們述說一種可怕的情勢:如果所有的人彼此都武裝起來相對抗,就會使某些人的富有和另一些人的貧窮,都變成了沉重的負擔,無論是在貧窮或在富有之中,任何人都得不到安寧。在述說了這種情勢之后,富人就很容易地造出一些動聽的理由,誘導他們來達到自己的目的。他向他們說:‘咱們聯合起來吧,好保障弱者不受壓迫,約束有野心的人,保證每個人都能占有屬于他自己的東西。因此,我們要創立一種不偏袒任何人的、人人都須遵守的維護公正與和平的規則。這種規則使強者和弱者同樣盡相互間的義務,以便在某種程度上,補償命運的不齊。總之,不要用我們的力量來和我們自己作對,而要把我們的力量集結成一個至高無上的權力,這個權力根據明智的法律來治理我們,以保衛所有這一團體中的成員,防御共同的敵人,使我們生活在永久的和睦之中。’“
      
      但是盧梭顯然不看好這個”策略“:
       ”就是那些明智的人,也認為應該決心犧牲他們的一部分自由,以保存另一部分自由,如同一個負傷的人把一只臂膀割掉,來保全身體的其余部分一樣。“
      
      盧梭認為社會和法律消滅了”天賦的自由“:
       社會和法律就是這樣或者應當是這樣起源的。它們給弱者以新的桎梏,給富者以新的力量〔十八〕;它們永遠消滅了天賦的自由。
      
      可悲的是,這樣的政治組織成為了霍布斯所論述的原始社會里的個人,彼此互相爭斗,個人被這些政治組織所裹挾:
       ”最正直的人也學會了把扼殺同類當作自己的一種義務。我們終于看到成千成萬的人自相殘殺,而他們并不知道是為了什么。在一天的戰斗中所屠殺的人;在占領一座城市時所造成的恐怖,比在自然狀態中,整個地球上許多世紀內所殺害的人和所造成的恐怖還要多得多。這就是我們所見到的人類分成許多不同的社會后的最初結果。“
      
      隨后,盧梭運用社會契約論,認為人民讓與某些自由是基于契約,是為了保障自己的自由:
       ”人民之所以要有首領,乃是為了保衛自己的自由,而不是為了使自己受奴役,這是無可爭辯的事實,同時也是全部政治法的基本準則。“
      
      而這種自由本身是不可剝奪的:
       ”巴爾貝拉克根據洛克的看法,曾直截了當地表明:任何人不能出賣自己的自由,竟使自己受專制權力的任意支配。他接著說道:因為出賣自由就等于出賣自己的生命,而任何人都不是自己生命的主人。“
      
      當統治者沒有履行他的契約時,人民可以終結這份契約:
       ”就契約的性質而論,我們也可以看出這種契約并不是不可以取消的。因為,如果沒有更高的權力來保證締約者的信守不渝,來強使他們履行相互間的允諾,締約雙方仍然是他們自己的訟爭的唯一裁判者,那么,兩造中的一造一旦發現對方違背了契約的條款或者那些條款對他不再適合的時候,他就隨時有拋棄契約的權利。“
      
      在這里,盧梭還揭示了宗教對于人民這種根本自由的剝奪,對君權神授進行了猛烈的抨擊:
       ”并且為了公共的安寧,是多么需要神意的參與,以便給予最高權力以一種神圣不可侵犯的性質,從而可以剝奪臣民對于最高權力這種不幸的自由處分的權利。“
      
      
      === 盧梭的結語 ===
       ”如果我們從這些各種不同的變革中觀察不平等的進展,我們便會發現法律和私有財產權的設定是不平等的第一階段;官職的設置是第二階段;而第三階段,也就是最末一個階段,是合法的權力變成專制的權力。因此,富人和窮人的狀態是為第一個時期所認可的;強者和弱者的狀態是為第二個時期所認可的;主人和奴隸的狀態是為第三個時期所認可的。這后一狀態乃是不平等的頂點,也是其他各個階段所終于要達到的階段,直到新的變革使政府完全瓦解,或者使它再接近于合法的制度為止。"
      
      盧梭隨后論證了這三階段出現的必然性,首先是人民與統治者之間的不平等,由此導致人民尋求成為統治者而非打破枷鎖:
       “他們寧向下看,而不往上看,因此,在他們看來,統治別人比不依附于人更為可貴。他們同意戴上枷鎖,為的是反轉來能把枷鎖套在別人身上。很難強使一個決不好命令他人的人去服從別人;最有智謀的政治家也不能使那些以自由為唯一愿望的人們屈服。”
      
      相互比較,虛榮和偽裝,開始有了差異,有了不平等:
       “聲望和權威的不平等,在個人與個人之間,也將是不可避免的〔十九〕,因為人們一結成社會,就不得不互相比較,并從他們繼續不斷的互相利用中注意到所發現的彼此間的差異。"
       "正是由于每個人都渴望別人頌揚自己,正是由于每個人都幾乎終日如瘋似狂地想出人頭地,才產生了人間最好和最壞的事物:我們的美德和我們的惡行;我們的科學和我們的謬誤;我們的征服者和我們的哲學家;也就是說,在極少數的好事物之中有無數的壞事物。"
      
      隨后暴君出現:
       ”正是在這種混亂和這些變革之中,暴君政治逐漸抬起它的丑惡的頭,吞沒它在國家各部門中所發現的一切善良和健全的東西,終于達到了蹂躪法律和人民并在共和國的廢墟上建立起它的統治的目的。“
       ”但是最后,一切都被這惡魔吞沒殆盡,人民既不再有首領,也不再有法律,而只有暴君。從這個時候起,無所謂品行和美德的問題了。“
      
      
      
      —————————————————分割線———————————————————
      
      === 我的看法 ===
      
      不得不驚嘆于盧梭的洞察力和嚴密的邏輯。從自然法則到自然狀態,再到人類陷入不平等的整個過程。甚至對于后果,與歷史也驚人地吻合:
       ”這里是不平等的頂點,這是封閉一個園圈的終極點,它和我們所由之出發的起點相遇。在這里一切個人之所以是平等的,正是因為他們都等于零。臣民除了君主的意志以外沒有別的法律;君主除了他自己的欲望以外,沒有別的規則。這樣,善的觀念,正義的原則,又重新消失了。在這里一切又都回到最強者的唯一權力上來,因而也就是回到一個新的自然狀態。然而這種新的自然狀態并不同于我們曾由之出發的那種自然狀態,因為后者是純潔的自然狀態,而前者乃是過度腐化的結果。但是,這兩種狀態之間在其他方面的差別則是那么小,而且政府契約已被專制政治破壞到這種程度,以致暴君只在他是最強者的時候,才是主子;當他被驅逐的時候,他是不能抱怨暴力的。以絞殺或廢除暴君為結局的起義行動,與暴君前一日任意處理臣民生命財產的行為是同樣合法。暴力支持他;暴力也推翻他。一切事物都是這樣按照自然的順序進行著,無論這些短促而頻繁的革命的結果如何,任何人都不能抱怨別人的不公正,他只能怨恨自己的過錯或不幸。“
      
      這彷佛就是法國大革命的預言。
      
      但歷史大潮流并沒有如盧梭所指示的方向前行。要究其原因,個人認為,一是盧梭對于自然的兩個基本法則不夠準確。那個時代仍是社會科學萌芽的時代,實證科學仍很遙遠,對于原始社會,知識分子仍舊處于推演的階段。也許霍布斯和盧梭都是錯的,達爾文勝出。原始社會以生存為第一目的,無論是種族還是個人。
      
      
      盧梭洞見了暴君的出現,社會契約的敗壞,然而,英國和法國面對這種情形,采取了不同的路徑:英國將這一進程終止在了第二階段,或者說從第三階段扭回到第二階段,而法國則完成了一個瘋狂的循環,以革命的方式“使政府完全瓦解”。
      
      
      也許盧梭沒有錯,錯在人類根本無法回到“自然狀態“,而任何試圖回到自然狀態的努力只能以屠殺和恐怖作為結局。
      
  •       太艱難了,昨天看到一半時只想怒說四個字:文不對題!(*`へ′*)
      
      開始一直抱著“不平等根源”的疑問在書中尋找答案,雖然我們在高中歷史課本中早已將答案熟記于心——盧梭認為私有制是造成人類不平等和社會矛盾的根源。
      
      人類不平等的根源,按照盧梭的意見,是在社會里。他在論文的開頭固然是區分為自然的(生理的)和政治的(倫理的)不平等。但在他的研究過程中,自然的不平等對他卻變得完全不重要。和所有的自然法學者一樣,盧梭也是從“自然狀態”討論起,人類在通過一項契約建成他們的社會制度或是政治制度——這兩個概念還沒有明白區分開來——以前,一直都是在這種自然狀態中生活的。
      霍布斯把自然狀態理解為“大家互相殘殺的戰爭”,盧梭和他的看法相反,他和洛克一樣,認為自然人是人們可能設想的最和平的人。保全自己和憐憫心是“自然人”或“野蠻人”唯一的心理激動。但這種絕對和平的狀態當然只是在連極簡單的共同生活形式都沒有的時候才能存在。
      
      顯然,盧梭對于人類的起源毫無興趣,對于“勞動在從猿到人轉變過程中的作用”毫無概念,更談不上對原始社會進行真正的研究。盧梭自己也一再指出,他不是想要說明已經發生了什么(那是自然科學家的事),他只是想說明可能發生什么。
      
      就人的自然狀態來說,盧梭在這部著作的第一部分一直在闡述那個基礎思想——人就其天性說是善良的。這句話里所表述的不只是一種人道的、仁慈的自白。在《論不平等》中,人本是善良的這個句子當然要補充上另一個句子,意義才能完全:當人變成社會性的,人就變得邪惡了。但這是怎樣發生的呢?
      
      起初,孤獨的野蠻人是一個有局限性、和平而善良的動物;但無所謂幸福,因為幸福需要先有對幸福的觀念才能感覺到。在自然狀態中的人類,彼此間沒有任何道德上的關系,也沒有人所公認的義務,所以他們既不可能是善的也不可能是惡的,既無所謂美德。
      
      緊接著,最初的人類社會——是人類最幸福的時代,這個時代表現著比自然狀態前進了一步,但是人類沒落的最初象征也開始顯露出來了。
      
      繼而,“人錯形成的人”,私有制的出現。富人為了保護他們的財產,便想借助于每一社會集團里面的一切人們所締結的契約創造出國家來。人類仿佛有了特殊而幾乎無限的能力,借助于時間的作用使人類脫離了它曾在其中度過安寧而淳樸的歲月的原始狀態;正是這種能力,在各個時代中,使人顯出他的智慧和謬誤,邪惡與美德,終于使他成為人類自己的和自然界的暴君,這對我們來說,就未免太可悲了。
      
      最后,由于前一階段的契約導致的結果,盧梭才想創立一種真正的契約來代替它。根據這一契約每一個人犧牲他的全部自由,以便保存他的全部自由。
      
      依據盧梭的社會發展學說:社會和國家產生的最終原因,同時也是不平等發生的直接根源,是完全塵世的和極其現實的:私有財產的占有。按照洛克的格言:在沒有私有制的地方是不會有不公正的。由于人類能力的發展和人類智慧的進步,不平等才獲得了它的力量并成長起來;由于私有制和法律的建立,不平等終于變得根深蒂固而成為合法的了。
      
      在盧梭的觀念里,不平等的第一階段,其特點是財產權的確立和由此造成的“富人與窮人的不平等”,然后是不平等的第二階段,這是由于“權力機關的設置”就產生“強者和弱者的不平等”。
      
      
      文明社會是需要占有,服從甚至敵對的。
      “誰第一個把土地圈起來并想到說:這是我的。而且找到一些頭腦十分簡單的人居然相信了他的話,誰就是文明社會的真正奠基者。”
      
      神曾命令你作什么樣的人?
      你現在在人類中占著什么樣的位置?
      對此你應當有所領悟。
      
  •       從我看到的來說,盧梭的思考是這樣的:人類需要依賴他人才能存活的時候,平等就不存在了,私有制就產生了。如果一個人不首先淪落到要依靠別人才能存活的地步,他是不可能成為奴隸的。   我總感覺盧梭把“不平等”妖魔化了,如果你需要他人幫助,或者說你不能獨立地存活,就會有不平等。   可是,如果食物的多寡、衣服的好壞等等所有的不同都直接等同于不平等,那似乎人類生來就注定不平等,而不是你與外界發生聯系的時候才產生的。   同樣的種子,由于人的自然稟賦不同,氣候條件不同,收獲的是不可能一樣的。個人偏好不同,也使得你在同一個事物面前的選擇不同。   其實不平等也沒有什么不好。世界上有一分鐘幾十萬上下的人,也有一年辛苦make the end meets的人。我更傾向于看不平等的根源是否公平。如果秉著多勞多得,辛苦賺大錢的人有罪?如果是靠裙帶關系,那才可恥。
  •       看完《懺悔錄》,我就愛上了盧大大,于是把這本《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找來看了。雖是薄薄一本,但信息量真的很大,筆記抄了一大堆。幾乎沒看過這種社會政治類型的書,一無常識二無邏輯,所以這些啟蒙時代的思想于我而言仍然極富沖擊力。收獲很多,所以寫篇總結理清一下。
      首先,當我們對人類文明發展的成果沾沾自喜的時候,而盧梭卻發現了人由自然狀態發展到社會性的狀態中的退步,從而追本溯源,抽絲剝繭,勾勒出人類是如何一步步走向不平等的。我覺得從這個角度去思考問題,本身就是一種顛覆性的創見。論文中雖然有些自相矛盾或者難以自圓其說的“硬傷”,但是瑕不掩瑜。有些人非揪著那些錯誤不放,只想著挑骨頭卻忘了吃雞蛋。
      第一部分中,盧梭還原出了一個“孤獨的野蠻人”的形象。在生理方面,這些野蠻人的強壯的身體是他們唯一的工具,使他們足以自給自足。野獸并不能對他們構成太大的威脅,他們面臨的主要敵人就是幼弱、疾病、衰老等天然缺陷。但與現代人相比,他們更加強健,疾病來源也很少,因為盧梭認為養尊處優的生活使人的力量和勇氣趨于退化,甚至比野獸和家畜的區分更甚,因為人給自己安排的享受更多;而各種亂七八糟的生活方式(比如過度享受或過度貧乏)才是使人患上各種亂七八糟的疾病的罪魁禍首。
      在形而上學和精神方面,人與禽獸的區別在于,人雖然也受自然規則的支配,但是具有自由選擇的意志;而區分兩者更加明顯的特質在于,人具有“自我完善化的能力”。野蠻人只有因自然沖動而產生的情感——憐憫心和自愛心(在這里他反駁了霍布斯“人天生是惡的這一觀點,他說“野蠻人之所以不是惡的,正因為他們不知道什么是善”。)他所畏懼的唯一災難就是疼痛和死亡。(“我說疼痛,而不說死亡,因為一般動物從來不知道死亡是怎么一回事;對死亡的認識和恐怖,乃是人類脫離動物狀態后最早的‘收獲’之一”。這一句值得注意,這是盧梭最先提出的嗎?)至于語言的發明,由于他認為野蠻人是孤獨的,所以無法解釋語言是如何成為必要的。而關于語言是如何建立的這一問題,他也難以自圓其說,只好說“語言單憑人類的智能就可以產生幾乎被證明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人類的這種自然狀態總是要被打破的。由于盧梭過度強調野蠻人是孤獨的,自然狀態中是不存在社會性的,所以他很難解釋這種看起來似乎是永恒的孤獨淡漠的狀態是怎么被打破的。那些不存在的需要何以開始成為需要了呢?他只好求助于海陸變遷等自然因素,這使人類開始營群居生活,開始社會化。這樣初期緩慢的進步不斷積累,然后逐漸不斷取得更快更大的進步。
      第二部分中,人與人之間的關系由建立到趨向復雜,這個“孤獨的野蠻人”開始披上了一層層社會性的外衣,人類的不平等也開始一步步發展起來。第一階段,由于生產力尤其是農業和冶金術的發展,分工和土地分配開始出現,私有制建立在勞動的基礎之上開始萌芽。人的“自然的不平等”造成人們生產力的差異,從而出現了富人和窮人之分。富人們為了保衛自己的財產,將他們自私自利的計劃用公共外衣掩蓋起來,誘惑窮人成為自己財富的保衛者。一定的制度建立起來,使私有制合法化。第二階段,由于人們逃避法律所造成的混亂,人們不得不將法律的執行權由公眾轉移到私人手中,這樣就出現了官吏,有了強者和弱者之分。個人能力卓越的采用君主政體,人們能力差異不大的采用民主政體。第三階段,由于權力的野心,選舉制被世襲制替代,政府不斷腐化,合法的權力變為專制的權力,從而出現主人和奴隸之分。這樣就達到了不平等的頂點。
       我想,盧梭這本書的內涵之豐,不僅在于它既勾勒出人類不平等,也道出了人類不自由的發展史。這個不平等一步步升級的過程,也是人類一步步出讓自由的過程。更有趣的是,每一次出賣自由的原因,都是為了換取一種“空想的安寧”。越是往后,越是習慣于安逸,越是習慣于主人的安排,越是不假思索地達成這筆交易。盧梭關于自由的那些文字實在是振聾發聵,這個話題也好像總比平等更易于激動我們這些憤青的心。“不應當根據被奴役人民的墮落狀態,而應當根據一切自由民族為抵抗壓迫而做出的驚人事跡來判斷人的天性是傾向奴役還是反對奴役。我知道前一種人只是不斷地夸耀他們在枷鎖下所享受的和平和安寧,其實他們是把最悲慘的奴隸狀態稱之為和平”。這樣的觀點不是第一次接觸,但是看到盧梭這種雄辯的聲明,還是有很大的震動。我們在這不光彩的安逸中已經越陷越深無法自拔,自由好像離我們越來越遠了。下一次,當我們不得不做出選擇,我們還會給出同樣的答案嗎?
      我把自由分為兩種,一種是外在的自由(如上文中),這涉及到人與人、人與社會之間的各種關系,沒有它,我們很難活得有尊嚴;另一種是內心超脫意義上的自由,沒有它,我們很難活得幸福。從書中我們看到,人類的不斷發展,給這兩種自由都帶上了枷鎖,使我們的腳步愈發沉重。而這個內在自由的枷鎖,即所謂人性吧。所以盧梭的這本書也是一部人性的發展史。它讓我重新考量“自尊心”這個我們從小就被教育著要誓死保衛的東西。人類營群居生活之后,不再是那個“目空一切”的野蠻人,而開始注意他人的眼光,在與他人的暗自較量中產生了自尊心這種東西。人又如何由自尊走向虛榮,我們都應該去反思。“一切都變成人為的和造作的:榮譽、友誼、美德,甚至惡行也不例外,從這一切中,我們終于發現了炫耀自己的秘訣。”我也重新開始考量“欲望”這個很“人性”的東西。隨著文明發展我們不斷地給自己安排各種享受,盧梭說:“這些舒適的享受一旦成為習慣,便使人幾乎完全感覺不到樂趣,而變成了人的真正需要。于是,得不到這些享受時的痛苦比得到這些享受時的快樂要多得多。而且有了這些享受不見得幸福,失掉了這些享受卻真感到苦惱了。”這讓我們反思自己真正的需要。盧梭寫出了人如何一步步由“真”到“璞”,所以我更加深刻地理解了“返璞歸真”這個詞的意義。所有這些,比什么雞湯菜根湯發人深省多了。
      看,人類走到這一步,居然給自己戴上了那么多的枷鎖,這是一種單純的退步嗎?我認為,不僅人類進步具有“對抗性”,人類的這種退步也具有這種“對抗性”。難道人類的大部分文明不是在為了擺脫這枷鎖的過程中產生的嗎?從與這枷鎖斗爭的過程中所產生的種種痛苦、迷茫、超脫難道不正是我們的人生意義之所在嗎?
      此外還有一個問題。我常聽人們說自由和平等是矛盾的,好像也確實有那么一回事兒。但是盧梭的注釋十九引起了我的思考。他說伊索克特拉盛贊古雅典人,因為他們已經善于區分在兩種平等中哪一種是最有益的:一種是毫無差別地給予所有的公民同樣的利益;另一種是按每人的功勞給以不同的利益。我覺得第一種連“不公正的平等”都算不上,那根本就是不平等啊。如果我們自由競爭,按勞分配,最后的差異也是合情合理的呀。這兩者哪里矛盾呢?反正一定不是魚和熊掌的關系吧。問題是各種不公正的不平等長期以來根深蒂固,我們已經不可能回到理想的同一起跑線的狀態了吧。
      
  •        如果我看完第一部分就棄了,那么最多最多給3分。。現在全都看完了包括作者附注,看在盧梭獨特視角的份上,打4分吧。。
       盧梭關于原始狀態和野蠻人的假設實在太讓人詬病,受到那么多指責真是一點也不冤。他在最開始說作者附注部分可看可不看,沒什么關系,而實際上,如果沒看附注,我也會認為盧梭覺得我們應該回到他所說的“原始狀態”。
       我同意盧梭在附注里的主張,但是對論證假設推理基本前提持完全想法的意見。
       盧梭的邏輯很簡單,人類一切的紛爭以及不平等的現實都是因為人的欲望,而私有制這一制度的出現使人類的欲望得以各種膨脹,所以不平等的根源在于私有制。在這樣的前提下,他進行了野蠻人的假設,野蠻人沒有美丑等觀念,他們只需要滿足自然狀況下的基本需求,對食物也好,對性伴侶也好,都不挑剔,沒有語言,并不與其他人在一起,也無需特定的住處,但是有憐憫心,不忍傷害同類。因此,一則沒有強烈的“在社會中產生的”欲望,二則不忍傷害同類,于是世界如此美好,天下大同,宇宙和諧。
       而這一假設在我看來是極其荒謬的。即使是動物世界里,雄性也會為了爭奪雌性而戰斗,人們飼養的寵物會因為吃了好吃的東西變得挑剔后再也不吃原來習慣的食物。而盧梭創設的野蠻人這一形象完全不存在這個問題,食物好吃不好吃沒有區別,性伴侶是誰無所謂因為沒有美丑氣質等等概念。盧梭說野蠻人不會像文明人按照他人的觀點評判自己,他們只有自己的標準。可是實際上,野蠻人連最基本的判斷連動物的本能都沒有,又何談自己的標準呢,野蠻人所求的只是自我保存,就是留著一口氣就成,跟某些遭受了重大打擊從而對外界事物完全不理會的人差不多,行尸走肉而已。換句話說,野蠻人根本就不是人,連普通的動物都比不上。當然,我默認人是有理性的動物。
      另外,野蠻人形象本身是矛盾的,我無法想象,一個連對自己的生活對自己的飲食都沒有絲毫關于“區別”“差異”的概念的野蠻人,如何有同類的概念?進而產生不忍傷害同類的憐憫心呢?
       盧梭整個論證其實就是一滑坡論證,因為有了私有制這一制度,大家的欲望不斷膨脹,受這些欲望的驅使,干下很多令人發指的事情,產生了很多不平等的狀況,所以私有制罪大惡極。這跟金錢是萬惡之源是同一種邏輯,因為有了錢,大家都想要錢,于是搶劫等等罪孽產生了,所以錢是萬惡之源。
       而實際上這一邏輯是非常荒謬的。比如前陣子的地鐵事件,某女性穿得比較“清涼”,然后受到了某些精蟲上腦的人形的不知名生物的騷擾,網絡上爭論紛紛。其中有一種站在男性視角的極其無恥的觀點是,“你穿這么少不就是給人看的?”“你不就為了誘惑人嗎,我受不了誘惑完全是你的錯”。首先,何種程度算故意誘惑?回答應該差異很大吧。老學究死古板可能會認為無袖短袖都算有傷風化,有的人即使是面對裸體也不會越矩。那你說女性該怎么辦?其實,即使是誘惑吧,那又怎樣?對你而言是誘惑你就可以亂來嗎?可以不顧當事人的意愿嗎?將罪惡歸因于錢,將社會的種種不合理制度歸因于私有制,都是同樣流氓的邏輯。錯的不是誘惑欲望,而是我們受到誘惑欲望后采取的手段。
       私以為,野蠻人的憐憫心并非真正的善良。正如,初生牛犢不怕虎不是勇敢只是無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才是勇敢。不知可以為惡而不為惡,可以說是淳樸天性,但絕不是善。憐憫心在事不關己的時候是能發揮很大作用的,可是那樣的憐憫心有多大意義呢?明明自己很想獲得某些利益,卻因為不忍傷害到他人,而生生的克制住了欲望,這樣才是真正的憐憫,真正的善良,真正的人之為人。人類的理性在于能夠克制住自己的欲望,不任由欲望沖昏頭腦,掌控一切。
      盧梭完全否定不平等,可是看書的過程中,我卻生出另一種想法,即不平等本就是很理所當然的。人類社會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地位,盧梭覺得有些人受欺負了,非常憤懣不平了。憑什么人家是高富帥,我就一矮齪窮?當然盧梭不是希望自己也是高富帥,而是覺得人與人之間就不該存在高富帥和矮齪窮的差異。但是實際上,與動物相比,人類不同的地位不過相當于動物不同的體魄和捕食能力戰斗能力而已,動物用戰斗爭取它們需要的東西,而人類社會不過是爭取方式不同而已。人類抱怨不同地位不同出身的存在,就跟動物抱怨自己身體不好能力不行一樣,毫無意義。
       當然,我也并非認同,非官二代富二代的平民百姓就活該一直被欺負,一輩子窮困潦倒。我覺得,一個社會,如果說能給先天上處于弱勢地位的人一個平臺,那些本身“機緣不行”的人能夠憑自己的能力和聰明才智過得不錯,讓他們的后代有不錯的機緣,就很合理了。因此奴隸制我是絕對反對的,至于一般的不平等,只要不是那種讓人無法翻身的,我都覺得沒什么不好。您機緣不好,行啊,自己努力奮斗拼搏去,誰讓你沒投個好胎呢?
       世界本就多姿多彩,什么都平等了沒有差異了還有什么意思,不同身份地位的人有著不同的煩惱,以及不同的夢想。蕓蕓眾生都在各自的背景條件下創造屬于自己的人生,這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
      
  •       【按語:《論人與人之間不平等的起因與基礎(Discourse on the Origin and foundations on Inequality among mankind,1755)》是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1712-1778)的第二部作品,原本也是應第戎科學院征文而作。部分地,《論科學與藝術》引發的爭論促成了這部作品。
      
      在“獻詞”中,盧梭刻畫了一個以小小的日內瓦共和國為摹本的民主共和國理想。在“第1部分”中,盧梭追溯和刻畫了真正的自然人的模樣:無憂無慮的野蠻人感知優先于理性,身體類似野獸一樣;自然人具有無害的自愛和對他者的憐憫之心;人幾乎是完全平等的,而某些自然的不平等也沒有后果。人作為自由主體(free agent)和自我完善的能力(perfectibilité)中潛存了發展為文明人的可能性,也是一切禍害的根源。雖然盧梭總是懷著濃濃的鄉愁去緬懷那原始而野蠻的自然狀態,但在很長的注解9中,盧梭卻又引入了宗教和永恒維度為文明生活提供了新的方向。在“第2部分”中,盧梭描述了人類從自然狀態向文明狀態的發展以及政治社會和不平等的產生:技術的發展,私有財產和家庭的產生,富人說服所有人進入政治社會。雖然盧梭也提及了一般的契約理論(譬如唯一的意志),但更關注的確實不平等的不斷發展:從私人財產權到政府到專制權力。行文中展現出盧梭對不平等的鄙夷和對平等的渴慕,呼吁了生命和自由的神圣不可侵犯。
      
      不管盧梭為何會有如此濃濃的返祖主義情結,將自然狀態追溯到一種原始人或近似動物的狀態,則所有的血統權利、所有的神授權利、所有的傳統等級都被淹沒了。盧梭的自然狀態徹底地辯護了人的平等。另一方面,注解9中將宗教與文明人結合起來也意義重大,意味著盧梭畢竟為文明社會提供了出路。感覺(Sensibility)、自由主體(free agent)和自我完善的能力(perfectibilité)等概念對盧梭是樞紐性的,也影響重大。中文版閱讀的是李平漚商務2007年版,對參的英文版依據耶魯大學出版社2002年版的The Social Contract and The First and Second Discourses】
      
      
      
      獻詞(Dedication)
      
      在給日內瓦共和國的獻詞中,盧梭描述了一個理想國度,而在盧梭看來,日內瓦這個小的民主共和國恰好就最接近這一理想國,“在研究良知要求一個政府的運行應當遵循的最好準則時,我是如此驚奇地發現,它們在你們的政府中都得到了實行。”【盧梭:《論人與人之間不平等的起源與基礎》,李平漚譯,商務印書館2007年版,第20頁,下同】理想國較小,不超過人的才能所及的范圍,“在這個國家里,彼此都互相認識”【20】;溫和的民主制,主權者和人民有共同利益;自由,即“忠實地服從法律,無論是我還是其他的人,都不能脫離法律的光榮的約束”【20】;是一個并非新建的國家;力弱但地理位置優越,無外患;立法權(legislative power)屬于全體公民共有,官員才能提出新的法律,法律受到尊重,“法律之所以具有神圣的性質和受到人們的尊重,是由于法律的歷時悠久。”【23】;避免平民廢棄行政權和法律。
      
      盧梭吐露了對日內瓦的眷戀,說日內瓦是最幸福和自由之地,希望同胞們守護之,“我希望你們立身行事全都本諸自己的心,傾聽你們良心的隱秘的聲音(secret voice of your own consciences)”【26】,熱愛法律和自由。贊美了日內瓦的平民政制,在別國稱為工匠和平民(mechanics and tradespeople)在日內瓦卻是治理國家的公民。享有自然權利的平等公民由于自愿并基于功績選舉官員,“他們這樣尊敬你們,你們對他們也應報之以感激之情。”【28】這里有一種小共和國的道德局促感或緊張感。最后盧梭警告日內瓦人珍視共和國普通而寧靜的自由和幸福,不要羨慕那種炫目的榮耀和閃光,“幸福和自由的死敵。”【30】
      
      
      
      序言(preface)
      
      研究人的知識(studies of man)是理解人與人之間不平等的起因的條件。盧梭引用柏拉圖《理想國》卷10中的Glaucus之喻,說人的靈魂已經被社會、環境和進步(advance)給改變了。“他的表情已失去了造物主給他打上的表現天國莊嚴的純樸的烙印:他已面目全非,他的欲念代替了理智(instead of a being always acting from certain and invariable principles, instead of that heavenly and majestic simplicity which its author had impressed upon it, nothing but the shocking contrast of passion that thinks it reasons, and an understanding grown delirious)。”【34】因此必須在變化中去探尋差別的最初原因:“人與人之間,生來是平等的”【34】,這種變化導致了不平等。
      
      因此要分辨人的天性中自然的和人為的(natural and artificial)東西。盧梭援引了Burlamaqui的思想,認為:“權利/法觀念,尤其是自然權利/自然法觀念,顯然是與人的天性有關的觀念。…要推導出這一觀念的原理,就應當從人的天性本身著手,從他的體質和他所處的狀態著手(for the idea of right, as Monsieur Burlamaqui says, and still more that of natural right, are ideas evidently relative to the nature of man. It is therefore from this very nature of man, he continues, from his constitution and his state, that we are to deduce the principles of this science)。”【35-6,在這里自然權利和自然法似乎可以混用】
      
      盧梭指出,哲學家和法學家對自然法分歧重重:羅馬法學家認為自然法是大自然強加給自然的,現代法學家則認為“法是為有道德觀念的生物規定的法則,也就是說,它是為有智慧的、自由的而且在與其他生物的關系中占最重要地位的生物規定的法則,因此,它的效力只適用于具有理智的動物,也就是說只適用于人。”【36】而且更成問題的是,過往著述家對自然法的界定是從社會人中整理和歸納出來的。
      
      盧梭說必須了解自然人才能了解自然法,“它要成為‘法’,就不僅需要受它約束的人自愿服從它,而且它還需要直接以自然的聲音表達,它才合乎自然。”【37】回溯到人的心靈的最初的和最樸實的活動,盧梭發現兩個先于理性的原動力(two principles prior to reason):自愛和憐憫。“只要我們的心靈能使這兩個原動力互相協調和結合起來,即使沒有社會性(sociality)這一動力,我覺得,自然法/自然權利的一切規則也能從其中產生出來;不過,在此之后,由于理性不斷發展到終于窒息天性的時候,它就不得不把這些規則奠定在其他的基礎之上了。”【38】動物雖然沒有智慧和自由意志因而不認識自然法,但是動物“賦有感覺(sensibility),在某些方面也如同我們具有天性一樣,它們也將受到自然法的支配,人類也應當對它們盡某些義務。…我之所以不應當傷害我的同類,其理由,似乎不在于他是一個有理性的生物,而在于他是一個有感覺的生物。”【38,nature與reason的對峙,就都更注重sensibility(/moral sense)而非reason而言,盧梭、休謨和康德似乎都是一個朋友圈的。】
      
      這種回溯到原始人(original man)的方法,是研究Moral inequality和政治社會的權利的唯一好方法。最后Rousseau卻似乎又引入了一個不同的論點:當自然人走向政治和社會的時候,放任將墮落,神意有所干預。因此我們應該贊美神,祂糾正制度錯誤,賦予其以根基,防止了混亂,從苦難中創造了幸福。【39】
      
      
      
      小引
      
      辯護人類(defend with confidence the cause of mankind)。人類存在著兩種不平等:“其中一種,我稱之為自然的或生理上的不平等,因為它是由自然確立的,是由于年齡、健康狀況,體力、智力或心靈的素質的差異而產生的。另外一種,可以稱之為精神上的或政治上的不平等(moral or political inequality),因為它的產生有賴于某種習俗,是經過人們的同意或至少是經過人們的認可而產生的。”【45】后者涉及財富、尊榮和權力方面。盧梭的論文要闡述,“在事物進步的過程中,什么時候權利接替了暴力,天性開始服從法律;…強者決心為弱者服務,人們決意犧牲真正的幸福去換取臆想的安寧。”【46】
      
      之前的Grotius, pufendorf和Hobbes都沒有追溯到真正的自然狀態,“他們說他們講的是野蠻人,但看他們筆下描繪出來的卻是文明人(In speaking of savages they described citizens)。”【46】盧梭說自己的論點不是歷史的真實,而是“假設的和有條件的推論,是用來闡明事物的性質”【47】,“我講述的,是我認為原原本本從從不撒謊的自然之書(book of nature)中讀到的你們的真實的故事。”【48,這里盧梭使歷史與自然也對峙了。】人類已經遠離了那一自然狀態,敗壞了雖然未曾完全摧毀那種本性。“從前曾經有過一個人們愿意永遠停留的時代,…對于你們現在的狀態,你們有種種理由感到不滿,因為它們預示著你們的不幸的后代還將感到更大的不滿,以至你們反而愿意往后倒退。”【48,一種濃濃的返祖思鄉之情】
      
      第1部分
      
      盧梭提及了坯胎、解剖學和博物學,卻棄而不用,而要訴諸“超自然的知識(supernatural information)”【49】去理解人從大自然的手中出來時的或野蠻人的樣子:人從總體上比其他動物優越得多,一個特別的優點,“人盡管沒有什么固有的本能,但他能把各種動物的本能全都學到手”【50】;習慣風吹雨打,赤手空拳,養成了一副堅強的而且幾乎不可敗壞的體魄;大自然猶如Sparta對待公民的方式。幼弱時是弱點,衰老是悄然來臨,而疾病則是社會中的人才有的,自然人或野蠻人生來健康。這里盧梭斷言:“動腦筋思考的狀態,是違反自然狀態的;沉思的人乃是一種變了質的動物(I dare almost affirm that a state of reflection is a state against nature, and that the man who meditates is a degenerate animal)。…根據文明社會的發展史,就能輕易寫出人類的疾病史。”【54】變成社會人后,體質衰弱,喪失了勇氣,舒適的享受成了退化的原因。這里,在身體方面,盧梭按野蠻人的模樣提供了一種純動物性的自然人描寫。
      
      接下來,盧梭從從形而上學和道德方面(a metaphysical and moral light)來描述自然人。這里人區別于動物,“動物的行為完全受自然的支配,而人卻不然;人是一個自由的主體,他可以把受自然支配的行為與自己主動的行為結合起來。動物根據它的本能來決定它對事物的取舍,而人卻可以自由地選擇什么或放棄什么(that nature alone operates in all the operations of the beast, whereas man, as a free agent, has a share in his. One chooses by instinct; the other by an act of liberty)。…使人之所以與動物不同的原因,與其說是由于人有智力,不如說是由于人有自由主動的資質(it is not therefore so much the understanding that constitutes, among animals, the specific distinction of man, as his quality of a free agent)。…人雖然也受大自然的支配,但他意識(perceive)到自己是自由的,可以接受也可以拒絕自然的支配。正是由于他認識到他有這種自由,所以才顯示出他心靈的靈性(Nature speaks to all animals, and beasts obey her voice. Man feels the same impulse, but he at the same time perceives that he is free to resist or to acquiesce; and it is in the consciousness of this liberty, that the spirituality of his soul chiefly appears)。”【57】
      
      人與動物的一個相關但不同的顯著區別是,人具有“自我完善的能力(faculty of improvement, perfectibility, perfectibilité, which means the capacity to make progress)”。【58】不過盧梭說,“這種幾乎是無可限量的特殊能力,反倒成了人類一切痛苦的根源。”【58】
      
      在很長的注解9中,盧梭解釋說:”現在的人都變壞了…人天生是善良的(That men are wicked, a sad and constant experience renders the proof of it unnecessary; man, however, is naturally good)”【131】,但進步和知識促成了墮落,“文明人除了他的邪惡、他的需要和他的苦難以外,還打開了多少通向痛苦和死亡的大門。”【133】而這些“都是財產私有制造成的。…在最神圣的關系中,人們已不再聽大自然的聲音而只問財產的狀況如何。”【134】自由藝術、機械技術、商業和文學等等都造成了富庶的衰亡,這里盧梭重復了《論科學和藝術》中的主題:蠻族有力的入侵。這個注解最重要的一點是盧梭提供了一個雙重出路:對于那些沒有被玷污的自然人來說,“做自己的主人,你們就可以恢復你們古樸的和原始的天真,到森林中去永遠不再看見并徹底忘記你們同時代人所犯的罪行”【138】;對于那些欲念已經摧毀了純樸天性的人,盧梭卻又引入了宗教的維度,“那些以自己的遠祖曾受過超自然的訓誡為榮的人們,那些…賦予人類行為以一種早已有之的道德性的意圖…所有那些深信上帝的聲音是在號召整個人類向往天使的智慧和幸福的人們,都應當在學習認識美德的過程中努力實踐美德,使自己配享那期待已久的永恒的獎賞;他們作為社會的成員,應當尊重社會的神圣的關系,愛同類,并全心為同類服務;他們應當衷心服從法律,服從制定法律和執行法律的人(As for men like me, whose passions have irretrievably destroyed their original simplicity, who can no longer live upon grass and acorns, or without laws and magistrates; all those who were honored in the person of their first parent with supernatural lessons; those, who discover, in the intention to give immediately to human actions a morality which otherwise they must have been so long in acquiring, the reason of a precept indifferent in itself, and utterly inexplicable in every other system; those, in a word, who are convinced that the divine voice has called all men to the enlightenment and happiness of the celestial intelligences; all such will endeavor to deserve the eternal reward promised their obedience, by practicing those virtues to the practice of which they oblige themselves in learning to know them. They will respect the sacred bonds of those societies to which they belong; they will love their fellows, and will serve them to the utmost of their power; they will religiously obey the laws, and all those who make or administer them)。”【138-9,這是多么重要的一個注解啊,盧梭在極力贊揚自然人的同時,卻又引入了宗教維度來辯護了文明生活的可能,避免自己陷入理論絕境。然而在附注中來提供思路,卻未免有欠嚴密,也逃避了質疑。】
      
      自然人或野蠻人當初的能力純粹是動物性的。“精神的進步恰恰是和他們得自大自然的或者是由環境使他們產生的需要成正比的;因而也是和促使他們去滿足這些需要的欲望成正比的。”【60】原始人很簡單,沒有農業技術;盧梭猜測了語言的起源,僅僅是為了說明大自然并不急于使人擁有社會性。在自然狀態中的人,沒有道義聯系和義務,“他們既不能被看作是好人,也不能被看作是惡人。”【70】只有從生物意義上講的自我維護和生存相關的美德。盧梭說Hobbes把欲望與需要混為一談了,也忽略了“人天生就有一種不愿意看見自己同類受苦的厭惡心理。…這是人類唯一具有的天然的美德。”【72】這種天然的憐憫心(pity)是風俗難以摧毀的。“人類的種種社會美德(social virtues)全都是從這個品質中派生出來的。的確,人們所說的慷慨、仁慈和人道,如果不是指對弱者,罪人和整個人類懷抱的憐憫心,又指的是什么呢?”【74】“憐憫心是一種自然的感情,它能緩和每一個人只知道顧自己的自愛心,從而有助于整個人類的互相保存。…我們不應當在高深的理論中而應當在這種自然的感情中去尋找人即使沒有受過教育的熏陶也不愿意做惡事的原因。”【75,與休謨的同情原則頗多類似之處;這種對道德感的強調為Kant所繼承;這里Rousseau也建立了普遍的道德嘛】
      
      對于野蠻人來說,一個危險是對異性的愛欲。但也應該區分生理的愛欲與精神的愛欲。野蠻人的生理的愛欲不會那么強烈和災難性。“野蠻人是很少受欲念之累的。…人類已經老了,但人仍然還是個孩子。”【80】
      
      盧梭費力闡述自然狀態(primitive condition),是為了指明:“不平等現象在自然狀態中是極不明顯而且其影響幾乎是零。”【82】人的可完善性和社會道德必須要外因的綜合作用才能發展,奴役的鏈條是在相互依賴和聯合中形成的。“在完善人類理性的同時,也使人類敗壞了;在使人變成合群的人的同時,也使人變成了一個邪惡的人(the different accidents which may have perfected the human understanding while debasing the species, and made man wicked by making him sociable)。”【82】
      
      
      
      第2部分
      
      誰先圈地誰就是文明社會真正的締造者。【85,所有權是文明社會的標志】但財產權的觀念是緩慢才形成的。盧梭追溯了這一過程:原始人克服困難、生火,提升了對其他動物的優勢,產生了驕傲心,“認為人類應居首位,預示著自己是居于首位的人類當中的第一人(in considering himself the highest by virtue of his species he prepared the way for his much later claim to preeminence as an individual)。”【87】獲得相互約定(mutual engagement)的概念。第一次變革就是建立家庭并擁有某種財產,享受親情。盧梭說這些“舒適的享受竟成了他們的第一道枷鎖,并為他們的子孫種下了禍根。”【90】
      
      發展出才能和美的觀念,精神和智慧得到了提高。最美、最壯、最靈巧的人最受尊重,“走向人與人之間的不平等的開頭的第一步,就是從這里踏出的。”【91】產生了虛榮和輕視,羞恥和羨慕。尊重(esteem)和權利的觀念形成。野蠻人變得殘暴。處在原始和文明的中點上,“人的資質的發展在這個時期恰好處于原始狀態下的悠閑與我們的自愛心的急劇活動的正中間,因此這是人類最幸福的時代。”【93,依據附注156頁,幸福判斷的標準是感情而非理性。】這是青年時期,“表面上看是使個人走向完善,但實際上卻使整個人類走向墮落。”【93】
      
      “從一個人需要別人的幫助之時起…人與人之間的平等就不存在了,私有財產的觀念就開始形成。”【93】冶金和農耕技術帶來這一巨大變化。土地分割導致私有財產和最初的正義規則。盧梭認同了勞動財產權:“只有勞動才能使土地的耕作者對自己耕種的土地上的產品擁有收歸己有的權利,因而也使他至少在收獲以前對土地本身也擁有權利。”【95-6】而財產權是與源自自然法的權利截然不同的。【96】
      
      自然的不平等逐漸展開和擴展,“每個人的地位和命運,不僅建立在財產的數量和為他人效勞或損害他人的能力上,而且還建立在天資、容貌、體力、技巧、功績和才能上。”【97】“原本是自由和獨立自主的人,如今由于許多新的需要,可是說已完全受制于自然,特別是受制于他的同類。”【97】強悍者的力量和貧困者的需要都被當成權利,促成可怕的混亂,扼殺了憐憫之心和微弱的正義之聲。“在強者的權利與先占有者的權利之間發生了無止無休的沖突,最后以戰爭和屠殺告終。新生的社會讓位于戰爭狀態。”【98-9】
      
      戰爭狀態對富人尤其不利,不僅損失生命還會損失財富。于是富人呼吁和主張設立制度:制定保證正義和安寧的規章,集合成一個最高的權威(sovereign Power),按照賢明的法律治理。于是人們“爭相向那枷鎖走去,還以為這樣就可使他們的自由得到保障。”【101】“社會和法律就是這樣或應當是這樣起源的。它們給弱者戴上了新的鐐銬,使富人獲得了新的權力,并一勞永逸地摧毀了天然的自由,制定了保障私有財產和承認不平等現象的法律。”【101,值得記起的是,在盧梭的描述中,建立社會和法律的并非完全從完全的自然狀態,而是已經擁有了財產權那樣一個中間階段甚至戰爭狀態】盧梭否定政治社會的起源是征服或弱者的聯盟。
      
      接下來盧梭的主旨在分析和批評專制政體。盧梭說,新生的政府機構沒有固定的形式。最初的社會是按幾條一般的公約建立起來的。“后來才把公共權力這一危險的工具交給私人去掌管,由行政官去執行人民的決定(necessary to think of committing to private persons the dangerous trust of public authority, and to magistrates the care of enforcing obedience to the decisions of the people)。”【104】但“無可爭辯的是:人們之需要首領,是為了保護他們的自由,而不是為了讓首領來奴役他們;這是全部政治法中最基本的原則。”【105】這里盧梭批評了Aristotle關于天然奴隸的觀念。也批評了絕對專制政府是由父權派生的論點。
      
      盧梭還否定了專制制度是出于人民的自愿(voluntary establishment of tyranny)這一Pufendorf的論點。自由和生命是上天給我們的主要禮物(the essential gifts of nature, such as life and liberty),是不能讓別人任意處理的,人沒有權利放棄,“放棄了自由,就貶低了自己的人格;而放棄了生命,那就完全消滅了自己的存在;任何一種世間的財富都不能彌補這兩種東西,所以,無論以多大的代價放棄它們,都是違反自然和違反理性的(by giving up the one, we degrade our being; by giving up the other we annihilate it as much as it is our power to do so; and as no temporal enjoyments can indemnify us for the loss of either, it would be an offense against both nature and reason to renounce them for any consideration)。”【109】盧梭的結論是,政府并非一開始就是專制的,“專制制度是政府腐敗造成的,是走向極端的結果(governments did not begin by arbitrary power, which is but the corruption and extreme term of government)。”【109】
      
      盧梭這里插入了對契約論的一個一般說明。就契約建立的政治體而言:政治體的建立是人民與領袖之間的一項真實的契約行為(holding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political body to be a real contract between the multitude and the chiefs elected by it)【110】,人民和領袖必須遵守契約中的法律;人民的意志集合為唯一的意志,“體現這個意志的各項條款就將成為國家的成員都無一例外地必須遵守的各種法律。”【110】官員只是受委托使用權力。而且契約也不是不可以廢棄的,“雙方中的每一方都可以在發現對方違背契約的條款或者發現契約的條款對他不利的時候,有權終止契約。”【110】可是這一危險的權利會導致無窮紛爭和混亂,因而為了公共安寧,“需要神意的參與,以便給予最高權力以一種神圣不可侵犯的性質,從而剝奪臣民對于公共權力的那種可怕的處分之權(for the public tranquility, that the will of the Almighty should interpose to give to sovereign authority a sacred and inviolable character, which should deprive subjects of the fatal right to dispose of it)。”【111,這里盧梭說明了公共宗教的必要性】
      
      回到解釋政府的腐敗:君主制、貴族制和民主制中,最初行政官都是由人們挑選的。但后來領袖變成世襲的,而人民則習慣于附屬,“習慣于生活的安穩和平靜,已經不愿意打破他們身上的枷鎖了。”【112】
      
      這樣不平等的發展就經歷了三個階段:法律和個人財產權的建立;行政官的設置;合法的權力變成了專制的權力。“窮人與富人的地位在第一個時期是人們認可的;強者與弱者的地位在第二個時期是人們認可的;而主人與奴隸的地位則是在第三個時期認可的。這時候,不平等現象已經達到了頂點。”【113】盧梭描述了不平等的種種現象,“祖國的保衛者遲早會變成祖國的敵人,將刺刀指向自己的同胞。…從那混亂和巨變的漩渦中,專制暴君逐漸抬起他那丑惡的頭,吞食它在全國各地發現的美好和健康的東西,踐踏法律,蹂躪人民,最后在共和國的廢墟上建立起他的獨裁統治。”【116-7】這樣歷史就從美好的自然狀態回到了最丑陋的自然狀態。推翻暴君需要依靠暴力,絞死或廢除暴君,“一切事物都是按照自然的秩序進行的:不論那些短暫的和頻頻發生的革命的結果如何,誰也不能抱怨說別人的不公正;要抱怨,就只能抱怨自己的過錯和不幸。”【117,這里盧梭似乎有強烈的革命意識呀】
      
      最后,盧梭略微對比了一下自然狀態和社會狀態。“野蠻人和文明人在心靈深處和天性的傾向方面是如此的不同,以致在野蠻人看來極幸福的狀態,在文明人看來卻苦不堪言。野蠻人想往寧靜和幸福,一心只想悠悠閑閑地生活。…與野蠻人相反,文明社會的人成天忙個不停,汗流浹背;為了尋找更辛苦的工作而終日憂心忡忡。”【119】
      
      在給伏爾泰的回信中,盧梭重申了自然狀態的優越,說:“在一個民族中,對文學和藝術的愛好,產生于內心的邪惡,不僅如此,它反過來又促使內心的邪惡日益增加;如果所有人類的進步真的對人類有害的話,則精神和知識的進步必將助長我們的驕傲,使我們愈加走入歧途,使我們的苦難早日到來。”【163】
      
      江緒林 2013年3月23日星期六
  •       盧梭說人類的進步史就是人類的墮落史 是從人類失去自由來講
      其實從社會發展來說的確是進步的 可是從人類本身來講呢 我們的不平等起源于私有制 有了私有制便有了欲望爭斗虛榮階級
      在原始狀態的人類是自由的沒有太多的想法 可是這樣也是真正的幸福嗎 那時候我們沒有思考任何事 處在一種混沌的狀態 沒有太多的感情牽掛 不存在執著掠奪 縱使不存在弱肉強食 也只不過是屬于動物的一種
      人類成神不過開始將自己置身于食物鏈頂端 產生欲望 想獲得更舒適的生活
      如果說法律是用一種自由換取另一種自由那么也是一種得失取舍
      大多數哲學家其實就是很向往回歸自然 這像是一種純粹理想主義的奢求
      無論構想再完美的社會總會有不和諧因素 人類有思想便注定有不同的想法
      我還沒有達到這樣無欲無求的境地
      
      
  •        發人深省的一本書,當然是從我現有的認知水平來看。
       買了有大半年,一直放著,對“人類”,“不平等”,“起源”的字眼均不甚感冒。然,一夕讀之,手不能釋,薄薄一冊,可圈可點的地方卻不可計數。
       第一遍讀,不甚仔細,先做簡摘,日后二讀,三讀,乃至十數讀后再思再補。
      
       “人類中間存在兩種不平等,一種是自然或生理上的不平等,另一種是精神或政治上的不平等。
       “然而我要問問,有無確鑿的證據能夠證明在醫學最不發達的地方人們的壽命要比醫學最發達的地方的人更短?
      
       “人類也是如此,當他有了社會性,成為一個奴隸,他就變得虛弱膽小,奴性十足。他們萎靡安逸的生活方式完全消磨了他們的力量和勇氣。【這句話說得真好!戳中!!!】
      
       “動物由本能來決定取舍,而人則依靠自由意志。... 人經常脫離這種軌道,即使那樣對他有害。【人在極端情況下,會做出出格的事,即使違背天性】
      
       “對于動物來說,它們沒有得到,因而也無從失去,它們只受本能的支配,而人一旦年老或者發生事故就會失去那些曾使他們成長的優良品質,一只淪落倒閉動物還不如的境地。
      
       “人類智力的發展都應該主要歸功于欲望,而欲望能否被普遍滿足要依靠智力的發展。
      
       “在世界上所有的民族中,智力的發展總是與人們的自然需求精確成正比的,或者說是與人們因環境的壓力而產生的需要成正比的,因此,也與促使人們去滿足的種種欲望成正比。【思考也是欲望】
      
       “因此人們對事物的認識越淺薄,他們所創造的詞語就越龐雜,然而使用這些詞匯所造成的困難不會輕易消除。【因為一個詞往往含義多重】
      
       “不借助詞語,人們內心就不能形成概念,并且除非借助于此舉,人們也不能理解這些概念,這也是動物之所以不能形成這中觀念并因此獲得自我完善的能力的原因之一。【語言的形成真是偉大的創造】
      
       “是在人們既不互相懼怕又對彼此無所要求的時候,還是在他們普遍衣服與別人、為別人盡所有義務而別人可以對他沒有任何回報的時候,人們感覺更幸福?【想想央視的采訪,哈哈】
      
       “當人類看到同類受難時,他內心就會產生天然的反感,這種人類天生具有的同情心,在某種程度上緩和了人們強烈的自我中心主義。【可是對于司空見慣的乞討現象,伸出手的人并不多】
      
       “自尊來自理性并經由思考而加強,理性使人關注自我,遠離那些讓他痛苦或難受的一切事物。
      
       “...等它(愛情)發展到瘋狂的狀態時,所產生的破壞性足以毀掉整個人類,而它本來確實注定要使人類繁衍的。【盧梭童鞋深有體會么?!】
       “欲望越強烈,越需要法律的限制。
      
       “... 而精神上的愛則將這種情欲限定在一個特定的對象上,或者至少使他將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一個偏愛的對象身上。【后半句對前半句的補充真是令人泄氣】
      
       “正式對夫妻永久忠誠的規定導致通奸的發生,正式名譽和貞操的法律本身助長了淫亂之風,是墮胎蔚然成風。【不太同意這句話】
      
       “只有在人們相互依賴或者有共同的需要將他們聯系在一起的時候,才能產生奴役關系。如果一個人不首先淪落到要依靠別人才能存活的地步,他是不可能成為奴隸的。【這句話說的太好了!】
      
       “人出賣自己的自由的幾點,就是使自己屈從與一個專制權威,由他任意使用自己。【出身先判了被剝削程度】
      
       “因此第一階段認可的不平等是富與窮,第二階段是強與弱,第三階段是努力與主人。最后一個階段的不平等是由前兩個階段不平等持續發展的最終結果...
      
       “人們又成為眾人焦點的欲望,出人頭地的強烈沖動。【對的!】
      
       ...
      
  •        最近讀了讓-雅克 盧梭的《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讀后很受震撼和啟發,可以用“偉大”兩個字來評價這部經典著作。這本書或許能夠解答"人為什么活著"這類千百年來困擾著我們的終極問題,因為看了本書之后你會發現這個問題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甚至是不應該提出來的。通過閱讀本文你也許會知道根本沒有公正這回事,這不過是現代社會人們發明出來的觀念罷了。
      
       對于“人類之間身份、財產等不平等”這一由來已久的社會現象,盧梭早在18世紀就有了深刻的認識理解,并用流暢而富有邏輯推理的筆墨從原始社會處于自然狀態中的人開始一層層給我們抽絲剝繭、層層分析, 在闡述其獨到的見解和深刻思想的過程中 ,向我們剖析了人是如何一步步由自由走向奴役、私有制是如何把人類變得墮落和不堪...
      
       文中作者提出:人類存在著兩類不平等,一類是自然的或生理上的不平等,另一類是倫理或政治上的不平等。并在隨后的論證中詳細向我們解答了在人類發展過程中權利接替暴力、本性服從法律是在什么時候發生的。人類又是如何一步步地走向不平等。
      
      
       作者毫不忌諱政治和階級方面的內容,在論述時大膽而果斷,敢于揭示自己認為是正確的論點。書中幾乎處處洋溢著經典而引人共鳴和深思的句子。其中談到的原始人對死亡的無知、法律的產生和其實質作用、感性與理性等內容令人印象深刻。雖經過了200、300年時光的打磨仍閃耀著燦爛的智慧光芒。書中蘊含著極其深刻的辯證統一思想,大部分觀點都經得起推敲,值得我們深思。作者的前瞻性、分析問題的深刻性、論述抽象概念、問題的準確、邏輯性讓人驚嘆。
      
      
      
       本書對你的思想帶來的絕對是一場顛覆性的沖擊和洗禮。強烈推薦想對社會和人類發展有更深洞察和理解的人都來讀一讀這本書。
      
      
      
      最后附上一些精彩書摘:
      
      
      有誰聽說過一個自由的野蠻人抱怨生活想要自殺?
      
      
      我發現了洪荒時代的景象,于是大膽地描寫了那個時代的歷史。我戳穿了人們的卑劣謊言,我敢于揭露人的本性,追述時代的進程和那些歪曲了人的本性的事物的演變過程,并把“人為的人”與“自然的人”進行比較,向人們指出,所謂人的進化乃是真正的苦難之源。我的靈魂,為這些卓越的沉思冥想所鼓舞,飛升到上帝的身旁。從那里,我看見我的同類想瞎子一樣,正沿著他們的偏見之途朝前走,沿著他們的謬誤、苦難、罪惡之途朝前走,我以他們難以聽見的微弱之聲向他們疾呼:”喪失理智的人啊,你們老是抱怨大自然,卻不知你們的一切苦難都是你們自己造成的啊!“——盧梭《懺悔錄》
      
      
      我們在盧梭那里不僅已經可以看到那種和馬克思《資本論》中所遵循的完全相同的思想進程,而且在他的詳細敘述中可以看到馬克思所使用的整整一系列辯證的說法。——恩格斯
      
      盧梭始終拒絕與現存政權作任何哪怕是表面上的妥協。——馬克思
      
      
      盧梭將人類歷史的發展過程視作進步與退化的矛盾統一體。他一方面借助當時有關野蠻人的人類學材料,一方面展開辯證的想像,回顧了人類由自然狀態向社會狀態過渡的歷史進程,指出人類的進步史同時也是人類的墮落史,因為人類每向前發展一步,不平等的程度即加深一步。而私有制的確立,是造成人類不平等及其后果的關鍵環節。
      
      書的最后編輯向我們揭露對盧梭來說,問題不是要返回到人的自然狀態,而是生活在無法脫離的社會之中,就要力求為人類的幸福工作。
  •       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
      
      讓·雅克·盧梭
      
      
      因為就自由這個問題而言,類似于營養豐富并且多汁的食物和香醇的葡萄酒,對于習慣它的人來說,就是增強體質的,但是對于那些身體虛弱不習慣它的人來說,就是極不合適并且會最終會摧毀他的身體或者使其沉醉其中的。一旦人民習慣了他的主人,就再也不會在行為上背離他。倘若這樣的人民試圖擺脫束縛,他們將會使自己離自由更遠。因為他們錯誤地將與自由相背離的放蕩不羈了當成自由,其結果往往是給他們的革命使他們落到了那些騙子手中。這些騙子利用華麗的語言煽動群眾,最終為他們戴上更為繁重的桎梏。
      
      我希望人民能夠以嚴肅的態度來認可這些法律;我希望新的法律能夠鄭重其事地宣布。這樣,在憲法被破壞之前,已經有充足的時間使得每一個認識到是悠久的歷史使得所有的法律是如此神圣可敬。這將使得人們很快鄙視那些每日都在修改的法律和那些以改良為借口忽略舊習慣的人,后者往往會因為對小的方面的進行改良而帶來巨大的弊端。
      
      你們能否維持你們的幸福取決于你們能否永久地團結,能否服從于法律和能否尊重執行法律的人。如果在你們之間產生了極小的憤懣和對抗,那么,它就是不幸的禍根,遲早會給你們帶來災難并導致你和這個國家的毀滅,因此要趕快消滅它。
      
      在法律效力和護法者的權威喪失的地方,任何人都是沒有安全和自由可言的。
      
      你們尤其要小心永遠不要去聽從別有用心的曲解與惡毒的言論,因為這些曲解與言論的隱秘動機往往比它們所支持的行動更加可怕。
      
      一只機警忠誠的看門狗從來不叫,除非有賊人靠近,所有當它叫的時候全家人都驚醒并且留意這個警報;但是每一個人都討厭那些狂吠的狗,它們無休無止地破壞社會的安寧并且發出不合時宜的警報,以致它們在人們真正需要的時候所發出的警報反倒不能引起人們的注意了。
      
      無論一個人是如何地傾向于罪惡,一顆慈愛的心給予他的教育,終有一天會起作用。
      
      (回歸論?)你對你現狀的不滿意,由于種種原因預示著你不幸的后人將會有更大的不滿,因此你或許希望能夠及時地回到過去,這種情感必然使你頌揚你的祖先,控告你同時代的人,并對那些不幸出生在你之后的人們的悲慘遭遇感到恐懼。
      
      我們生活的方式極度的不平等:一些人過度的閑散,另外一些人則過度的勞累;我們的食欲和感官是容易被激起和滿足的,富人們食用的過于考究的食物在提供給他們充足的熱量同時,也造成了他們的消化不良,窮人們有時卻連最粗鄙的食物都缺乏,所以當他們有了飽食的機會就會貪婪的過度食用;那些不眠的夜晚,種種的過度,各種激情的放縱,身體的疲憊與心靈的枯竭;各階層的人們所忍受的無數的悲傷與焦慮使得人類的靈魂沒有片刻的安寧。所有這些都是不幸的證明,證明了如果我們僅僅過著淳樸、平淡、孤獨的生活,我們幾乎可以避免所有的不幸。
      
      遵循文明社會的歷史,我們能過寫出人類疾病的歷史。
      
      因為大自然是平等地對待人類和野獸的,但是人們給自己提供的日用品卻遠遠多于他們給家畜提供的,這就是人類退化更加明顯的特殊原因。
      
      夫妻間永久的忠誠義務只會促成通奸,而那些提倡貞節和榮譽的法律本身只會增加淫亂和墮胎。
      
      因為當一個巨人和一個侏儒在同一條道路上行走時,兩個人每走一步,巨人的優勢就增加一些。
      
      私有化:誰第一個把一塊土地圈起來,并且想到說“這是我的”,而且找到一些足夠單純的人去相信他,誰就是文明社會的的真正奠基人。
      
      享受一旦成為習慣,就是失去了快樂的力量,同時蛻化成生活的真正需要。于是,得不到它們的殘酷比得到它們的幸福更大。當人們占有它們的時候,并不感到幸福,失去的時候卻十分苦惱。
      
      同時,愛也喚醒了嫉妒,一旦反目,人世間最為溫柔的情感就會釀成無謂的流血。
      
      
      每一個人都開始注意他人,同時也希望被他人注意,由此,公眾呃尊重具有了價值。那些最善于唱歌的人,最善于跳舞的人,最英俊的人,最強壯的人,最靈巧的人和口才最好的人,成了最受公眾尊重的人。這就是人們走向不平等的第一步,同時也是走向邪惡的第一步。從這些最初的愛好中,一方面產生了虛榮和輕蔑,另一方面產生了羞愧和羨慕。有這些信的酵母發酵出來的東西,最終對幸福和單純生活造成了致命的不幸。
      
      洛克:在沒有財產權的地方,是不存在傷害的。
      
      只要他們遵循他們的本性,就能繼續過著自由、健康、幸福的生活,并繼續享受著人與人之間無拘無束交往的快樂。
      
      最終,貪婪的野心,一種不再是為了真實的需要,而是為了出人頭地而不斷積聚財富的狂熱是的所有的人都產生了傷害他人的陰暗意圖和隱秘的嫉妒心;這種嫉妒心是特別險惡的,因為人們為了更加有保障地達到目標,將會戴上偽善的面具。總而言之,一方面是競爭和敵對,另一方面是利益的沖突,更有人們常常隱藏著的損人利己的想法。這一切邪惡都是財產權造成的主要后果,是新產生的不平等的必然結果。
      
      那些因為虛弱,懶惰,而沒有為自己獲得不動產的無產者們,雖然沒有失去任何東西,但卻變成了窮人。因為他們周圍的所有事物都變了,唯獨他們自己沒有變。
      
      在富人方面,自從他們領會了統治的快感,其他的快樂就立即被他們擯棄了。由于他們可以用就奴隸征服新奴隸,所以他們唯一夢想的就是征服和奴役他們的鄰人。他們如同惡狼一般,一旦嘗過了人肉,就拒絕其他的食物,一心只想吃人了。
      
      最強的人認為他們的力量賦予了他們一種占有他人財產的權力,最貧困的人認為他們的需要賦予了他們同樣的權力,而這種權力按照他們的想法就是所有權,所以平等一旦被消滅,最可怕的混亂接踵而來。
      
      (國家(社會,法律)的產生)
      
      盡管他們擁有足夠多的理性去辨別一種市民法的好處,但是他們卻缺乏足夠的經驗遇見這種制度的危險。
      
      人們一定要下定決心為了保存一部分的自由而犧牲另一部分的自由,這就如同一個負傷的人為了保存他身體的其他部分而把他的手臂割掉一樣。
      
      制度是應當由受益人而非受害者創造的。
      
      
      由于智慧和經驗的取法,人們只能看到已經出現的不便。至于其他的不便,只有當他們出現的時候,人們才能想辦法糾正。
      
      我知道你的故鄉的幸福,但是你卻不會知道我的故鄉的快樂。
      
      文明人會毫無怨言地戴著他們的枷鎖,野蠻人則永遠不會向枷鎖低頭。正如一匹未被馴服的有嗎,一旦韁繩有些許地接近,它就會豎起鬃毛,用蹄子在地上刨土,激烈的暴跳,但是一匹被馴服的馬就會耐心地忍受鞭子和馬刺。
      
      專制君主掠奪臣民,算是公正;專制君主讓臣民活下去,算是仁慈。
      
      一個人放棄自由,就是作踐自己的存在;一個人放棄生命,就是完全消滅了自己的存在。因為沒有任何世俗的東西能夠補償因為喪失生命和自由而帶來的損失,因此無論以任何代價出賣他們,都是違背自然和理性的。
      
      因為組成國家的要素不是政府官員而是法律。
      
      如果我們從這些不同的革命中觀察不平等的進展,我們將能看到:法律和財產權的建立是第一個階段;官職的設置是第二個階段;合法權利轉化為專制權力是第三個階段,也是最后一個階段。
      
      法律的力量一般來說是弱于情欲的,它只能夠約束人,但不可以改變人。
      
      這些差異可以分為許多種類,但是因為財富,爵位或者等級、權勢和個人功績是人在社會中被評價通常采用的四種主要品質,所以,我可以證明以上四種差別的協調與沖突是一個國家結構好壞的最準確的標志。我可以指出,這四種不平等中,個人的十分是其他所有不平等的根源,財富是最后一個,其他所有的不平等都可以歸結到財富上。
      
      我們可以看到,首領們利用一切辦法離間已經團結起來的人們從而削弱他們的力量;在散播分裂種子的同時,制造一切能夠使得社會看起來和諧的假象;通過權利和利益的沖突,挑起一切能夠在各個社會階層中引發猜疑和相互憎恨的事端,從而通過這些方法增強其征服個人的力量。
      
      野蠻人過著自己的生活,社會人總是生活在他人之中。
      
      無論“不平等”如何被定義,一個孩子命令一個老人,一位低能的人統領一位睿智的人,在一小撮盡享奢侈品的同時大量的饑民卻缺乏生活必需品,這些都顯然是違背自然法的。
      
      獵物幾乎是唯一能夠引起肉食動物之間打斗的東東西,而在以植物果實為生的動物間則保持著永久的和平,因此,如果人類屬于后者,那么人類在自然狀態中就更容易生存,并且脫離這種狀態的需要和機會就小了許多。
      
      馬的壽命,與其他一切種類的動物一樣,是和他們成長發育期的長短成正比的。人的發育期是14年,其壽命也是這個數目的六倍或七倍,也就是說人可以活到90歲或者100歲。馬的發育完成需要4年的時間,它的壽命也是這個數目的六倍或者七倍,也就是說,它能夠活25年或者30年。
      
      只以果實為生的動物,每一胎最多不超過兩個;但是通常來說,肉食動物每一胎都會超過這個數目。
      
      沒有一個民族不欣喜于它鄰族的災禍。
      
      絕沒有一種合法的利潤會超過非法的利潤。傷害鄰居遠比為他服務更加有利可圖。唯一的問題是要找到不受法律懲罰的方法。
      
      勝利者吃到了食物,戰敗者離開,到別的地方尋找新的機會。然后一切都恢復了平靜。但是在人類社會,情況就完全不同了;人們首先要滿足生活的必需,然后是追求更多的剩余,隨之而來的是對奢侈、無邊的財富、臣民和奴隸的追求----社會中的人一刻也不愿停歇。更奇怪的是,越不是自然的、迫切的需要,欲望反而越強烈;更糟糕的是,為了滿足這些欲望的那種權勢也會越強大。
      
      懲罰對于預防更大的罪惡是必要的,但是為只有一個受害者的謀殺案件剝奪兩個人或者更多人的生命,則事實上是使人類受到雙倍或者多倍的損失。人們還使用了多少可恥的方法來阻止孩子的出生,來欺騙自然!
      
      農業依照它本身的性質來說,應當是所有技術中獲利最少的,因為它的產品對所有的人來說都必不可缺,因此它的價格應當在最窮的人的接受范圍內。根據同樣的原理,我們能夠得到這樣一條規律,通常來說,技術獲利的多少與它們的必要性成正比,而最必要的技術最終必然會成為最不為人們所重視的技術。
      
      大都市越是在愚人的眼中引起羨慕,就會有越來越多的農村被遺棄、田地荒蕪、大路上涌動著淪為乞丐或者盜賊的不幸公民,這些公民注定有一天要在車裂的刑罰中或者窮困中結束他們痛苦的一生,一看到這些我們禁不住扼腕嘆息。
      
      藝術、科學和法律,同一種阻止人類過度繁殖的有益瘟疫一樣,是為了防止上天給我們的這個世界最終因為太多的居民而過于擁擠。
      
      輕率的判斷絕非文明理性的產物,因此往往會使人陷入極端。
      
      盡管人們徒勞地來來往往,但哲學似乎從不旅行,因此每個國家的哲學很少適合于其他的國家。
      
      事實上,在進行了一些觀察之后,人們很容易發現我們所有的勞作都僅僅直接指向兩個目標,即為了自己生活的安樂和獲得他人的尊重。
      
      官員僅僅是嚴格意義上的法律的裁判者,人民才是道德真正的裁判者。
      
      公民的層級不應當根據他們個人的善惡來決定,因為這幾乎等于給官員留下了任意使用法律的空檔,而應當根據他們對國家的實際貢獻來決定,這也能夠更加準確地予以衡量。
      
  •       但是一想到明天老紙要拿這個做英語的兩分鐘介紹絕逼要瘋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絕逼要瘋了
      
      比較難讀,
      
      但是又沒有人性論那么難讀
      
      湊活吧
      
      僅此而已了。
      
      man is born free ,but he is everywhere in chains.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       研究人類不平等的問題,盧梭選擇從社會發展中來認識它為什么會存在,但是他對這一過程的探討過多依賴“軟的”東西,而沒有深入分析“硬的”生產力、精神力。在“語言”的那塊談論得不盡人意,仿佛想說些什么奇特的,又最終沒有說。過多的推崇人類早期自然狀態并把這個時代的“平等”概念賦予那個“無任何意義”的時代是否恰當?低下的生產、短暫的壽命、純天然的生存狀態、任憑大自然的擺弄在作者眼中成為美麗,在我看來只是這個時代對社會中不良因子的抱怨而形成的原始情結。
  •     好認真。
  •     而這一假設在我看來是極其荒謬的。即使是動物世界里,雄性也會為了爭奪雌性而戰斗,人們飼養的寵物會因為吃了好吃的東西變得挑剔后再也不吃原來習慣的食物。
    —————————————————————————————————————
    關于雄性動物為雌性動物爭斗他在附注里寫的很清楚了
    至于被飼養的動物顯然它們不是自然條件下的產物,不足為據
  •     盧梭說野蠻人不會像文明人按照他人的觀點評判自己,他們只有自己的標準。
    ————————————————————————————————————
    我覺得他的意思是野蠻人只為自己而活,生死都只對自己負責,就像任何動物一樣,他們腦袋里根本就沒有“評判”與“標準”這兩個詞。有這兩個詞的只有現代人,而現代人的“評判”與“標準”就是其他人。
  •     我無法想象,一個連對自己的生活對自己的飲食都沒有絲毫關于'區別''差異'
    的概念的野蠻人,如何有同類的概念?進而產生不忍傷害同類的憐憫心呢?
    —————————————————————————————————————
    看過很多期動物世界的我再說兩句,動物基本上只會在一種情況下攻擊或殘害同類,那就是發情的時候。情欲是萬物最根本的欲望和需求,交配權是它們最根本的利益。動物會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做出任何事情,包括攻擊同類。而在其他的時候它們并不攻擊同類,這的確是天賦的憐憫心。人類也是如此。而人類隨著自我的完善與發展,欲望與需求更為多樣化,于是在他們之中攻擊與殘害同類的事情就更頻繁的發生。野蠻人在這里是形同動物的存在。
  •     盧梭整個論證其實就是一滑坡論證,因為有了私有制這一制度,大家的欲望不斷膨脹,受這些欲望的驅使,干下很多令人發指的事情,產生了很多不平等的狀況,所以私有制罪大惡極。
    ——————————————————————————————————————
    盧梭的確有論述私有制是不平等的根源,但是并沒有用“罪大惡極”“令人發指”這樣的詞語。他是在就是論事,我覺得他并沒有表露出這樣的感情傾向。如果你會這么認為,也許是他受狄德羅影響所采用的行文“陰冷”的語氣迷惑了你,關于這個盧梭在懺悔錄里提到過,他有些后悔。
  •     盧梭完全否定不平等
    ————————————————————————————————————
    他并沒有完全否定,詳見附錄(S)
  •     真相是我看了幾十頁發現盧梭一直在寫野蠻人我就不想看了……
  •     2013-07-26 11:14:31 此用戶不存在
    真相是我看了幾十頁發現盧梭一直在寫野蠻人我就不想看了……
    ————————————
    我是硬逼自己看完的。。。
  •     書有那么多 如果看得痛苦換一本就好了 逼自己看某本書這種事怎么做得出來……
  •     即使是動物世界里,雄性也會為了爭奪雌性而戰斗,人們飼養的寵物會因為吃了好吃的東西變得挑剔后再也不吃原來習慣的食物。
    ------------------------------------------------------------------------------------------
    這兩個方面,盧梭在書里都有提及到。爭奪雌性的雄性是因為某些因素而造成的雄雌比例有差別,與人類的狀況不同。至于被飼養的動物,盧梭舉了馬的例子來說明從奴隸身上說明奴性的不可靠時提及到。
    具體的你可以重新看一下那個部分的內容。
    //
    可是實際上,野蠻人連最基本的判斷連動物的本能都沒有,又何談自己的標準呢,野蠻人所求的只是自我保存,就是留著一口氣就成,跟某些遭受了重大打擊從而對外界事物完全不理會的人差不多,行尸走肉而已。換句話說,野蠻人根本就不是人,連普通的動物都比不上。當然,我默認人是有理性的動物。
    ------------------------------------------------
    這段話你能給出推理或論據嗎?沒有論據我也不好反駁,不過我是不太認同你這個觀點的。
    //
    另外,野蠻人形象本身是矛盾的,我無法想象,一個連對自己的生活對自己的飲食都沒有絲毫關于“區別”“差異”的概念的野蠻人,如何有同類的概念?進而產生不忍傷害同類的憐憫心呢?
    --------------------------------------------------------------------
    我同意上面" 起了" 的意見。野蠻人的說法只是相對文明人來說,其實野蠻人就是一種普通動物而已。而據我了解到的,動物一般不傷害同類吧?這個沒探討過,但<動物世界>的確給我展現了如此一個世界。
    //
    ……錯的不是誘惑欲望,而是我們受到誘惑欲望后采取的手段。
    -----------------------------------------------------------------------
    我認為,盧梭所說的私有制就像化學說的催化劑一樣。欲望是一直都有的,但是某些東西使它激化了。比如你所說的地鐵事件。出于雄性動物的本性,或多或少都會對雌性動物有那種想法,但是通過文明教化,大部分沒有僅限于想。然而,那些穿著清涼的女性,就像是催化劑一樣,引起了男性的視覺沖擊,加劇了那種沖動,那么那些自制力差的人就容易迷失,雙方都應該負一定責任,起碼在目前的社會道德評判上,那些衣著清涼的女性也不能免于被責吧。回到私有制上來,要是沒有私有制,或許人類欲望也會慢慢膨脹,但是私有制加劇了這種膨脹。我舉一個例子吧:一個密閉空間,一根帶火星的木條,一個瓶雙氧水。沒有往雙氧水加入催化劑的話,氧氣濃度保持在一個范圍內,那么這根木條永遠只會是帶火星的木條。但是,往雙氧水加入催化劑后,氧氣濃度增加了,這個帶火星的木條就有可能被點燃了。總所周知,催化劑只改變反應發生速率,并不影響反應本身。這個時候就不能說,你雙氧水自己本來就釋放氧氣,木條點燃不點燃,關催化劑什么事了吧?其中可能牽涉到量變與質變的問題。但是,誰又知道私有制會不會就是那個從量變到質變那個點呢?但是盧梭通過對比了實行私有制的現代人和還沒受這個制度影響的加勒比人的狀況,得出私有制是造成人類不平等的關鍵也并非沒有道理。
    //
       私以為,野蠻人的憐憫心并非真正的善良。正如,初生牛犢不怕虎不是勇敢只是無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才是勇敢。不知可以為惡而不為惡,可以說是淳樸天性,但絕不是善。憐憫心在事不關己的時候是能發揮很大作用的,可是那樣的憐憫心有多大意義呢?明明自己很想獲得某些利益,卻因為不忍傷害到他人,而生生的克制住了欲望,這樣才是真正的憐憫,真正的善良,真正的人之為人。人類的理性在于能夠克制住自己的欲望,不任由欲望沖昏頭腦,掌控一切。
    -----------------------------------------------------------
    盧梭并沒有說過野蠻人的同情心是善,相反,他說了那些原始人不知道什么事善。而你后面所說的“真正的憐憫,真正的善良,真正的人之為人。”,我節選原文部分,你看一下。“如果沒有對弱者、罪人和人類的普遍的同情,怎么會有慷慨、仁慈和人性這些美德呢?如果我們能正確理解,即使是善良和友誼也不過是對某個特定對象的持久的同情,因為不希望一個人痛苦,和希望一個人幸福有什么區別呢?所謂同情只是設想我們和受難者一起遭受痛苦而產生的一種感情。這種感情在原始人身上可能是模糊不清的,但卻十分強烈,在文明人身上雖然有所發展,卻是微弱的。這個事實充分證實了我的觀點。” 你說的那些真正的,其實就是盧梭所說的的慷慨、仁慈和人性吧。雖然我這里我不認同盧梭的"不希望一個人痛苦,和希望一個人幸福沒有區別。“,我認為還有一個折中的地方。
    //
    盧梭完全否定不平等
    -------------------------------------------------------
    這個”起了“也說了,盧梭并沒有完全否定。書的最后也說了,盧梭覺得他的論敵可能會得出 ,我們都回到原始森林的結論,伏爾泰也的確這樣寫信給盧梭。但是,書下面的注釋這么寫:”盧梭雖然抨擊當時社會病入膏肓,講述原始人種種的淳樸自由,卻并不主張回到原始社會,而是致力于改變現在的社會狀態,實現自己的理想國。“ 或許看一下《社會契約論》會更清楚他所想。
    //
       世界本就多姿多彩,什么都平等了沒有差異了還有什么意思,不同身份地位的人有著不同的煩惱,以及不同的夢想。蕓蕓眾生都在各自的背景條件下創造屬于自己的人生,這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
    ------------------------------------------------------------------------
    這段本是你的個人感慨,但是我都拿出來說說自己的意見了,好像有點喪心病狂了。首先,不可能什么都平等的。盧梭也指出了,不平等的兩個方面。一種是自然上的或者生理上的不平等,另一種是精神上或者政治上的不平等。前一種是不能改變的,后一種依靠一種特定的制度安排。我想,追求后一種平等無可厚非吧? 這不就是現在很多人所推崇的?沒有平等的出身,但要有平等的生存權利,平等的發展權利。這不是很多人所說的人權嗎?盧梭所主要分析的,也正是后一種不平等而已。
    最后,雖然書我也只是看過一遍,平時我也不太愛看這類書籍,只是今天喪心病狂地花了一個早上看完了,然后四處找找評論,尋找一下思想的碰撞。看完你的評論,請允許我冒昧地提一個建議,看書速度稍微放慢點吧。感覺你看書的時候看漏了不少內容,很多地方盧梭都是有比較明確的表達的。
    至于本文,我認為不夠嚴謹的地方 是,那些獨立生活能生活的很好的原始人為什么要過群居生活。盧梭并沒有給出有說服力的論據。
  •     各位看客。。。那本書已經看完很有一段時間了。。。那是一時的感慨而已。。。當時完全不能理解盧梭,現在已有所改變。。。所以之前的吐槽大家看看就好。。。這么大片的回復我一直不回應似乎不大好,可是要回應大概需要再把書找來看一遍,目前沒這份功夫和心情。。。所以就這樣吧。。。
  •     哈哈 可以理解樓主
    ————————————————————————
    樓上上的疑問我想了一下
    “那些獨立生活能生活的很好的原始人為什么要過群居生活。盧梭并沒有給出有說服力的論據。”
    事實上,“獨立生活能生活得很好”是以現代人的角度去看待原始人而得的結論。為了延長自己的壽命,獲得更多的食物,合作是當時區別于一般動物、智慧有了一定發展的原始人的必然選擇。
    而在這里“能生活得很好”的“好”,其實更多是指被現代人強行賦予的精神層面的東西(而事實上原始人對它根本就沒有這么詳細的概念)。原始人拒絕現代人的榮華富貴,是因為它們對他們來說毫無意義,對他們來說它們不如一張獸皮實在——他們怎么會拒絕由他們自己所判定的有價值的東西呢?所以原始人并非無欲無求也并非做到了自給自足。而那個在文明社會長大的原始人,盧梭感慨現代人給了他美滿的生活和良好的教育,他卻始終選擇回到原始社會——但是否有想過,正是因為他有了良好的教育才會導致如此結果,如果現代人沒有思考復雜問題的能力,也是不愿意并不敢脫離現狀的。高處的水流向低處從來不是問題,而低處的水永遠都流不到高處。
    原始人的單純、清高或愚蠢都是現代人打上的烙印,對原始人來說他們能明白的只是他們受著一切天災與疾病的困擾,群居是必然的選擇。
    盧梭對原始社會也許懷著某種美好的感情,但也無法否定不平等的出現是人類智慧的本能所致。他幾次提到了“人類智慧的發展”,我想也是對人類走向群居繼而再走向私有制的原因的籠統概括。原始人的“好”并非原始人自己所感受得到和最迫切需要去感受的“好”,他們走向群居一點也不奇怪。而盧梭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努力澄清這個“好”,就更不用提仔細去討論它的未來了。他所集中討論的自始至終都是“平等”。
  •     七樓正解...
  •     你都明白的道理,那個舉世聞名的思想家哲學家就不明白?在給思想巨人挑錯前最好搞清楚自己是不是正確理解了文本的意思,是不是那么理直氣壯。
  •     文中幾處有錯別字,讀起來不順暢,有點別扭。
 

250萬本中文圖書簡介、評論、評分,PDF格式免費下載。 第一圖書網 手機版

第五圖書網

第一圖書網(tushu007.com) @ 2017

全年永久头数公式规律